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蛤蟆的油》 第 9 頁


那是我即將離開他們返回東京的時候。我想,也許再也見不到父母了……我從家門出來,眼前是一條筆直的道路,我一步三顧地看著送我出門的父母親。那時我看到,母親很快就回去了,而父親卻久久
作者:待考 / 頁數:(9 / 19)

那是我即將離開他們返回東京的時候。我想,也許再也見不到父母了……我從家門出來,眼前是一條筆直的道路,我一步三顧地看著送我出門的父母親。時尚書屋

那時我看到,母親很快就回去了,而父親卻久久佇立門旁,直到我走出老遠。回頭看他影影綽綽只有一點點大小的時候,他仍站在那裡望着我,久久不回。時尚書屋
戰爭時期有一支歌唱道:「父親啊,你很堅強。」可我願意改成「母親啊,你真堅強」。時尚書屋
母親的堅韌,特別是在忍耐力方面,是令人吃驚的。時尚書屋
那是有一次母親在廚房裡炸蝦時發生的事。時尚書屋
炸蝦的油起了火。當時母親兩手端着起火的油鍋,手燒到了,眼眉、頭髮也燒得滋滋地響,然而她卻沉着地端着油鍋穿過客廳,穿好木屐,把油鍋拿到院子裡,放在院子中央。後來醫生匆匆忙忙趕來,用鑷子把她那燒得黑黑的皮膚剝了下來,給她塗上了藥。時尚書屋
那是令人不忍卒睹的場面,然而母親的表情絲毫未變。時尚書屋
此後將近一個月,她雙手纏着繃帶,彷彿抱著什麼東西似的放在胸前,卻沒喊過一聲疼,沒說過一聲難受,總是平平靜靜地坐著。時尚書屋
無論怎麼說,這樣的事我是做不到的。時尚書屋
寫得離題了,關於在落合道場學習劍道的情況再略加補充。時尚書屋
我這個每天去落合道場的人,居然完全以少年劍客自居了。時尚書屋
到底還是個孩子,這也合乎常情。原因大概是我讀了立川文庫 明治末年至大正中期,大阪立川文明堂出版的面向少兒的文庫本。其中有名的故事有《猿飛佐助》、《霧隱才藏》等。中許多關於劍俠的故事,比如塚原卜傳、荒木右衛門,以及其他劍俠等等。時尚書屋
那時我的打扮不是森村學園派頭,而是黑田小學的那種:上身穿藍地白條的長褂,下身穿小倉布料做的裙式褲,腳蹬粗齒木屐,剃和尚頭。時尚書屋
我在落合道場習武時的形象,只要把藤田進扮演的姿三四郎的高度縮小三分之一,寬度縮小二分之一,在用帶子束緊的劍道服上再插一把竹刀,那就活生生地出現在眼前了。時尚書屋

劍道2

早晨東方未明時,我就響着木屐聲走在路燈依然亮着的江戶川岸旁的大道上了。走過小櫻橋就是石切橋,過了石切橋再過電車道,快到服部橋的時候,首班電車才迎面開來,駛過江戶川橋。時尚書屋
從家走到這裡,總要三十分鐘左右。然後朝音羽方向再走十五分鐘,向左拐,走過一段緩坡之後,再奔目白區。從這裡起再走二十分鐘,就遠遠聽到落合道場晨課的鼓聲了。在這鼓聲催促之下,快步走上十五分鐘之後,才到達路左邊的落合道場。時尚書屋
算起來,離開家門目不斜視地走,總共要一小時二十分鐘。時尚書屋
道場的晨課是這樣開始的:首先,老師落合孫三郎以及門下弟子全體面向點上燈的神龕端然正座,把力氣集中在臍下丹田,排除雜念。時尚書屋
靜坐的地方是木板地,既硬又涼。冬季為了抵抗寒冷,肚子也得運足力氣。脫光衣服之後只穿單薄的劍道服,凍得上牙打下牙。雖說排除雜念,其實天氣如此寒冷,也就顧不得有什麼雜念了。時尚書屋
靜坐完了之後,就練習左右開弓的劈刺。寒冬臘月為了使身體儘快地暖和,天暖了又得驅趕睡魔,所以必須始終全神貫注。時尚書屋
這個科目練完之後,按級別分開,再練三十分鐘規定程式的對砍對殺。再次正坐,對老師行一禮,晨課就告結束。這時,即使寒冬臘月,也是渾身汗水淋漓。時尚書屋
不過,出了道場向神社走的時候,腳步畢竟沉重了。此刻饑腸轆轆,只想儘早回家吃飯,不能不疾步趕往神社。時尚書屋
遇上晴天,我到達神社時,銀杏樹上照例灑滿晨暉。時尚書屋
我在正殿前拉響魚口鈴金屬製,扁圓、中空,下方有個橫而長的切口。用布條編的一條大繩子吊著,拉動這條繩子魚口鈴便響起來,拍手致敬。禮拜完畢,就到神社內一角處的神官家裡去。時尚書屋
我照例站在門廳處大聲說:「早晨好!」
我這麼一喊,長褂、裙褲、頭髮全白的神官走出來,接過我遞上的小日記本翻開。他一聲不響,在那印着月份和日子的一頁蓋上神社的印章。時尚書屋
這位神官,我看他出來時嘴總是活動着。大概我到達這裡的時候,正趕上他吃早飯吧。時尚書屋
從神官家出來,走下神社的石階,又得一直朝回走,路過黑田小學門前,趕回家吃早飯。時尚書屋
來到石切橋畔,沿著江戶川走,等走到離家不遠的時候,才旭日初升。所以,我總是挺着胸脯沐浴在燦爛的晨光之中。時尚書屋
然而,每當我沐浴在這旭日晨光之中的時候,卻不能不想到,普通孩子的一天是從此刻才開始的,而我……
這種念頭並非出於不滿,而是來自充滿自我滿足感的好心情。於是,從此刻開始,我才開始了和普通孩子一樣的一天的生活:吃過早飯就去學校上課,下午回家,整個日程就是這樣。時尚書屋
但是,自從立川老師走後,我總覺得這個學校的課程不能令人滿意,枯燥無味,我甚至認為上這樣的課簡直是受罪。時尚書屋

毒刺與詆毀

我和新來的班主任老師怎麼也合不來,這種內心深處的彼此對立一直持續到畢業。時尚書屋
一言以蔽之,就是這位老師徹底反對立川老師的教育方針。他總是找個什麼藉口,借題發揮,嘲笑立川老師一直行之有效的教學方針。時尚書屋
他不論幹什麼,總是面帶冷笑並以嘲諷的口氣說:「要是立川老師嘛,結果就是這樣啦。」「如果立川老師在嘛,他就一定這麼幹啦。」等等。時尚書屋
他每次這麼講時,我都用腳踢鄰桌的植草。這時植草衝我一笑,算是對我的回答。時尚書屋
曾發生過這樣一件事。時尚書屋
那是上圖畫課的時候。時尚書屋
老師讓大家寫生,畫插在白色瓷瓶中裝點教室的波斯菊。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