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隱秘計劃 第 6 頁


瓊莉被引進一間她生平從未見過的豪華辦公室。它給人的感覺與其說像紐約摩天高樓裡的一間辦公室,不如說像倫敦一家高級的私人俱樂部。裡面全是漆得發亮的深色硬櫻桃木和真皮傢具,保濕煙盒裡放的
作者:湯姆·拉奇納 譯者:祁阿紅、王曉東 / 頁數:(6 / 106)

瓊莉被引進一間她生平從未見過的豪華辦公室。它給人的感覺與其說像紐約摩天高樓裡的一間辦公室,不如說像倫敦一家高級的私人俱樂部。裡面全是漆得發亮的深色硬櫻桃木和真皮傢具,保濕煙盒裡放的是上好的哈瓦那雪茄,大理石角柜上有一隻錚亮的銀托盤,裡面擺放著格拉根摩爾蘇格蘭威士忌和水晶杯。四壁是放得整整齊齊的書籍——這些書對於一位電視業鉅子的辦公室來說,顯得有些不協調——視野中見不到一台監視屏。時尚書屋

一個有些謝頂但相貌不俗的高個子男人從一張精緻古雅的辦公桌後站了起來;這張桌子是房間裡最搶眼的東西。他說:「瓊莉,終於見到你了,真是太好了,我是——」
「我知道您是誰,」她輕輕地說,「大家都知道您是誰。」
巴尼·凱勒優雅地牽着她的手,示意她坐在窗戶邊一張舒適的翼狀靠背扶手椅上,她走過去坐下,他在她對面坐下。「我們是同行,怎麼這麼長時間都不曾謀面呢?」
她禮節性地微笑着說:「您幹這一行比我時間長多了。」
「我剛過五十歲,見笑了。」
她的臉上依然掛着微笑。「我想這是因為你我所處的環境迥然不同,我只是個在前面奔忙的小記者。」
「有我在,情況就不一樣了。」
「您這是什麼意思呢?」
他把兩腿蹺起來。「對不起。咖啡?水?軟飲料?」
「不,謝謝。我一到,您的秘書就招呼過我了。不過,我很喜歡那張桌子。」
「桌子?」
她的視線越過他的肩頭,落在他剛纔起身離開的那張桌子上。「我小時候,祖父也有一張這樣的桌子,也全是松木的,就放在他辦公室裡。」
「哦,他是做什麼工作的?」
「乾洗工,我父親也是乾洗工。他們說,那張桌子是我曾祖父做的,搬家的時候從賓夕法尼亞一直帶到喬治亞。」
「你可以就此寫一篇有意思的文章:死神跪倒在美國工匠腳下。」
「我會寫的。」她站起來,走了過去。「我可以看看嗎?」
「請隨意。」
她用手指摸着硬木桌面以及邊角上雕刻的曲綫花紋,巴尼說道:「並沒有看上去的那麼古老,但是工藝很精湛。」
「最後的工序很了不起。」

「沒有染色,只是打蠟,好使它發亮。」
她又欣賞了一會兒,然後轉身走近巴尼。「您對古董感興趣嗎?」
「我喜歡的是有價值的東西,閃閃發光的東西和那些工藝精湛、經得起時間檢驗的東西。」
她再次坐下來。「我們在巴克斯縣有一幢房子,因為我喜歡古色古香的鄉村。」
「我現在談論的不是傢具,而是你。」
「我已被人叫做許多東西了,但從來沒人叫我古董——至少到現在還沒有。」
他熱情地笑了。「我們想讓你成為明星,我們覺得你具備那方面的素質。」
她屏住呼吸。「我受寵若驚了,您所說的『明星』是什麼意思?」
「你將成為我們自己的克里斯蒂安娜·艾曼坡。」
「克里斯是我的導師,我不能離開有線新聞網。」
「那麼你來這裡是為什麼呢?」
她張口結舌,他問得有道理。
「瓊莉,聽我說,我們是一家新的電視網,關於我們的所有文章你都看過,圈子裡的風言鳳語你甚至也聽到過,所以我沒有什麼新聞可以告訴你。但是我想讓你從我這裡聽到的是:我們求賢若渴,我們要在短時間內成為最大、最出色的電視網。我們追求名氣,我們也將創出名氣,而且很快。你和我們簽約,我保證你第1年就得艾米獎①。」

①艾米獎系美國電視藝術科學學會頒發給在電視表演、攝製或節目安排上有卓越成就者的年度獎。
「誰也不能保證這種事。」
他盯住她的眼睛,目光像一束真誠的激光。「我保證你得艾米獎,十拿九穩,要不,發給你雙倍年薪,作為獎金。」
她哈哈大笑。「你不是在開玩笑吧?」
他只是對她狡黠地微微一笑,然後伸手從早就有意放在椅子邊的公文包裡取出一份合同。在瓊莉看來,這份合同就像《戰爭與和平》的原始手稿。「讓迪克把這個看一遍,然後再回來。我們想立刻完成這件事。」

她感受到膝蓋上這些紙張的份量。「什麼時候——?」
「立刻。」
「但是……我不能就這樣——」
「你可以的,這事由我們來處理。」
「怎麼處理——?」
「我們將在明天讓你和有線新聞網的合同中止,並負責賠償毀約費用,你將從專欄記者開始。」
「我在有線新聞網就是專欄記者了。」
「在這裡,它只是個開始。憑着你對精彩至極的報道的天才嗅覺,再加上你的美貌和在銀屏上的魅力——當然,不上銀屏也有魅力,我得承認我很高興地看到了這一點——你會成為本電視網新聞節目主持人的。」
「我不是康妮·宗,不要讓我干注定要失敗的工作。女人主持大型新聞節目從來沒有成功的。」
「就你一個人,沒人和你平分秋色。」
「我不想被拴在紐約的辦公桌上。」
「你將從華盛頓開始做起。」
「我現在唯一想做的就是在那兒搞報道,我對新聞的感覺很敏鋭。我還打算住在那兒,但是我已經厭倦于報道華盛頓的新聞了。我不想在我職業生涯的最後成為庫基·羅伯茨。」
「華盛頓在你的血液中,你認識那裡的人,他們尊敬你,不過坦率地說,我們覺得你不能永遠站在白宮前的草坪上。我們的計劃是:三個月之內,我們每晚播放你的專欄採訪報道——在新聞節目裡播出,題目由你挑選——讓公眾想從你那兒得到越來越多的東西,然後——」
「你這麼肯定?」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