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城堡【卡夫卡】 第 2 頁


那個小伙子一面通報自己是希伐若,一面報告說他發現了K,一個其貌不揚、三十歲左右的漢子,枕着一個小背囊,正安靜地睡在一隻草包上,手邊放著一根節節巴巴的手杖。他自然懷疑這個傢伙,由於客
作者:[奧地利]卡夫卡 / 頁數:(2 / 115)

那個小伙子一面通報自己是希伐若,一面報告說他發現了K,一個其貌不揚、三十歲左右的漢子,枕着一個小背囊,正安靜地睡在一隻草包上,手邊放著一根節節巴巴的手杖。他自然懷疑這個傢伙,由於客棧老闆的顯然失職,那麼他,希伐若,就有責任來查究這件事情。他叫醒了這個人,盤問了他,並且給了他正式的離境警告,可是K對待這一切的態度很無禮,也許他有着什麼正當的理由,因為臨了他聲稱自己是伯爵大人僱來的土地測量員。當然,這種說法至少總得要有官方的證實,所以,他,希伐若,請求弗裡茲先生問一問中央局,是否真的盼望過這麼一個土地測量員來着,然後請立刻電話回覆。時尚書屋

這樣,當弗裡茲在那邊查詢,小伙子在這邊等候回音的時候,屋子裡靜悄悄的。K沒有挪動位置,甚至連身子也沒有動一下,彷彿毫不在乎似的,只是望着空中。希伐若這種混合著敵意和審慎的報告,使K想起了外交手段,而像希伐若這麼一個城堡的下級人員居然也精通此道。而且,他們還勤於職守,中央局在夜裡還有人值班呢。時尚書屋
再說,他們顯然很快就回答了問題,因為弗裡茲已經打電話來了。他的答覆似乎夠簡單的,因為希伐若立刻放下了聽筒,生氣地叫了起來:「就跟我原先說的一樣!什麼土地測量員,連一點影子都沒有。一個普通的招搖撞騙的流浪漢,而且說不定比這更壞。」K一時轉念,希伐若、莊稼漢、客棧老闆和老闆娘也許會聯合起來對付他。時尚書屋
為了至少能躲避他們第1陣襲擊,於是他緊緊地縮在毯子裡。但是電話鈴又響起來了,而且,在K聽來,鈴聲似乎響得特別有力。他慢慢地探出頭來。儘管這回電話不可能也跟K有關係,但是他們都靜了下來,希伐若再一次拿起聽筒。時尚書屋
他諦聽了對方相當長的一段話以後,便低聲地說:「一個誤會,是嗎?我聽了很遺憾。部長本人是這麼說的嗎?怪極了,怪極了。教我怎麼向土地測量員解釋這一切呢?」
K豎起了耳朵。這麼說,城堡已經承認他是一個土地測量員啦。從這一方面來說,這樣對他是不利的,因為這意味着,關於他的情況,城堡已經得到了詳細的報告,估計到了一切可能發生的情況,因此,含着微笑接受了這樣的挑釁。可是從另一方面說,這對他很有利,因為假使他的解釋是對的,那麼他們就是低估了他的力量,他也就可以有比之於自己所敢於想望的更多的行動自由。時尚書屋
可是假使他們打算用承認他是土地測量員的這種高傲的上司對下屬的態度把他嚇跑,那他們就打錯了主意;這一切只不過使他身上感到有一點不好受,如此而已。時尚書屋
希伐若怯怯地向他走過來,但是他揮了揮手把希伐若趕走了。客棧老闆慇勤地請他搬到自己的房間裡去睡,他也拒絶了,只是從老闆手裡接受了一杯熱茶,從老闆娘手裡接受了一隻臉盆、一塊肥皂和一條毛巾。他甚至不用提出讓大家離開這間屋子的要求,因為所有的人都轉過臉去一擁而出了,生怕他第2天認出他們是誰。燈已經吹滅了,最後靜靜地留下他一個人。時尚書屋

他沉沉地一直睡到第2天早晨,連老鼠在他身邊跑過一兩次也沒有把他驚醒。時尚書屋
吃了早餐以後,客棧老闆告訴他,早餐以及他所有的膳宿費用都由城堡負擔。他準備馬上出門到村子裡去,但是看到老闆似乎為了昨天晚上怠慢了他,老是含着沉默的哀求在他的身邊打轉,他對這個傢伙感到有點憐憫起來,便請他坐一會兒。時尚書屋
「我還沒有見到伯爵,」K說,「可是他對活兒幹得好的人,準會付給優厚的酬報的,是不是?像我這樣路遠迢迢從家鄉跑到這兒來,就得在口袋裏裝進一點東西才能回去啊。」
「體面的先生用不着為這種事情犯愁。在我們這兒,沒有人會抱怨人家少給了他工錢的。」
「唔,」K說,「我可不是像你們這樣膽小的人。即使對伯爵那樣的人,我也敢表示我的意見。但是當然啦,用不着費什麼麻煩就把一切事情都解決,那就更好了。」
客棧老闆坐在K對面的窗架邊上,不敢找舒適一點的地方坐下來,他那對棕色的大眼睛含着憂慮的神色直愣愣地望着K。起初他一心想跟K在一塊兒聊聊,可是現在他似乎又急於想溜走了。他是害怕K要向他盤問伯爵的情況,還是在這個他認為是「紳士」的身上發現了什麼破綻,因而害怕了呢?K必須轉移他的注意力。他望着掛鐘說道:「我的助手們不久就要到了。時尚書屋
你能給他們在這兒安排一個住處嗎?」
「當然,先生,」他說,「可是他們不會跟你一起住到城堡裡去嗎?」
難道客棧老闆真是這麼樂意把大有希望的顧客,特別是K這樣的人放走,毫無條件地把他轉讓給城堡嗎?時尚書屋
「這現在還說不定,」K說。「我得先弄清楚人家要我干的是什麼工作,要是我必須在這下面村子裡工作,比方這麼說的話,那我在這兒住着也許更妥當一些。再說,我怕城堡裡的生活我過不慣,我是喜歡自由自在的人。」
「你不瞭解城堡,」客棧老闆悄悄地說。時尚書屋
「當然,」K回答道,「一個人的判斷不應該下得過早。我眼下只知道他們懂得怎樣挑選一個優秀的土地測量員。說不定也還有別的吸引人的東西吧。」說著,他站起來想擺脫面前這個客棧老闆,因為這傢伙正心神不定地咬着嘴唇哩。時尚書屋
想要贏得他的信任是不容易的。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