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被背叛的遺囑 第 11 頁


二、和布洛德一樣,在卡夫卡學者筆下,卡夫卡傳記成為了聖徒傳記;羅曼·卡爾斯特ROMANKARST在1963年利伯萊斯LIBLICE學術討論會的報告最後所用的誇張令人難忘:「弗朗茲·
作者:這是不確切的!作者:我沒有寫回憶錄,加爾達是一個 / 頁數:(11 / 70)

二、和布洛德一樣,在卡夫卡學者筆下,卡夫卡傳記成為了聖徒傳記;羅曼·卡爾斯特ROMANKARST在1963年利伯萊斯LIBLICE學術討論會的報告最後所用的誇張令人難忘:「弗朗茲·卡夫卡曾為我們而生,而受苦」。聖徒傳記多種多樣:宗教的;世俗的卡夫卡;他的孤獨的犧牲者;極左分子:卡夫卡「經常」出入無政府主義分子的會議,而且對「1917年的革命非常關注」按照一個有謊語癖的人的說法,此語常被引用,但從未被核實。每個教堂都有自己的偽聖經:居斯塔夫·傑努什有他的《談話錄》。每個聖人都有自己的供祭法:卡夫卡的意願是讓人毀掉他的作品。時尚書屋

三、和布洛德一樣,卡夫卡學將卡夫卡—步步逐出美學領域:或將他作為「宗教思想者」,或者,在左翼那裡,將他作為藝術的反對派,「他的理想中的圖書館中包括幾本工程或機器方面的和法學家如何作陳述的書籍」[德魯茲DELEUZE與加塔利GUATTARI的書]。卡夫卡學不倦地研究卡夫卡與祁克果KIERKEGAARI,和尼采,和神學家的關係,對小說家和詩人視若無睹。甚至加繆CA-MUS在他的文論中,也沒有把卡夫卡作為一個小說家來談論,而是作為哲學家。人們以同樣的方式對待他的私人文稿和他的小說,而且明顯地更喜歡前者。時尚書屋
我隨便舉加羅蒂GAARAUDY關於卡夫卡的文論,那時他還是馬克思主義者:他54次提到卡夫卡的書信,45次卡夫卡日記,35次傑努什寫的《談話錄》,20次短篇小說;5次《審判》,4次《城堡》,沒有一次《美洲》。
四、和布洛德一樣,卡夫卡學無視現代藝術的存在;好像卡夫卡不屬於那一代的偉大創新者:斯特拉文斯基STRAVINSKY、韋伯恩WEBERN、巴托克BARTOK、阿波利奈爾APPOLLINAIRE、穆齊爾、喬伊斯、畢卡索、布拉克BRAQUE,所有這些人都生於1880至1883年間。五十年代,當有人提出卡夫卡與貝克特BECKAETT的親緣關係的見解時,布洛德馬上反對:聖—加爾達與這等墮落毫無關係!
五、卡夫卡學不是一種文學批評它不研究作品的價值:作品所揭示的迄今不為人知的關於人的存在的種種面貌,致使藝術的演進改變方向的美學方面的創新,等等;卡夫卡學是一種詮釋。這樣一種學問,它只會在卡夫卡的小說中看到隱喻,而無其他。隱喻是宗教性的:[布洛德:城堡=上帝的聖寵;土地測量員=尋找天意的新帕希法爾PARSIFAL;等等,等等]它們是精神分析式的,存在主義化的,馬克思主義的土地測量員=革命的象徵,因為他着手對土地進行新的分配;它們是政治的[奧爾遜·威爾斯ORSONWELLES的《審判》];卡夫卡學在卡夫卡的小說裡,並不去尋找由一個巨型的想象所改變的真實世界;它在破譯宗教的啟示,解開哲學的隱語。時尚書屋

「加爾達是我們時代的一位聖者,一位真正的聖者」。但是一位聖者可以去逛窯子嗎?布洛德在出版卡夫卡日記時作了一些審查;他不僅取消了暗示妓女的地方,而且包括所有與性有關的部分。卡夫卡學始終對作家的性能力有懷疑,熱衷于對他的性無能作滔滔議論。因此,長期以來卡夫卡就成為那些神經官能症者、精神沮喪者、厭食者、體弱者的聖主,那些畸形人、可笑的矯揉造作者、歇斯底里者的聖主在奧爾遜·威爾斯那裡,K歇斯底里的嚎叫,而卡夫卡的小說其實是全部文學史上最少歇斯底里的作品時尚書屋
傳記作者並不瞭解自己妻子的隱秘的性生活,但他們相信瞭解司湯達STENDHAL或福克納的這種生活。關於卡夫卡的這一生活,我只敢這樣說:他的時代的色情生活不是太自在與我們的時代不大一樣:那時的年輕姑娘結婚前不做愛,對於一個獨身男人,就只有兩個可能:找好家庭出身的已婚女人或下等階級的容易的女人:女商販、保姆,當然還有妓女。
布洛德的小說的想象來自于第1種源泉;從那裡產生激奮的、浪漫的色情戴綠帽、悲劇、自殺、病態的妒嫉和無性的色情:「女人們誤以為一個重感情的男人只着重肉體的佔有。這樣的佔有只是一種象徵,它遠遠不能等同於情感的重要,情感使肉體改變了面貌。男人的全部愛情旨在贏得女人的仁慈從真正的詞義上講和善意。」《愛情的歡喜王國》
卡夫卡小說的色情想象,恰恰相反,几乎僅僅從另一源泉汲取素養:「我從窯子前走過如同從親愛的人家門前走過」日記,1910年,被布洛德刪去的一句話
十九世紀的小說,儘管懂得權威性地分析所有的愛情戰略,卻任性與性行為被遮蓋。我們世紀的最初幾十年,性從浪漫激情的霧裡走出。卡夫卡是最早在自己的小說裡發現性的人之一還有喬伊斯,肯定是。他不是把性當作為放蕩者圈中人十八世紀的作法所設的遊戲場地,而是作為每個個人的平常和基本的生活現實。時尚書屋
卡夫卡揭開了性與存在相關連的諸面貌:性與愛情相對立;愛情作為性的條件,性要求的奇特性;性的模棱兩可:它使人亢奮,同時又使人反感的方面;它的可怕的無意義,儘管絲毫不減其異常威力。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