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城堡【卡夫卡】 第 12 頁


那兒有兩個老人站了起來,一個是老頭兒,一個是老太婆,另外還有一個姑娘。他們向K問好。巴納巴斯介紹了他全家人,他的雙親和他的兩個姊妹,奧爾珈和阿瑪麗亞。K几乎還沒有看清她們,就讓她們
作者:[奧地利]卡夫卡 / 頁數:(12 / 115)

那兒有兩個老人站了起來,一個是老頭兒,一個是老太婆,另外還有一個姑娘。他們向K問好。巴納巴斯介紹了他全家人,他的雙親和他的兩個姊妹,奧爾珈和阿瑪麗亞。K几乎還沒有看清她們,就讓她們把他的濕漉漉的上衣拿到火爐上去烤了。時尚書屋

這樣,只是巴納巴斯到家了,他自己卻沒有到家。可是他們幹嗎上這兒來?K把巴納巴斯拉到一邊問道:「幹嗎你到這兒來?你莫非是住在城堡轄區裡的嗎?」「城堡的轄區?」巴納巴斯重複着說,他好像沒有聽懂似的。「巴納巴斯,」K說,「你離開了客棧是要上城堡去的呀。」「不,」巴納巴斯說,「我離開客棧是為了回家,非等清早,我是不上城堡去的,我從來不在那兒過夜。」
「哦,」K說,「原來你並不是上城堡去的,只是到這兒來了。」
這個人的微笑似乎沒有往常那麼開朗,而他這個人也顯得更微不足道了
「為什麼你早不這麼說呢?」「你沒有問過我,先生,」巴納巴斯說,「你只是說你要我帶個信,可你又不願意在客棧的客廳裡或你的房間裡告訴我,所以我想在這兒,在我父母的家裡,你也許能靜靜地說給我聽。假使你想跟我單獨談,別人都可以走開
再說,要是你願意的話,你也可以在這兒過夜。我做得不對嗎?」K沒有回答。時尚書屋
這只是一個誤會,一個平常的。毫不足奇的誤會,可是剛纔K卻完全被它矇住了。巴納巴斯穿的那件像絲綢一樣閃閃發光的緊身外套本來頗使他動心,現在巴納巴斯解開以後露出了一件又粗又臟、打滿補釘的灰色襯衫,襯衫裡面就是一個勞工的寬闊和強壯的胸脯。他周圍的環境不僅證實了這一切,而且更加強了這個印象。時尚書屋

那位患着痛風病的衰老的父親,走起路來與其說是用兩條直僵僵的腿慢騰騰地挪動,還不如說是靠兩隻手在摸索的好。那位母親呢,兩隻手交疊着放在胸前,因為身體臃腫,也只能邁着極小的步子。這兩個人,父親和母親,打從K進屋以後,就從他們的角落裡迎上來,可是仍舊離開他很遠。兩個黃髮的姊妹長得挺相像,也挺像巴納巴斯,只是外貌更結實,是兩個高大的鄉村妞兒,這會兒在父母跟前轉來晃去,等着K向她們說一句問好的話。時尚書屋
可是他說不出來。他深信在這個村子裡,每一個人都對他抱著一種想法。他也的確沒有想錯,就因為眼前這些人,他才感覺不到一點兒興趣。假使他可以獨自一個人掙扎着回客棧去的話,他願意立刻離開這兒。時尚書屋
即使明天一清早有可能跟巴納巴斯一起到城堡去也吸引不了他。他原指望在夜裡輓着巴納巴斯的臂膀人不知鬼不覺地闖進城堡去,就在他輓着巴納巴斯的臂膀走的時候,在他的心目中,他還把巴納巴斯這個人想像成比誰都重要的人物,他以為這個巴納巴斯比他表面上所處的地位高得多,而且是城堡裡的親信人物。然而,作為像這樣一家人家的兒子,一個完全屬於這樣一個家庭的兒子,現在他正同他們坐在一張桌子上,像他這樣一個在城堡裡過夜都不准許的人,指望在朗朗白晝跟他一起到城堡去,那是不可能的,這簡直是一種荒唐可笑而且毫無希望的想法。時尚書屋
K在靠窗的一個坐位上坐了下來,他決定坐在這兒過夜,不再接受其他任何照顧。村子裡那些把他攆走或者怕他的人,似乎反倒不怎麼危險,他們所做的一切只是逼着他依靠自己孤軍奮戰,有助於他集中自己所有的力量,可是像這些表面上幫助他的人,玩了一出小小的假面戲,把他引到自己的家裡來,而不是把他領到城堡去,不管是有意還是無意,這是轉移他的目標,只能使他毀滅。因此,他全不理會他們邀請他跟他們一家人坐到桌子上去,只是固執地垂着頭坐在他那張凳子上。時尚書屋
接着,奧爾珈,其中比較溫柔的一個姑娘,站起身來,多少帶著一點少女的窘態,跑到K這邊來邀他去參加他們的家常便餐,吃一點臘肉和麵包,她說她準備出去弄點兒啤酒來。「上哪兒去買啤酒?」K問。「上旅館去買,」她說。對K來說,這是值得歡迎的消息。時尚書屋
他懇求她別去弄啤酒,還是陪他回客棧去,那兒有重要的事情正等着他去辦。但是,後來才明白,她並不是到他住的那家客棧去,她要去的那個旅館離這兒近得多,叫赫倫霍夫旅館。K還是照樣央求她讓他陪她一起去,心想,到那兒也許能找到一個過夜的地方;不管那兒多麼糟糕,他寧肯睡在那兒,卻不願意睡在這些人可能讓給他睡的最舒適的床上。奧爾珈沒有馬上回答,她向桌子那邊望着。時尚書屋
她的哥哥站起來,表示贊同地點了點頭說:「要是這位先生想去,你就帶他去吧。」他這一聲同意險些兒使K取消自己的要求,要是巴納巴斯同意,那麼這件事情就不可能有多大價值了。可是既然他們已經在考慮人家是否會准許他上那家旅館去,而且還在懷疑這種可能性,他也就堅持着要去了,至于自己為什麼急着要去,他卻連一句動聽的藉口都不想說;這樣的人家應該讓他愛怎麼樣就怎麼樣,至於他們的利害如何,他根本不用有任何顧慮。可是阿瑪麗亞的嚴峻而逼人的眼光是那麼無所畏懼,也許還有一點兒傻氣,倒使他感到有點不安。時尚書屋
在他們去旅館的那一段很短的路上
K輓着奧爾珈的臂膀,把全身重量都靠在她的身上,就像他早先靠在巴納巴斯的身上一樣,要不這樣他就沒法兒舉步前進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