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城堡【卡夫卡】 第 5 頁


後牆上有一個很大的窗洞,這是後牆上僅有的一個窗洞,一道淡淡的雪一般的白光從窗洞外射進來,這顯然是從院子裡射進來的。白光照在一個女人身上,使她身上的衣服閃耀着一種像絲綢般的光彩。這個
作者:[奧地利]卡夫卡 / 頁數:(5 / 115)

後牆上有一個很大的窗洞,這是後牆上僅有的一個窗洞,一道淡淡的雪一般的白光從窗洞外射進來,這顯然是從院子裡射進來的。白光照在一個女人身上,使她身上的衣服閃耀着一種像絲綢般的光彩。這個女人几乎斜臥在一張高高的靠椅裡。她正抱著一個嬰兒在喂奶,好幾個孩子圍在她的身邊玩耍,他們顯然是農家的孩子。時尚書屋

可是這個女人卻似乎屬於另一個階級,當然,即使是莊稼人,在生病或者疲倦的時候也會顯出一副秀氣的樣子來的。時尚書屋
「坐下來!」那兩個男人中間有一個這樣說。他長着滿腮鬍子,老是張開着嘴巴呼哧呼哧地喘氣。從澡桶邊伸出一隻濕淋淋的手,濺起了水,指着

這是一個挺有趣的鏡頭

一張長椅,把K淋得滿臉都是熱騰騰的水珠。那個讓K進來的老頭兒直愣愣地坐在那兒出神。時尚書屋
K這才算是找到了一個坐位。從這以後,誰也不再去注意他了。在洗衣桶旁邊的那個女人年紀很輕,長得豐滿可愛,她一面于着活兒,一面低聲地哼着歌兒。男人們在澡桶裡踢腿蹬腳、翻來滾去地洗着澡。時尚書屋
孩子們想挨近去,總是給他們用水狠狠地潑了回來,水珠甚至濺到K的身上。那躺在靠椅上的那個女人好像是一個沒有生命的人,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屋頂,連懷裡的嬰兒也不瞧一眼。時尚書屋
她構成了一幅美麗、淒苦而凝然不動的畫圖,K準是看了她好大一會兒;在這以後,他一定是睡熟了,因為當有人大聲喊醒他的時候,他發現自己的頭正靠在老頭兒的肩膀上。男人們已經從澡桶裡出來
在澡桶裡打滾的已經是在那個頭髮好看的女人照料下的那些孩子了,

現在他們正衣冠端正地站在K的面前。看起來那個長着滿腮鬍子、嚇唬他的漢子,是這兩個男人中間比較次要的一個。另外那個是性子沉靜而思路較慢的人,老是搭拉著腦袋,個兒並不比他的同伴高,鬍子也很少,但是肩膀卻寬闊得多,而且還長着一張闊闊的臉膛。時尚書屋
這會兒是他在說話:「你不能獃在這兒,先生。請原諒我們的失禮。」「我不打算獃在這兒,」K說,「我只是想在這兒休息一會兒。我已經休息好啦,這會兒我就要走了。」
「我們這樣怠慢客人,你也許會感到奇怪,」這個男人說,'可是好客不是我們這兒的風俗,對我們來說,客人沒有什麼用處。"也許是因為打了個盹兒,K精神多少恢復了一點,知覺也清醒了一點,對方的話說得這樣坦率,倒使他高興起來。他不再感到那麼拘束了,握著手杖指指點點的,走近那個躺在靠椅上的女人。他發現自己在這個房間裡是身材最高大的人。時尚書屋
「的確,」K說,「你們要客人有什麼用處呢?可是你們有時也還是需要一個的,比方說,我這個土地測量員。」「我可不知道,」那人慢騰騰地回答說。「假使說你是給請來的,那可能是我們需要你,那就又當別論了。可是我們這些小人物是守着我們的老規矩辦事的,你可不能因此責怪我們。」
「不,不,」K說,「我對你,對這兒的每一個人只有表示感激。」接着,乘他們不防,他猛地一個轉身,機靈地站到了那個躺着的女人面前。她睜着慵倦的藍眼睛望着他,一條透明的絲頭巾直披到前額,嬰兒已經在她懷裡睡熟了。「你是誰呀?」K問道,女人輕蔑地
不知道是瞧不起K呢,還是她自己的回答不清楚
回答說:「是從城堡裡來的一個姑娘。」
這只不過是一兩秒鐘的事,可是那兩個男人卻已經來到他的身旁,把他推到門口去,彷彿他們沒有別的辦法來說服他,只能一聲不響地使出全身氣力把他推出大門了事。他們這樣的行徑,把那個老頭兒逗得直樂,禁不住拍起手來。在洗衣桶旁的那個女人也笑了。孩子們也像發了瘋似地突然大叫大嚷起來。時尚書屋
K不久就來到了外面的街上,那兩個男人在門口打量着他。現在雪又下起來了,可是天色卻似乎亮了一點。那個滿面鬍子的漢子忍不住喊道:「你要上哪兒去?這條是上城堡去的路,那條可是到村子裡去的。」K沒有答理他,另一個漢子雖說有點靦腆,可是在K看來這兩個人中間還是他比較可親一些,因此轉過身去,對他說:「你是誰?我該感謝誰收留了我這一會兒呢?」「我是製革匠雷斯曼,」這就是回答,「可你不用向誰道謝。」
「好吧,」K說,「或許咱們還會見面的。」「我可不這樣想,」那人說。在這當兒,那另一個漢子招着手叫喊起來:「阿瑟,你早啊;傑裡米亞!」K掉過頭去;這麼說,在這些村街上果然看得見人影啦!有兩個年輕人正從城堡那個方向走來,他們都是中等身材,細挑個兒,穿著一身緊身的衣服,兩個人模樣兒挺相像,雖然他們的皮膚是暗褐色的,可是相形之下,他們黑黑的小山羊鬍子卻顯得分外觸目。因為路上不好走,他們兩個人的細長的腿合著整齊的步伐,邁開了大步走着。時尚書屋
「你們上哪兒去?」滿臉鬍子的漢子大聲地問着。他們走得很快,而且不願意停下來,你非得對他們大聲叫喊不可。「我們有公事,」他們一面笑着一面大聲回答。「在哪兒?」「在客棧裡。」
「我也要上那兒去,」K突然大聲叫了出來,那聲音比其他的人都高。他產生了一種強烈的慾望,想跟他們結伴同行,他並不怎麼想跟他們交朋友,可是很明顯,他們準是有說有笑的好同伴哩。他們聽到了他的喊聲,但只是點了點頭,接着就跑得沒影兒了。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