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霧都孤兒 第 4 頁


儘管這一邀請配有一個足以讓任何一名教區幹事心軟下來的屈膝禮,可這位幹事絲毫不為所動。 「麥恩太太,你認為這樣做合乎禮節,或者說很得體吧?」邦布爾先生緊握手杖,問道,「教區公務人
作者:待考 / 頁數:(4 / 151)

儘管這一邀請配有一個足以讓任何一名教區幹事心軟下來的屈膝禮,可這位幹事絲毫不為所動。

「麥恩太太,你認為這樣做合乎禮節,或者說很得體吧?」邦布爾先生緊握手杖,問道,「教區公務人員為區裡收養的孤兒的教區公務上這兒來,你倒讓他們在花園門口老等着?你難道不知道,麥恩太太,你還是一位貧民救濟處的代理人,而且是領薪水的嗎?」
「說真的,邦布爾先生,我只不過是在給小乖乖說,是你來了,他們當中有一兩個還真喜歡你呢。」麥恩太太畢恭畢敬地回答。
邦布爾先生一向認為自己口才不錯,身價也很高,這功夫他不但展示了口才,又確立了自己的身價,態度也就開始有所鬆動。
「好了,好了,麥恩太太,」他口氣和緩了一些,「就算是像你說的那樣吧,可能是這樣。領我進屋去吧,麥恩太太,無事不登三寶殿,我有話要說。」
麥恩太太把幹事領進一間磚砌地面的小客廳,請他坐下來,又自作主張把他的三角帽和手杖放在他面前的一張桌子上。邦布爾先生抹掉額頭上因趕路沁出的汗水,得意地看了一眼三角帽,微笑起來。一點不錯,他微微一笑。當差的畢竟也是人,邦布爾先生笑了。時尚書屋
「我說,你該不會生氣吧?瞧,走了老遠的路,你是知道的,要不我也不會多事。」麥恩太太的口氣甜得令人無法招架。「哦,你要不要喝一小口,邦布爾先生?」
「一滴也不喝,一滴也不喝。」邦布爾先生連連擺動右手,一副很有分寸但又不失平和的派頭。
「我尋思你還是喝一口,」麥恩太太留心到了對方回絶時的口氣以及隨之而來的動作,便說道,「只喝一小口,摻一點點冷水,放塊糖。」
邦布爾咳嗽了一聲。
「好,喝一小口。」麥恩太太乖巧地說。
「什麼酒?」幹事問。
「喲,不就是我在家裡總得備上一點的那種東西,趕上這幫有福氣的娃娃身體不舒服的時候,就兌一點達菲糖漿,給他們喝下去,邦布爾先生。」麥恩太太一邊說,一邊打開角櫥,取出一瓶酒和一隻杯子。「杜松子酒,我不騙你,邦先生,這是杜松子酒。」

「你也給孩子們服達菲糖漿,麥恩太太?」調酒的程序很是有趣,邦布爾先生的眼光緊追不捨,一邊問道。
「上天保佑,是啊,不管怎麼貴,」監護人回答,「我不忍心看著他們在我眼皮底下遭罪,先生,你是知道的。」
「是啊,」邦布爾先生表示贊同,「你不忍心。麥恩太太,你是個有同情心的女人。」這當兒她放下了杯子。「我會儘快找個機會和理事會提到這事,麥恩太太。」
他把酒杯挪到面前。「你給人感覺就像一位母親,麥恩太太。」他把摻水杜松子酒調勻。「我——我十分樂意為你的健康乾杯,麥恩太太。」
他一口就喝下去半杯。
「現在談正事,」幹事說著,掏出一個皮夾子。「那個連洗禮都沒有做完的孩子,奧立弗·退斯特,今天滿九歲了。」
「老天保佑他。」麥恩太太插了一句嘴,一邊用圍裙角抹了抹左眼。
「儘管明擺着懸賞十英鎊,後來又增加到二十鎊,儘管本教區方面已經盡了最大努力,應該說,最最超乎尋常的努力,」邦布爾說道,「我們還是沒法弄清楚他父親是誰,也不知道他母親的住址、姓名、或者說有關的情——形。」
麥恩太太驚奇地揚起雙手,沉思了半晌,說道,「那,他到底是怎麼取上名字的?」
幹事正了正臉色,洋洋得意地說,「我給取的。」
「你,邦布爾先生。」
「是我,麥恩太太。我們照着ABC的順序給這些寶貝取名字,上一個是S——斯瓦布爾,我給取的。這一個是T——我就叫他退斯特,下邊來的一個就該叫恩文了,再下一個是維爾金斯。我已經把名字取到末尾幾個字母了,等我們到了Z的時候,就又重頭開始。」

「乖乖,你可真算得上是位大文豪呢,先生。」麥思太太說。
「得了,得了,」幹事顯然讓這一番恭維吹捧得心花怒放,「興許算得上,興許算得上吧,麥恩太太。」他把摻水杜松子酒一飲而盡,補充說,「奧立弗獃在這裡嫌大了一些,理事會決定讓他遷回濟貧院,我親自過來一趟就是要帶他走,你叫他這就來見我。」
「我馬上把他叫來。」麥恩太太說著,特意離開了客廳。這時候,奧立弗臉上手上包着的一層污泥已經擦掉,洗一次也就只能擦掉這麼多,由這位好心的女保護人領着走進房間。
「給這位先生鞠個躬,奧立弗。」麥恩太太說。
奧立弗鞠了一躬,這一番禮儀半是對著坐在椅子上的教區幹事,半是對著桌上的三角帽。
「奧立弗,你願意跟我一塊兒走嗎?」邦布爾先生的聲音很威嚴。
奧立弗剛要說他巴不得跟誰一走了事,眼睛一抬,正好看見麥恩太太拐到邦布爾先生椅子後邊,正氣勢洶洶地衝着自己揮動拳頭,他立刻領會了這一暗示,這副拳頭在他身上加蓋印記的次數太多了,不可能不在他的記憶中留下深刻的印象。
「她也跟我一起去嗎?」可憐的奧立弗問。
「不,她走不開,」邦布爾先生回答,「不過她有時會來看看你。」
對這個孩子說來,這完全算不上一大安慰,儘管他還很小,卻已經能夠特意裝出非常捨不得離開的表情。要這個孩子擠出幾滴淚水也根本不是什麼太難的事情。只要想哭,挨餓以及新近遭受的虐待也很有幫助。奧立弗哭得的確相當自然。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