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在路上 第 63 頁


到了薩克拉門托,那個開車的雞姦犯偷偷摸摸地在旅館裡訂了一個房間,邀請狄恩和我進去喝一杯。那對夫妻已經親親密密地睡覺去了。到了旅館房間,狄恩想盡辦法從那個雞姦犯手裡弄到點兒錢,這有些
作者:傑克·凱魯亞克 / 頁數:(63 / 93)

到了薩克拉門托,那個開車的雞姦犯偷偷摸摸地在旅館裡訂了一個房間,邀請狄恩和我進去喝一杯。那對夫妻已經親親密密地睡覺去了。到了旅館房間,狄恩想盡辦法從那個雞姦犯手裡弄到點兒錢,這有些不太可能。那個雞姦犯說他很高興我們能跟他一起趕路,因為他喜歡象我們這樣的年輕人,他不喜歡姑娘。時尚書屋

最近,在聖弗蘭西斯科他還同一個男人有過一手,他扮演男人的角色,那個男人則扮演女人的角色。狄恩熱切地點着頭,不時插幾句無關緊要的話。那個雞姦犯說他很想知道狄恩怎麼看這種事,狄恩告訴他他年輕的時候是一個男妓,然後問他有多少錢。我走進了盥洗室。時尚書屋
那個雞姦犯立即安靜下來了。我懷疑狄恩的動機不是得到錢,而是想得到一個到丹佛的許諾。那個雞姦犯從錢包裡拿出錢數了起來,狄恩搖手拒絶了。「你知道,夥計,咱們最好都別裝糊塗,你給了他們內心裡想要的東西,他們一定會高興得發狂了。」
他已經完全征服了普利茅斯車的主人,不費吹灰之力就把車給接了過來。現在我們才是真正在旅行。時尚書屋
清晨,我們離開了薩克拉門托。中午時分開始穿越內華達沙漠,汽車沿著「S」形的道路飛速地向前奔馳。那個雞姦犯和那對夫妻坐在后座上互相擠成一團,我們則坐在前面開着車,狄恩又興奮起來,他所需要的只是親手駕駛方向盤。他說起老布爾。時尚書屋
李是個多麼糟糕的司機,「無論什麼時候出現了一輛大卡車,布爾總要用很長時間才能看清楚,因為他看不見。夥計。他一直是什麼也看不見。」他使勁揉了揉眼睛。時尚書屋
「當我說:」喂,快瞧,布爾,一輛卡車。『他卻說,』嗯?你說什麼,狄恩?,『卡車!卡車!』直到最後要撞上卡車的一瞬間他才能看到,就象這樣——「他駕駛着普利茅斯車面對面迎着前面的卡車遲疑不決地開去,卡車司機的臉漸漸逼近到我們眼前,后座上的人們恐懼得大氣也不敢出,直到即將相撞的一剎那他才往旁邊一讓。」就象這樣。你知道,確實跟這一樣,他可真是糟透了。時尚書屋
「我一點兒也沒有驚慌。我瞭解狄恩。后座上的人什麼話也沒說,其實他們害怕抱怨:他們一定在想,天知道狄恩會幹出什麼來,如果他們抱怨的話。他就這樣開着車飛一樣地穿過了沙漠。時尚書屋

一路上他不斷說著什麼樣的路不能開車;他父親過去怎樣駕駛舊車;司機開車走出的曲綫多麼漂亮;拋錨了的車只好跟在別的車後面時又多麼糟糕等等。這是一個晴朗炎熱的下午,在穿越內華達的路上,城市一個連着一個,雷諾城、艾爾考城,等等,傍晚時分,我們來到鹽湖城。鹽湖城的萬家燈火把方圓百里照得一片通明,狄恩眼裡放射出興奮的光芒,」噢,夥計,漂亮!老天爺,太漂亮了!“他突然停下了車,身子倒在座位上。我轉過身,看到他睡着了,一只好手枕着頭,纏着繃帶的手習慣性地舉在空中。時尚書屋
坐在后座的人們鬆了一口氣。我聽見他們在小聲嘀咕:「我們無論如何不能再讓他開車了,他肯定是個瘋子,一定是他們讓他從瘋人院裡或者其他什麼地方逃出來的。」
我轉過身為狄恩辯護,對他們說:「他不是瘋子,他會好的。你們也不必擔心他的駕車技術,他是世界上最棒的。」
「我受不了啦,」那位妻子有點歇斯底里地低聲叫道。我靜靜地坐在那裡,欣賞着沙漠上的夜色,等待着可憐的天使狄恩睡醒過來。他睜開了眼睛,在這個光怪陸離的世界上搜尋着他出生的地方,那裡幾年前還是個破舊無名的地方。時尚書屋
「索爾,索爾;瞧,這就是我出生的地方,真想它呀!人都變樣了。嗨,快瞧!」他激動的心情也感染了我,我也跟着亂叫起來。剩下的一段到丹佛的路,遊客堅持要讓司機開車。好吧。時尚書屋
我們不管了,坐在后座上聊了起來。到了早上,司機疲憊不堪。耿恩重新接過方向盤,開車穿過了東科羅拉多沙漠和猶他州,來到丹佛遼闊而炎熱的平原。時尚書屋
在第27街和費德拉街的轉角,我們下了車,車上的人都如釋重負。我們的破行李又堆在了路邊,前面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但是沒關係,生活本身就是一條永無盡頭的大路。時尚書屋
6
現在我們對丹佛感到非常陌生,這裡的人與1947年相比發生了很大的變化。我們要麼馬上再找一輛旅旅車,要麼在這裡住上幾天,玩一玩,然後尋找狄恩的父親。時尚書屋
我們兩個都蓬頭垢面,但是情緒卻很高。在一家餐館的衛生間裡,我正在小便,擋住了去洗滌槽的狄恩。我小便還沒完,就先忍住換了一個小便池,然後對狄恩說:「瞧我怎麼樣。」
「哈,夥計。」他在洗滌槽裡洗着手說,「你可真不錯,但你這種習慣太可怕了,你現在每天都在變老,等你年紀大了坐在公園裡時,這種性格可就太糟了。」我聽了很生氣,誰年紀大了!我並不比你更老!「我沒那麼說,夥計!」
「是啊,」我說,「你總是拿我的年紀來取笑,我可不是象那個雞姦犯一樣的老傢伙,你不必提醒我的性格。」我們回到餐廳,招待端來了剛烘好的烤牛肉三明治——要在往常,狄恩總是立刻狼吞虎嚥起來——為了掩飾我的不快,我說:「我不想再提這件事了。」突然,狄恩的眼裡充滿了淚水。他站起身,離開餐桌,走到餐廳外面,我想他可能是為剛纔的事感到不安,我自己也有些生氣,沒理他,但是他不吃飯的情景,比這幾年來遇到的任何事情都讓我傷心。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