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蛤蟆的油》 第 8 頁


小姐姐在三個姐姐中最漂亮,柔媚得過了頭。她身上有一種像水晶一般透明、柔弱易殞、令人哀憐的美。哥哥受重傷時,哭着說自己情願替他死的就是她。即使現在我提筆寫到她,也難禁熱淚滾滾,不
作者:待考 / 頁數:(8 / 19)

小姐姐在三個姐姐中最漂亮,柔媚得過了頭。她身上有一種像水晶一般透明、柔弱易殞、令人哀憐的美。哥哥受重傷時,哭着說自己情願替他死的就是她。時尚書屋

即使現在我提筆寫到她,也難禁熱淚滾滾,不勝唏噓。時尚書屋
為我這個姐姐舉行葬禮的那天,我和全家人以及親戚們坐在寺廟的正殿上聽和尚誦經。當誦經聲、木魚聲加上銅鑼聲達到高潮的時候,我突然哈哈大笑起來。時尚書屋
儘管父母親和姐姐們怒目而視,但這笑就是止不住。時尚書屋
哥哥把我帶到殿外。時尚書屋
我心裡明白,他領我出來為的是到外面訓斥我。然而哥哥毫無怒氣。我以為他準是把我扔在外面再回正殿去,可並非如此。他只是朝誦經高潮中的正殿回頭望瞭望。時尚書屋
「小明,往那邊去!」他扔下這麼一句,便離開石條鋪的甬路朝外面走去。我緊跟在他後面。時尚書屋
哥哥邊大步走着邊冒了一句:「和尚們真會折騰!」
我高興了。時尚書屋
我之所以笑出聲來,倒並不是嘲笑和尚們。我只是覺得可笑,自己又控制不住才笑的。不過,聽了哥哥的話倒覺得舒暢了。同時我也在想,我縱聲大笑,我的小姐姐也會高興吧。時尚書屋
我這位姐姐只活了十六歲。時尚書屋
我自己都覺得奇怪,然而卻記得清清楚楚,她的法號是:桃林貞光信女。時尚書屋

劍道1

大正年代的小學,五年級就上劍道課,而且列為正課。時尚書屋

一周兩個小時,先用竹刀,從學習姿勢開始,再練習左右交叉砍對方面具的招數。過不了多久,就戴上學校那有一股汗臭味的用舊了的劍道用具,練習五分鐘勝三刀的科目。時尚書屋
教課主要是由多少懂得些劍道的老師負責,但是有時設館授徒的劍客也帶著徒弟前來指點。成績優秀的學生被挑選出來加以特別培訓。他們有時會和那些劍客的徒弟們使用真劍表演某一流派的招數。時尚書屋
教我們的這位劍客名叫落合孫三郎似乎叫又三郎,總之那名字就讓人覺得很像個劍客。究竟是孫三郎還是又三郎,現在記不准了。這人身材魁梧,是個偉丈夫型的人物。他和他的徒弟們表演流派程式的時候,那神態是淒厲的,足使我們這些學生個個驚心動魄。時尚書屋
那位劍客說我招式精確,常常親自指導我練習,所以我也練得特別起勁。時尚書屋
有一次,我用竹刀朝劍客的上半身砍去,大喊着:「砍你的臉!」衝上去的時候,就覺得好像蹬了空,兩腳噼裡啪啦地亂蹬,總也夠不着地。原來,落合孫三郎一隻粗壯的胳膊把我舉得比他的肩還高,我大吃一驚,同時對這位劍客更加誠摯地尊敬了。時尚書屋
我很快就向父親提出,要求准許我拜落合為師,到他的武術館習武。時尚書屋
父親很高興。也不知我這要求是激起了父親的武士精神呢,還是喚起了父親任陸軍教官時的回憶。總之,他准許我這樣幹了。這確實是一個不明智的決定。時尚書屋
現在想來,可能由於那時正是他寄予厚望的我那位哥哥走下坡路的時候。很可能是由於父親過去對於哥哥的期待落了空,就把這種期望轉到了我的身上。時尚書屋
從這時起,父親對我的要求極其嚴格。他說:「專心致志學習劍道我非常贊成,但是也要學習書法。還有,早晨去落合道場練武之後回來,務必到八幡神社參拜。」
落合道場離我家很遠。時尚書屋
從我家到黑田小學本來就很遠,像我這麼大的孩子走起來實在吃力,而且膩煩,可是從家到落合道場卻有這個距離的五倍還多。時尚書屋
僥倖的是,父親讓我每天早晨參拜的八幡神社,就在離去落合道場那條路並不太遠的黑田小學旁邊。時尚書屋
如果按照父親的命令行事,那就必須這樣:去落合道場完成早晨的練習之後,參拜八幡神社,再回家吃早飯,然後又按原路去黑田小學,放學後又按原路回家,再到教書法的老師家,練完書法再到立川老師家去。時尚書屋
那時立川老師雖不在黑田小學教書了,可是我和植草兩人仍然每天必到老師家,接受立川老師尊重個性的自由教育和師母誠心誠意的款待。我們倆每天如此,而且都把這件事當做最愉快和最充實的活動。時尚書屋
我是不管有什麼事,去立川老師家的寶貴時間是決不放棄的。然而這樣一來,勢必每天早晨天不亮就得離開家,天黑後才能回來。時尚書屋
參拜神社一事我本打算馬虎過去,可是父親卻把這事看做很重要並應該留下紀念的活動。他交給我一個小日記本,讓我每天早晨請神官在上面蓋上神社的印。這樣一來,我就馬虎不得了。時尚書屋
本來是難以做到的事,可自己提出要做,所以毫無辦法。時尚書屋
從和父親一同去落合道場拜師習武的第2天起,除了星期天和暑假之外,這樣的體力訓練一直持續到我從黑田小學畢業。時尚書屋
即使冬天父親也不許我穿襪子。每到冬天,手和腳就生凍瘡和皸裂,使我叫苦不迭。母親心疼我,精心照顧我,每天讓我在熱水裡泡手和腳。時尚書屋
母親堪稱典型的明治時代的婦女,同時也是典型的武者的妻子。後來我讀山本週五郎 山本週五郎1903—1967,日本現代著名文學家。著的《日本婦道記》時,其中有一個人物的事蹟跟我母親一模一樣,使我非常感動。不過母親總想背着父親庇護我,對我採取放任的態度。時尚書屋
我寫這些事,讀者可能以為我在寫說教式的美談佳話而不感興趣,但事實並非如此。寫到母親,我就自然而然想起這些事。母親為我做的一切,也是發自內心、自然而然的。時尚書屋
首先,我認為父母都和外表相反,實際上父親感傷情調較濃,而母親則是現實主義者。時尚書屋
後來,戰爭時期父親和母親疏散到秋田縣鄉下老家,我曾到秋田看望兩位老人。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