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城堡【卡夫卡】 第 10 頁


這包含在信裡提到他被聘來為伯爵效勞這一點所用的「如你所知」這四個字裡面。K已經報過到了,也僅僅是在報到以後,如信中所指出的,他才知道他是被聘用了。K從牆上取下一幅畫,把這封
作者:[奧地利]卡夫卡 / 頁數:(10 / 115)

這包含在信裡提到他被聘來為伯爵效勞這一點所用的「如你所知」這四個字裡面。時尚書屋

K已經報過到了,也僅僅是在報到以後,如信中所指出的,他才知道他是被聘用了。時尚書屋
K從牆上取下一幅畫,把這封信掛在釘子上;這個房間是他今後安身的地方,因此,這封信就應該掛在這兒。時尚書屋
然後,他下樓來到客棧的大廳裡。巴納巴斯正跟那兩個助手坐在一張桌子旁邊。「哦,你們在這兒,」K說,他說不出什麼理由來,只是因為看見了巴納巴斯心裡很高興,巴納巴斯立刻站了起來。那班莊稼漢只要K一露臉,就一下子都站起來把他團團圍住
圍在他的身邊跟着他轉,這已經變成他們的習慣了。時尚書屋
「你們老是跟着我,是打算怎麼的?」K喊道。他們並不生氣,慢悠悠地踅回去,重新坐到自己的坐位上去。他們中間有一個人在蜇回去的當兒,臉上露着謎樣的笑容,有幾個人臉上也有這樣的表情,偶然說了一句表示歉意的話:「總是有一些新鮮的事兒可以聽聽的呀。」一面說還一面舔着嘴唇,彷彿新聞就是他吃喝的酒肉似的。時尚書屋
K沒有說什麼表示和解的話,他們應該對他表示一點兒尊敬才對,可是他還沒有走近巴納巴斯,他就感覺到有一個莊稼漢在衝著他的後腦勺喘氣。那個莊稼漢說他只是跑過來拿鹽瓶,可是這一下把K氣得直跺腳,那個莊稼漢沒顧上拿鹽瓶就一溜煙地跑回去了。真的,要抓住K的弱點是很容易的,一個人只消把這些莊稼漢煽動起來反對他就行了,他們這種沒完沒了的干擾,比別人的那種冷淡更使他厭惡,可是另一方面,他也並不就此不受到他們的冷淡,因為只要他一坐到他們的桌子上去,他們就不願意留下來了。只是為了巴納巴斯在場,他才忍住性子沒有大吵大閙。時尚書屋
他轉過身去怒視着他們,發現他們也都在望着他。他看見他們各人坐在自己的位子上,相互並不交談,也看不出有什麼明顯的默契,他們只不過是不約而同地都目不轉睛地盯着他看罷了。從他們的樣子看起來,K斷定他們之所以老纏着他,並不是出於敵意,也許他們真的是想從他那兒得到些什麼,只是說不出來,要不然,那就純粹是幼稚的表現。這種幼稚的表現在這家客棧裡似乎挺流行;就說那位老闆本人吧,他也像一根木頭那樣直挺挺地站着,目不轉睛地望着K,手裡端了一杯早就應該給一位顧客送去的啤酒,甚至把他那位從廚房的窗洞探出身來喚他的妻子也置之度外,難道他不也挺幼稚可笑嗎?時尚書屋
K懷着比較平靜的心情轉向巴納巴斯;他本來想支開那兩個助手,但是他想不出一個藉口來。何況他們正對著面前的啤酒在悠然沉思呢。「這封信,」K開口說,「我已經讀過了。你知道這封信的內容嗎?」「不知道,」巴納巴斯說,他的神色似乎比他的語言含有更多的意義。時尚書屋

對巴納巴斯的善良和莊稼漢們的敵意,K也許同樣都估計錯了,可是看到巴納巴斯總還是一種安慰。「信裡也提到了你,我給部長的信件是指定經常由你傳遞的,所以我想你也許可能知道信件的內容。」「我只是奉命把信送給你,」巴納巴斯說,「要我等你讀了以後,把口頭的或者書面的回信帶回去,如果你認為有必要覆信的話。」「好吧,」K說,「我沒有什麼需要寫回信,請你向這位部長
順便問一下,他叫什麼名字?他的簽名我認不出來。」
「他叫克拉姆,」巴納巴斯說。「那麼,請你代我向克拉姆先生轉達我的謝意,感謝他的賞識和厚愛,作為一個在這裡還沒有證實自己有多大能耐的人,我珍視他這份賞識和厚愛。我會忠實地照着他的指示去做。今天我沒有什麼特殊的要求。」
巴納巴斯聚精會神地聽著,接着又問K是不是讓他把這口信的內容複述一下,K表示同意,巴納巴斯便一字不差地複述了一遍。隨後,他站起來告辭。時尚書屋
K一直在端詳他的臉,現在又最後打量了一下。巴納巴斯的身材跟K差不多一樣高,可是他的眼睛似乎居高臨下地望着K,但眼色之中卻又几乎含着一種謙卑的神情,設想這個人會羞辱任何人,那是不可能的。當然,他不過是一個信使,而且不知道他所傳遞的信件的內容,但是他的眼色、笑容以及舉止似乎都透露着一種消息,儘管他可能對此一無所知。於是K伸出手來跟他握手道別,顯然,這一下似乎使他感到有點驚奇,因為他本來是想鞠躬告退的。時尚書屋

他一走開

他把肩膀靠在門上獃了一會兒,向屋子掃了最後一眼,然後開門出去,
K就對他的助手們說:「我要到房間裡去把計劃書拿下來,然後咱們來討論一下第1步該做什麼工作。」他們要跟他一起去。「你們獃在這兒,」K說。他們還是想跟他一起去。時尚書屋
K不得不更嚴厲地重申他的命令。巴納巴斯已經不在這間客廳裡了。可是他不過剛剛走出去。然而,在客棧門前

雪又在下了

K也一樣看不見他了。時尚書屋
他大聲喊着:「巴納巴斯!」沒有回答。可能他還在客棧裡?似乎沒有這種可能。K運足全身氣力大聲喊着他的名字。喊聲在黑夜裡震響着。時尚書屋
接着,從遠處傳來了低微的答應聲,巴納巴斯已經走得很遠了。K叫他回來,同時自己走出去迎他;他們一直跑到客棧望不見的地方纔碰上頭。時尚書屋
「巴納巴斯,」K說,他抑制不住聲音發抖,「我還有幾句話要對你說呢。我覺得,讓我單單依靠你偶爾到我這兒來給我送幾趟信到城堡裡去,這種安排不很妥當。要是這會兒我沒有趕上你
你跑得多快,我原想你還在客棧裡呢,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