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被背叛的遺囑 第 10 頁


加爾達不是宣示任何新的宗教,他是想生活自己的信仰」,他要求自己,做最後的努力。由於沒有達到這一目標,他的文稿幫助他往高峰攀登的可憐的台階對他說來便不存在什麼價值。 然而,諾威—
作者:這是不確切的!作者:我沒有寫回憶錄,加爾達是一個 / 頁數:(10 / 70)

加爾達不是宣示任何新的宗教,他是想生活自己的信仰」,他要求自己,做最後的努力。由於沒有達到這一目標,他的文稿幫助他往高峰攀登的可憐的台階對他說來便不存在什麼價值。

然而,諾威—布洛德不肯服從他的朋友的意願,因為在他看來,「加爾達的文稿,即使是以簡單文論的方式,也使在黑夜遊移的人們預感到他所追求的崇高的不可替代的善」。
是的,一切都在裡面了。時尚書屋

沒有布洛德,我們今天甚至不會知道卡夫卡的名字。布洛德在他的朋友死去才不久,馬上讓人出版了他的三本小說。沒有迴響,於是他明白,要強使卡夫卡的作品被人接受,他就必須打一場真正的持久的戰爭,讓人接受一部作品,這就是說,介紹它,解釋它。這從布洛德來說,是一場真正的炮手的攻勢。時尚書屋
序言:為《審判》1925年,為《城堡》1926年,為《美洲》1927年,為《一場戰斗的描寫》1936年,為日記與書信1937年,為短篇小說1946年,為《談話錄》傑努什著,1952年;然後,搬上戲劇:《城堡》1953年,《美洲》1957年;尤其重要的是四部闡述性的大部頭請注意標題!《弗朗茲·卡夫卡傳記》1937年,《弗朗茲·卡夫卡的信仰與教導》1946年,《邦朗茲·卡夫卡,指出道路的人》1951年,《弗朗茲·卡夫卡作品中的失望與拯救》1959年
通過所有這些文章,在《愛情的歡喜王國》中描繪的形象被確認和展開:卡夫卡首先是宗教思想者DERRELIAGIOBSEDENKER。的確,他「不曾給他的哲學和他的宗教世界觀做過任何系統說明,儘管如此,我們仍舊能夠從他的作品找出他的哲學,尤其從他的那些格言,當然也包括他的詩,他的書信,他的日記,還有他的生活方式特別是他依靠她的方式。」
再往後:「如果不能區分卡夫卡作品中的兩大傾向:一、他的格言,二、他的敘述文小說,短篇小說,我們就不能理解他的真正重要意義。」

「在他的格言中,卡夫卡表達他的積極的話DASPOSIATIVEWORT,他的信仰,他要改變每個人的個人生活的嚴肅呼喚。」
在他的小說和短篇小說裡,「他描寫對於不想聽話DASWORT的和不願意走正路的人的可怕的懲罰。」
請記住等級的區分:上,卡夫卡的作為楷模的生活;中,格言,也就是說他的日記中所有說教式的、「哲學味」的段落;
下,敘述性作品。
布洛德是個精力非凡的優秀知識分子,一個寬宏的準備為他人而戰斗的人;他對卡夫卡的情感熱烈而無私。不幸只在於他的藝術方向:一個注重思想的人,他並不知道什麼是對形式的激情;他的小說共寫了二十幾本平常得讓人難過;尤其是:他對現代藝術一竅不通。
為什麼儘管如此卡夫卡仍這樣喜愛他?也許您會不再喜歡您最好的朋友因為他有寫糟詩的癖好?
可是寫糟詩的人一旦着手出版他的詩人朋友的作品便有危險了。請想象一下畢卡索的最有影響的評論家不是畫家而且連印象派也不能理解。他會對畢卡索的畫說些什麼?大概和布洛德對卡夫卡的小說所講的一樣:「他們為我們描寫用於對付那些不走正路的人的可怕的懲罰。」

麥克斯·布洛德創造卡夫卡的形象和他的作品的形象,同時也創造了卡夫卡學。即使卡夫卡學者們很想和他們的父親保持距離,他們卻從未走出後者給他們划出的地域。卡夫卡學的文章數量上了天文數字,卡夫卡學以無數的變調發展着始終相同的報告,相同的思辨,這種思辨日益獨立於作品本身,但是它只靠自己來滋養自己。通過無數的序,跋,筆記,傳記和專題論文,學院報告和論文,卡夫卡學生產和維持着它的卡夫卡形象,以至于公眾在卡夫卡名下所認識的那個作家不再是卡夫卡而是卡夫卡學化的卡夫卡。時尚書屋
一切關於卡夫卡的,並不一定是卡夫卡學。如何給卡夫卡學下定義?用一種同語反覆:卡夫卡學是為了把卡夫卡加以卡夫卡學化的論說。用卡夫卡學化的卡夫卡代替卡夫卡:
一、和布洛德一樣,卡夫卡學不是在文學史歐洲小說史的大背景下而是几乎僅僅在傳記性的微觀背景下研究卡夫卡的書。在他們的專題論文中,布瓦岱弗勒BOISDEFFRE和阿爾貝來斯ALB′EREES自稱在普魯斯特門下,拒絶以傳記的方式來解釋藝術。但他們只是想說,卡夫卡要求一種例外,其作品與他個人不可分開,不管他們是叫約瑟夫·K,勒翰ROHAN,撒姆薩SAMSA,土地測量員,本·德晨BENDEMANN,歌手約瑟芬JOS′EPHINE,禁食者,或空中雜技演員,其作品中的主人公不是別人,而只不過是卡夫卡自己。傳記是理解作品意義的關鍵:作品唯一的意義在於它是理解傳記的關鍵。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