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隱秘計劃 第 1 頁


年輕能幹的瓊莉·帕特森原是CNN的普通記者,當她以數百萬年薪重新受僱于具有強大經濟後盾,開播才不久的第1新聞網之後,就奉命到世界各地採訪,並且每次都有意想不到的報道機
作者:湯姆·拉奇納 譯者:祁阿紅、王曉東 / 頁數:(1 / 106)




年輕能幹的瓊莉·帕特森原是CNN的普通記者,當她以數百萬年薪重新受僱于具有強大經濟後盾,開播才不久的第1新聞網之後,就奉命到世界各地採訪,並且每次都有意想不到的報道機會,因此目睹了一系列驚心動魄的新聞事件,她那些令人震撼的報道也使她聲名大振,一躍成為第1新聞網的明星記者,也使第1新聞網的收視率直線上升。但後來,瓊莉的丈夫透過一系列巧合現象,發覺其中潛藏着一個瘋狂又險惡的陰謀,即所謂的[],策劃人便是控制第1新聞網,自稱[四騎士]的勢力集團。瓊莉夫婦努力尋找證據以揭露[],[四騎士]開始惶惶不可終日,於是,罪惡的黑手把槍口瞄準了瓊莉夫婦……

序幕

第01章
第02章第03章第04章第05章
第06章
第07章第08章第09章第10章
第11章
第12章第13章第14章第15章
第16章
第17章第18章第19章第20章
第21章
第22章第23章第24章第25章
第26章
第27章第28章第29章第30章
第31章

第32章      
後記通俗的嚴肅與嚴肅的通俗    

序幕

二○○○年十一月

當總統和第1夫人步入金碧輝煌的東大廳時,海軍陸戰隊軍樂隊奏起《向元首致敬》的樂曲。瓊莉·帕特森掃視着這個她非常熟悉的地方,發現今晚的嘉賓都是人們熟稔、經常在華盛頓和媒體中出頭露面的人物。她突然感到一陣強烈的驚奇:她到這兒來不是為了進行報道,而是成為被報道的對象,對她而言這還是第1次。這種感覺使她不知所措。時尚書屋
第1夫人遞給她一杯冒泡的香檳。「你應該喝佩裡埃-儒埃,但這裡畢竟是白宮,因此只有拿巴峽谷了。」
瓊莉笑着呷了一口。「這酒不錯。」然後,她又接着希拉莉·柯林頓的話,以自己的典型報道風格提了個問題:「有時候,覺得這不太刺激,是嗎?我的意思是,如果您真的想開一輛凌志,怎麼辦?」
第1夫人用了一個問句來回答她:「幾年前你不是報道過黛安娜在倫敦大街上開着梅塞德斯因而招致輿論抨擊的嗎?」
「您是說,只要總統在職,您就只能坐克萊斯勒?」
「只有兩個月了。」希拉莉露出機敏的笑容。「九六年大選前我就對比爾說:『你不能再競選了。』他說:『為什麼不能?是因為白水門?旅行門?還是檔案門?』我說,都不是,是虛無縹緲的卷雲門和層雲門。」

瓊莉開心地笑起來。第1夫人具有無與倫比的幽默感,瓊莉希望自己已經把希拉莉性格的這一面傳達給了公眾。不過柯林頓總統的任期即將結束。他們渡過了難關,贏得了勝利,帶來了經濟繁榮,平衡了過去四年的預算,同時還完成了起初被普遍認為是不可能的競選捐款改革。時尚書屋
既然她和希拉莉已經成了朋友,也許有朝一日她會寫一篇報道,軟化人們對希拉莉的看法,即認為她是個冷酷無情、狡猾多變、野心勃勃的女人——這種看法曾使他們在一九九六年的總統大選中險遭失敗。
第1夫人舉起酒杯,瓊莉輕輕地和她碰了碰杯。希拉莉輕聲耳語道:「不要跟別人說,我有一瓶好酒藏在樓上。搬出白宮之前,我們找個中午一起吃頓飯,只有我們女人參加。」
「別忘了,我是個記者。」
「卻是我唯一信任的記者。」第1夫人帶著真誠的感激望着瓊莉說,「在晚會進入高潮、演說開始之前,我想再次衷心地對你說一聲『謝謝』,你的恩情我將沒齒難忘。」
瓊莉低聲說:「這是我的榮幸。」
希拉莉放聲大笑。「差點讓你把命送掉的榮幸。」
海軍陸戰隊軍樂隊奏起一支華爾茲舞曲,瓊莉和她的丈夫史蒂文被引見給挪威女王。他們還看見來自廣播界的朋友。接着,副總統——現在已是當選總統——信步走過來,瓊莉告訴他說他們夫婦在前廳見到了蒂佩爾。自兩星期前的大選以來,這是她第1次見到副總統,瓊莉對他取得勝利表示祝賀。時尚書屋
「您會成為一位好總統的。」
「哇,這話竟出自一個共和黨人之口。」
「我首先是個現實主義者。」
「我很高興,這一切都過去了。但我不能再去參加一次德國小香腸節了,你知道我的意思嗎?」
瓊莉微笑着,為他從緊張中鬆弛下來感到高興。她一直認為他就如同蠟像館中一件完美的塑像,但是今年夏天的競選真的使他精疲力竭了。今晚,他的僵硬獃板卻蕩然無存,他顯得幽默、熱情、風度翩翩。
艾爾·戈爾迅速把話題從他即將到來的總統任職轉到幾天前阿里安娜·霍芬頓發表在《洛杉磯時報》上的一篇關於瓊莉的文章上。瓊莉突然感到有些措手不及,一時之間莫名其妙地怔住了。他們在前廳的時候,蒂佩爾·戈爾就提出這個話題,當時瓊莉尚能保持鎮靜,但是現在這個話題卻出自這位即將成為自由世界領袖的人之口,她的確有些不大自在。
副總統問她對此作何感想,問她是否很嚴肅地看待這篇文章。但他看出她正在走神,於是話講了一半就打住了,轉而問她是否不大舒服。
她沒有回答,因為她正盯着三個剛剛走進大廳的男人,看見他們正受到全場的問候和奉承,她的肌肉一陣緊張。
史蒂文·帕特森也看見了那三個人。他立刻朝她看了看,覺察到她臉上的緊張表情,於是很自然地插進她和副總統之間,用胳膊攬住她,安慰她說一切都會沒事的,並把話題從第1新聞網的三位老闆身上引開。
不一會兒,儀式就開始了。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