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城堡【卡夫卡】 第 7 頁


在大路轉彎的地方,K認出來他們已經離客棧很近了,看到暮色已經降臨,他感到非常驚奇。難道他跑了一整天了嗎?照他估汁,那至多不過一兩個鐘頭。他出門的時候是早晨。他沒有感覺過他需要吃什麼
作者:[奧地利]卡夫卡 / 頁數:(7 / 115)

在大路轉彎的地方,K認出來他們已經離客棧很近了,看到暮色已經降臨,他感到非常驚奇。難道他跑了一整天了嗎?照他估汁,那至多不過一兩個鐘頭。他出門的時候是早晨。他沒有感覺過他需要吃什麼東西。時尚書屋

只不過短短的一段時間以前,到處都還是白晝,可現在夜幕卻籠罩在他們頭上了。「日子過得真快,日子過得真快,」他自言自語地從雪橇上溜下來,接着便向客棧走去。時尚書屋
客棧老闆站在大門口那幾橙台階的頂上,舉着一盞明亮的手提燈,擺出一副歡迎的姿態。K頓時想起了他的車伕,便站停下來,在他後面的黑影裡傳來一聲咳嗽,他在那兒。唔,他很快就會再見到他的。客棧老闆謙卑地向他問好。時尚書屋
當他跟客棧老闆並肩站着的時候,才看到有兩個人分立在大門兩邊。他從店主人手裡拿過燈來,把燈光往他們照去;原來就是他碰見過的那兩個人,他們名叫阿瑟和傑裡米亞。現在他們向他行禮致敬。這使他想起他過去服役的日子,他那段幸福的日子,於是笑了出來。時尚書屋
「你們是誰?」他一面問,一面從這一個看到那一個。「我們是你的助手,」他們答道。「是你的助手,」客棧老闆低聲地證實着。「怎麼?」K說。時尚書屋
「你們是我正在盼望的兩個奉我的囑咐而來跟隨我的老助手嗎?」他們用肯定的語氣回答了他。「很好,」K停了一會兒說。「你們來了,我很高興。」「唔,」他說,停了一會兒,接着又說:「你們到得這麼晚,你們太懶散了。」
「上這兒來的路挺遠哪,」其中一個人說。「路遠?」K重複了一句。「可我剛纔碰見你們是從城堡裡來的。」「是的,」他們說,沒有再作解釋。時尚書屋
「測量器械在哪兒?」K說。「我們什麼器械都沒有,」他們說。「我給你們的器械呢?」K問。「我們什麼器械都沒有,」他們一再這麼說著。時尚書屋

「啊,你們真是出色的傢伙!」K說。「那麼,你們懂得什麼是丈量嗎?」「不懂,」他們說。「可假如你們是我的老助手,那你們就應該懂得一點丈量,」K說。他們沒有回答。時尚書屋
「好吧,進來吧,」K一面說,一面把他們推到屋子裡去。時尚書屋
於是他們三個人圍着一張小桌子坐了下來,一起喝着啤酒,K坐在中間,兩個助手坐在兩邊,他們談得很少。同昨天晚上一樣,這兒只有幾個莊稼漢佔據了另一張桌子。「對待你們倒是一個困難的問題,」K一面說,一面打量着他們兩個人,他已經這樣瞅了他們好幾次。「教我怎樣才能把你們兩個人分辨出來?你們兩人之間所不同的只是你們的名字,除此以外,都是一模一樣,就像……」他停了一下,接着又不由自主地繼續說:「你們就像兩條蛇那樣一模一樣。」
他們微微地笑了起來。「可人家一向都能把我們清清楚楚地辨認出來呢,」他們給自己辯護說。「我相信他們能這樣,」K說,「這是就我自己而論,我可只能用我自己的眼睛來看,而我的眼睛就是認不出你們誰是誰來。所以,我要把你們當作是一個人,把你們倆都叫做阿瑟,這是你們倆中間的一個名字,是你的,是嗎?」他向他們倆中間的一個問道。時尚書屋
「不,」那人說,「我是傑裡米亞。」「這沒有關係,」K說。「我要把你們倆都叫作阿瑟。要是我告訴阿瑟到什麼地方去,你們倆都得去。時尚書屋
要是我叫阿瑟去給我辦一件什麼事兒,你們倆都得去辦,這樣做,固然對我很不利,使我不能差遣你們分頭去給我辦事,但是這樣做的好處是,對於我吩咐你們去幹的事情,你們倆都負有同等的責任。至於你們倆自己怎麼分工,那不關我的事,只要你們不藉此互相埋怨就行,對於我來說,你們只是一個人。」他們考慮了一下說:「我們不喜歡這樣。」「我可不這麼想,」K說,「當然,你們是不喜歡的,可是非這樣不可。」
有一個莊稼漢偷偷地在他們的桌子周圍轉游,K早已注意到了;現在這個傢伙鼓起勇氣,走到一個助手面前低聲地說了句什麼話。「請原諒我,」K一面說著,一面用手按着桌子,從椅子上站了起來,「這兩個人是我的助手,我們正在討論私人的事情。誰也沒有資格來打擾我們。」「對不起,先生,對不起,」莊稼漢一面不安地嘟囔着,一面向他的朋友們那兒退回去。時尚書屋
「這是一條我給你們的最重要的命令,」K說,重新坐了下來。「沒有得到我的准許,你們不能同任何人交談。我在這兒是一個外鄉人,要是你們真是我的老助手,那你們也是外鄉人。咱們三個外鄉人因此必須互相支持,把你們的手伸出來向我保證這一點。」
兩個助手都熱切地把手伸給K。「我訓斥你們,你們可別見怪,」他說,「但是記住,我是說到做到的。現在我要去睡了,我建議你們也去睡吧。今天咱們錯過了一天的工作,可是明天咱們就得一早開始工作了。時尚書屋
你們必須搞到一輛雪橇把我送到城堡裡去,明天早晨六點鐘把雪橇在門外準備好。」「行,」一個助手說。可是另一個打斷了他的話:「你說'行',可你知道那是辦不到的。」「住口,」K說,「你們倆已經在想閙不團結了。」
可是這時,那第1個人插嘴了:「他說得對,那是辦不到的,沒有許可證,外鄉人是進不了城堡的。」「那上哪兒去申請許可證呢?」「我不知道,興許是向城守去申請吧。」「那麼,咱們就打電話去申請,你們兩個人馬上去打電話給城守。」他們衝到電話機跟前,要求接通線路
他們幹得多麼熱心啊!從外表看來,他們簡直馴服得可笑,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