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城堡【卡夫卡】 第 11 頁


誰知道我得等多久才能再見到你。」「你可以請求部長,」巴納巴斯說,「要他按照你自己指定的時間定期派我到你這兒來。」「即使那樣也不夠,」K說,「我可能一整年沒有一次要說什麼話,但是
作者:[奧地利]卡夫卡 / 頁數:(11 / 115)

誰知道我得等多久才能再見到你。」「你可以請求部長,」巴納巴斯說,「要他按照你自己指定的時間定期派我到你這兒來。」

「即使那樣也不夠,」K說,「我可能一整年沒有一次要說什麼話,但是也可能在你離開一刻鐘以後,我就會碰到緊急的要事。」
「那麼,」巴納巴斯說,「我是不是應該報告部長,在他和你之間得建立另一種通信的方法來代替我呢?」「不,不,」K說,「完全不是這個意思,我只是順便提一提罷了,因為這一次我運氣很好,總算追上了你。」「咱們回客棧去好嗎?」巴納巴斯說。「這樣你可以把你要我帶的口信告訴我。」他已經朝客棧的方向走了一步。時尚書屋
「巴納巴斯,不用回去,我陪你走一段路。」「為什麼你不想回客棧去?」巴納巴斯問道。「那兒的人纏得我煩死了,」K說,「你親眼看見那些莊稼漢是多麼愛纏人。」「咱們可以到你的房間裡去,」巴納巴斯說。時尚書屋
「那是一間女仆們住的房間,」K說,「又臟又悶
就因為我不願意獃在那兒,我才想陪你走一會兒,」他又加了一句,為了最後說服巴納巴斯,「你得讓我輓着你的手臂,你的腳步走得比我穩。」說著,K就輓了他的手臂。現在天色已經很暗了,K看不見他的臉,他的身軀也只能依稀辨認,他摸索了一兩分鐘才摸到他的手臂。時尚書屋
巴納巴斯讓步了,於是他們離開客棧往前走去。K的確感覺到自己儘管使出全身氣力,也趕不上巴納巴斯的步子,自己成了他身上的累贅,也覺得即使在平常的情況下,這個意外的小事就足夠把什麼都毀了,更不用提這些像他早晨就曾經陷在裡頭的那樣的鄉村小道了,要不是巴納巴斯領着他走,他是根本無法脫身的。但是他趕開了這一切憂慮,巴納巴斯的沉默使他心裡感到寬慰;因為要是他們默默地往前走,那麼巴納巴斯也一定能感覺到他們的結伴同行是他們兩人結交的惟一的理由。時尚書屋
他們往前走着,可是K不知道是往哪兒去,他什麼都辨認不出來,甚至連他們是否已經走過了那所教堂都不知道。光是顧自己繼續趕路,他就得付出全部的精力,使他再也沒有餘暇來控制自己的思想了。他們不是朝着目的地走,而是漫無目的地亂跑。他的心頭不斷湧現出而且充滿了故鄉往事的回憶。時尚書屋

在故鄉,市場上也矗立着一所教堂,周圍有一部分是一片古老的墓園,而墓園四周又圍着一道高牆。几乎沒有哪個小孩有能耐爬到那道高牆上去,有一個時期K也曾經爬過,但是也沒有能爬上去。孩子們想爬上去並不是出於好奇。墓園對他們來說不是什麼神秘的東西。時尚書屋
他們常常從一扇小邊門裡跑進去,他們只是想要征服那道又光又高的圍牆。但是有一個早晨
空曠靜寂的市場灑滿着陽光,在這以前或者以後,K又幾曾見過這樣的美景呢?時尚書屋
他卻出奇地、毫不費力地爬上了圍牆;有一處地方他曾經打那兒滑下來過好多次,這一回他牙齒裡咬着一面小旗子,卻一下子就從那兒爬到頂上。石子還在他的腳下骨碌碌往下滾,可是他已經站在圍牆頂上了。他把小旗子插在牆上,小旗在風中飄揚着,他俯首環顧,也掉轉頭去俯視那些插在地裡的十字架,此時此地沒有一個人比他更偉大了。時尚書屋
可是恰巧老師從這兒經過,他板起了臉孔,使K不得不爬了下來。他跳下來的時候,把膝蓋磕傷了,走回家去的時候,他覺得有點費勁,可是他畢竟爬到了圍牆的頂上。當時,他那份得意勁兒,彷彿是他終生的勝利,一點兒也不是傻氣,所以,到現在事隔多年,當他在雪夜裡輓着巴納巴斯的臂膀走着的時候,想起這件往事就使他增添了勇氣。時尚書屋
他更緊地抓住了巴納巴斯的臂膀,巴納巴斯几乎是拖着他走了,沉默還是沒有打破。至於他們現在走的路,K從路面判斷,只知道他們還沒有拐進小巷。他暗自發誓,不管路多麼難走,甚至也不管自己能走回家去的希望是多麼渺茫,他也決不停止前進。毫無疑問,讓自己給別人拖着跑的氣力總還是綽綽有餘的。時尚書屋
路也一定有跑到盡頭的時候。看來,白天上城堡去是並不費力的,而且這個信使一定還會抄最近便的捷徑哩。時尚書屋
就在這當兒,巴納巴斯停下來了。他們到了什麼地方啦?這兒就是路的盡頭了嗎?巴納巴斯要把他甩掉了嗎?那他是辦不到的。K把他的臂膀抓得那麼緊,几乎抓得手都發痛了。要不就是發生了教人無法相信的事情,他們已經進了城堡或者是到了城門口了嗎?但是就K所知,他們並沒有爬什麼坡。時尚書屋
要不就是巴納巴斯神不知鬼不覺地領他走了一條上山的路?「咱們這是到了哪兒呀?」K低聲地問道,倒像是自言自語,不像是問巴納巴斯。「到家了,」巴納巴斯同樣低聲地說。「到家了?」「現在請留神,先生,要不你就會摔倒的。咱們從這兒下去。」
「下去?」「只有一兩步就到了,」巴納巴斯又加了一句,接着他就已經在敲門了。時尚書屋
一個姑娘打開了門,於是他們來到了一間大屋子的門前,屋子裡几乎是漆黑一片,除了掛在後面一張小桌子上空的一盞小油燈以外,沒有別的光亮。「跟你一起來的是誰,巴納巴斯?」這個姑娘問道。「土地測量員,」他說。「土地測量員,」姑娘轉過身去,向着小桌子那兒提高了聲調重複了一遍。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