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城堡【卡夫卡】 第 9 頁


可他們也並不完全是直勾勾地望着他,因為他們的眼睛又常常轉移開去,打量着屋子的一件什麼無關緊要的東西,然後再轉回來盯住了K看,K接着又指着他那兩個助手。這兩個傢伙正手輓着手站在一起,
作者:[奧地利]卡夫卡 / 頁數:(9 / 115)

可他們也並不完全是直勾勾地望着他,因為他們的眼睛又常常轉移開去,打量着屋子的一件什麼無關緊要的東西,然後再轉回來盯住了K看,K接着又指着他那兩個助手。這兩個傢伙正手輓着手站在一起,臉靠着臉微笑着,可是這種微笑到底是表示順從還是譏諷,那就說不准了。他指着這一切,彷彿是在介紹一群由於環境所迫而強加給他的隨從似的,也彷彿他指望巴納巴斯

在K來說,這是一種親密的表示
永遠把自己跟這些人區別開來。時尚書屋

可是巴納巴斯

顯然,他太天真了
沒有注意這個問題,他像一個有教養的僕人不去注意主人顯然只是隨便對他說說的話那樣,輕輕放過了這句問話,只是順着K的問話,打量了一下屋子,跟莊稼漢中間的一些熟人握手問好,也跟那兩個助手交談了幾句,這一切他做得那麼滯灑自如,顯得他跟其他的人判然不同。K雖然沒有得到答覆,可並不感到屈辱,便重新拿起手裡的那封信打開來看。信裡這樣寫着:「親愛的先生:如你所知,你已受聘為伯爵大人效勞。你的直屬上司是本村的村長,有關你的工作和僱用條款等一切事項,將由他面詳,你應對他負責。時尚書屋
而我本人也將儘可能予以關注。本函遞送人巴納巴斯,將經常前往你處瞭解你有何需求,以便向我轉達。你將發現,只要是我可能辦到的,我無不樂於應命。我一向願意使我的工作人員都感到滿意。」
下面的簽名無法辨認,但是在簽名旁邊蓋了一個圖章:「x部部長。」「等一下再說吧!」K對巴納巴斯說,巴納巴斯便向他鞠躬告退。接着,他叫客棧老闆領他到他的房間裡去,因為他要獨自一個人研究一下信件的內容。同時,他又想到巴納巴斯雖說是這麼迷人,但他終究不過是一個信使,於是他給他叫了一杯啤酒。時尚書屋

他想看一看巴納巴斯怎樣對待這杯啤酒,巴納巴斯顯然感到非常高興,並且立刻喝了起來。接着,K就跟着客棧老闆走開了。客棧的房子很小,除了閣樓這間小屋子以外,就無法再給K供應什麼了,而且即使這樣,也造成了一些困難,因為得把一向住在這間屋子裡的兩個女仆挪到別的地方去住。實際上並沒有安排什麼,只是把那兩個女仆攆走而已。時尚書屋
這間屋子也根本沒有作任何佈置,單人床上沒有鋪被單,只有幾隻枕頭和一張馬毯,就跟那天早晨一樣,仍舊亂七八糟地留在那兒。牆壁上有幾張聖像和士兵的照片,屋子裡甚至都沒有通風過,很明顯,他們並不希望新來的客人會在這兒長久獃下去,因此也就不打算給他任何慇勤的招待。K倒沒有因此生氣,他把毯子往身上一裹,在桌子旁邊坐了下來,便就着燭光重新讀起那封信來了。時尚書屋
這是一封前後矛盾的信,其中一部分把他當作一個自由人那樣來對待,承認了他的獨立性,比如說,稱呼的方式以及提到他的願望等等。但是在其他地方,卻又直接或間接地把他當作了一個低微的僱員,几乎無緣見到那些部長;寫信人願儘力對他表示「關注」,他的上司卻又不過是一個村長,實際上他只是對村長負責而已,那麼他惟一的同僚,可能就只有村警了。這些都是前後矛盾的地方,這是毫無疑問的。矛盾既是這樣顯而易見,那就得加以正視。時尚書屋
K不能設想這些矛盾的產生是由於猶豫不決;對這樣一個組織機構作如此的設想,那簡直是一種糊塗透頂的念頭。他倒是寧願把這些矛盾看作是坦率地提供給他的選擇,讓他自己從信裡選擇他所喜歡的一種,是願意做一個鄉村工人,跟城堡保持着特殊的但只是表面的聯繫,還是做一個名義上的鄉村工人,而實際工作卻通過巴納巴斯的中介來決定呢。K會毫不猶豫地作出自己的選擇,即使他剛剛來到這兒,缺乏應有的經驗,就要他作出抉擇,那他也決不會猶豫不決。在村子裡當一個普通工人,儘可能遠遠地離開城堡的勢力範圍,他照樣有信心能夠完成同住在城堡裡一樣的活兒;村裡的人們現在對他這麼懷疑,當他一旦成為他們同一個村子裡的人,即使還算不上是他們的朋友,他們也就會開始同他寒暄交談了;而且要是他一旦變成了一個跟雷斯曼或者蓋斯塔克不分軒輕的人物
這一點必須儘快地做到,因為一切都取決於這一點,
那麼,一切道路都會向他敞開,要是他僅僅依靠城堡裡那些老爺們的恩典,那麼所有的道路不僅永遠會向他關閉,而且連看也看不到。時尚書屋
這當然也有危險,儘管信裡煞費苦心地寫了一些使人滿意的東西,但是已充分強調出這一點,彷彿是不可避免似的,那就是他的身分要降為一個工人
效勞啦,優越的工作啦,僱用條款以及負責的工作人員啦等等
在這封信裡都冠冕堂皇地提出來了,儘管還包括更多的私人口吻在內,但是這些函件往來都是從一個僱主的立場出發的。假如K願意做一個工人,那就這樣幹好啦,但是他必須切切實實地干,除此以外,沒有任何別的前途。K知道用不着害怕有什麼真正強制的紀律,這一點他不怕,而在這種情況之下他更無所畏懼,可是一個使人心灰意懶的環境的壓力,一種使你步步退向失望的壓力,一種你覺察不到但每時每刻都在影響着你的壓力,這些倒是他害怕的東西,這是他必須加以提防的一種危險。信裡也沒有放過這樣的事實:這就是萬一發生了爭執,K需得有首先挺身而出的膽量;這一點表示得非常微妙,也只有內心不安才感覺得到
內心不安而不是內心漸愧,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