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城堡【卡夫卡】 第 6 頁


K仍舊在雪地裡站着,他簡直不想把兩隻腳從雪裡拔出米,因為這樣不過是再把腳陷進去罷了。製革匠和他的夥伴因為終於擺脫了他而感到心滿意足,便慢騰騰地側着身子從那扇現在只是半開着的大門裡走
作者:[奧地利]卡夫卡 / 頁數:(6 / 115)

K仍舊在雪地裡站着,他簡直不想把兩隻腳從雪裡拔出米,因為這樣不過是再把腳陷進去罷了。製革匠和他的夥伴因為終於擺脫了他而感到心滿意足,便慢騰騰地側着身子從那扇現在只是半開着的大門裡走進屋去,他們回過頭來看了他兩眼,接着便把他孤零零地撒在下着大雪的門外了。「假使我此刻站在這兒,並不是出於人家有意的安排,而只是偶然碰上這種機遇的話,」他問起了這樣的念頭,「這倒是扮演失望的一個絶妙的場面。」

就在這當兒,在他左邊的那所茅屋打開了一扇小窗子,也許因為雪光反射的緣故,這扇窗子在關着的時候看起來似乎是深藍色的,窗子小得很,打開了以後,你連看一看窗子後面那個人的整個臉孔都看不到,只看得見兩隻眼睛,兩隻衰老的棕色眼睛。「他在那兒呢,」K聽見一個女人顫抖的聲音在說話。「那是土地測量員,」一個男人的聲音回答着。接着,那個男人也走到窗口,問道:「你在這兒等着什麼人嗎?」他的語調和神色倒並不使人難以親近,可是仍舊好像深怕在自己家門口惹起什麼麻煩來似的。時尚書屋
「想等着搭上一輛過路的雪橇,」K說。「這兒是不會有雪橇經過的,」那人說,「這兒沒有車輛來往。」「可這是上城堡去的大路呀,」K分辨道。「那還是一樣,那還是一樣,」那人帶著一種最後結論的口氣說道,「這兒沒有車輛來往。」
接着兩人都不吱聲了。但是那人顯然在想著什麼事情,因為他沒有把窗子關上。「這條路可真是糟透啦,」K說,想引他開口。他得到的惟一回答是:「啊,是的。」
但是過了一會兒,他自告奮勇地說道:「要是你願意的話,我可以用我的雪橇送你。」「那就請你送我走吧,」K欣喜地說,「你要多少錢?」「一個錢也不要,」那人說,這句話大大出於K的意料之外,「喏,你是土地測量員,」那人解釋說,「那你就是城堡的人。你要我把你送到哪兒去呢?」「上城堡去,」K連忙回答說。「我不願意送你上那兒去,」那人毫不猶豫地說。時尚書屋
「可我是城堡的人,」K重複着對方的原話這麼說著。「也許是的吧,」那人簡短地說道。'啊,那麼,就把我送到客棧去吧。好,「那人說,」我一會兒就拉著雪橇出來。時尚書屋
"從他所有這些言語行動看來,他並不是出於任何特殊友好的願望,而是出於一種自私,憂慮,而且几乎是裝腔作勢的固執,一心只想把K從自己家門口趕走。時尚書屋
院子的大門打開了,跟着,一隻孱弱的小馬拉著一輛輕便的小雪橇出現了,雪橇很簡單,根本沒有什麼坐位,那個漢子一顛一瘸地在後面跟着,顯出一副彎腰曲背的衰弱樣子。那張又瘦又紅的臉膛,加上鼻子又傷了風,在緊緊裹着一條羊毛圍巾的脖子相比之下,顯得格外小。顯然這會兒他正害着病,只因為要送走K,這才強打起精神出門。K鼓起勇氣向他表示歉意,但是那個漢子揮了揮手把他岔開了。時尚書屋

K從他嘴裡就只探聽出來他是一個馬車伕,名叫蓋斯塔克,他之所以駕這輛簡陋的雪橇出來,是因為這輛雪橇正現成放著,要是駕別的雪橇,那就要花費很多時間了。「坐上去吧,」他指着雪橇說。「我可以跟你並排着坐,」K說。「我要步行,」蓋斯塔克說。時尚書屋
「幹嗎?」K問道。「我要步行,」蓋斯塔克重複說了一遍,突然咳嗽起來,咳得身子直搖晃,不得不把兩條腿在雪地裡又開站着,同時抓住了雪橇的邊沿。K不再多說,便坐上了雪橇。那人的咳嗽也慢慢地平復了下來。時尚書屋
於是,他們趕着雪橇走了。時尚書屋

在他們上面的那座城堡

K原想當天就上那兒去

現在已經開始暗淡下來了,而且又重新退向遠處。但是彷彿要給他一個下次再見的告別信號,城堡上面開始響起了一陣愉快的鐘聲,這陣鐘聲,至少在那一剎那間使他的心卜卜地跳動起來,因為這鐘聲同樣也含着嚇唬他的音調,彷彿是因為他想實現他曖昧的慾望而向他表示威脅似的。這洪亮的鐘聲不久就消逝了,繼之而起的是一陣低微而單調的丁當聲,它可能來自城堡,但也可能是從村裡什麼地方傳來的。這單調的丁當聲,同這種慢騰騰的旅行和那個形狀可怕而又冷漠無情的車伕卻是十分和諧一致。時尚書屋
「我說,」K突然叫喊起來
他們已經走近教堂,離客棧不遠了,因此K覺得可以冒一點險了,
「你居然有這份心腸自願地趕着雪橇送我,我覺得很奇怪;人家容許你這樣做嗎?」蓋斯塔克沒有睬他,只是繼續在那匹小馬駒旁邊默默地走着。「噓!」K叫道,同時從雪橇上刮了一些雪,捏成一個雪球往蓋斯塔克扔去,這一下正扔在他的耳朵上。他這才停下步子,迴轉身來;可是當他這樣挨近了看他的時候
雪橇向前滑了幾步,
K看到他那副好像受過什麼迫害的彎腰曲背的身軀,面頰一邊平一邊癟進去的又瘦又乏的紅臉膛,張開了嘴巴,露出只有幾顆稀疏的牙齒,站在那兒聽他說話的時候,他這才發現自己剛纔懷着惡意說的那句話,應該用憐憫的口吻重說一遍,那意思就是說,他,蓋斯塔克,會不會因為給他趕了雪橇而受到處罰。「你說什麼?」蓋斯塔克迷惑不解地問道,可是不等到回答,他就向小馬駒吆喝了一聲,接着又往前趕路了。時尚書屋

目 錄下一章

第2章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