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霧都孤兒 第 7 頁


仇視「本制度」的人不要以為,奧立弗在單獨禁閉的這段時間享受不到運動的好處,社交的樂趣,甚至宗教安慰的裨益。就運動而言,這時候正值數九寒天,他獲准每天早晨到石板院子裡的卿簡下邊去沐浴
作者:待考 / 頁數:(7 / 151)

仇視「本制度」的人不要以為,奧立弗在單獨禁閉的這段時間享受不到運動的好處,社交的樂趣,甚至宗教安慰的裨益。就運動而言,這時候正值數九寒天,他獲准每天早晨到石板院子裡的卿簡下邊去沐浴一番,邦布爾先生在場照看,為避免奧立弗着涼,總是十分慇勤地拿籐條抽他,給他一種全身火辣辣的感覺。談到社交方面,他間天一次被帶進孩子們吃飯的大廳,當眾鞭笞,以儆傚尤。每天傍晚,禱告時間一到,他就被一腳踢進那間黑屋子,獲准在那兒聽一聽孩子們的集體祈禱,藉以安慰自己的心靈,可見他遠遠談不上被剝奪了宗教慰藉的益處。時尚書屋

理事會特意在禱告中加了一條,呼籲孩子們祈求上帝保佑,讓他們成為高尚、善良、知足、聽話的人,切不可犯下奧立弗·退斯特所犯的那些個罪孽和劣行,這一番祈禱明確宣佈他處于惡勢力的特別庇護之下,純係魔鬼親自開辦的工廠製造出的一件產品。
奧立弗就是處于這麼一種吉星高照、備受關懷的境地。一天早晨,煙囪清掃伕甘菲爾先生走到這邊大街上來了,他心裡一直在盤算如何支付欠下的若于房租,房東已經變得相當不耐煩了。甘菲爾先生的算盤敲得再精,也湊不齊所需要的整整五鎊這個數目。這一道算術難題真是逼得他走投無路,他手裡拿着一根短棍,輪番地敲敲自己的腦門,又抽一下他的驢,經過濟貧院時,他的眼睛攫住了門上的告示。時尚書屋
「嗚——唔。」甘菲爾先生衝著驢子發話了。
驢子這會兒完全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樣,它可能正在尋思,把小車上的兩袋煙灰卸下來以後,是不是可以撈到一兩棵白菜幫子作為犒賞,因此,它沒有聽見這道命令,依然磨磨蹭蹭地往前走。
甘菲爾先生咆哮起來,衝著它的腦袋就是一通臭罵,重點針對它的眼睛。他趕上前去,照着驢腦袋就是一下,幸虧是頭驢,換上其他畜生肯定已經腦袋開花了。接着,甘菲爾先生抓住寵頭狠命一擰,客客氣氣地提醒它不要自作主張,這才讓它掉過頭來。甘菲爾先生隨後又在驢頭上來了一下,要它老老實實獃着,等他回來再說。時尚書屋
甘菲爾先生把這一切搞定了,便走到大門口,讀起那份招貼來了。
白背心紳士倒背着雙手站在門邊,他剛剛在會議室裡抒發了一番意味深長的感想。他先已目睹了甘菲爾先生與驢子之間發生的這一場小小的糾紛,又見那傢伙走上前來看告示,不禁,冶然自得地微笑起來,他一眼就看出甘菲爾先生正是奧立弗所需要的那一類主人。甘菲爾先生將這份檔案細細看了一遍,也在微笑:五英鎊,不多不少,正中下懷。至于隨這筆錢搭配的那個孩子,甘菲爾先生知道濟貧院的伙食標準,料定他將是一件合適的小行頭;正好用來清掃煙囪。時尚書屋
為此,他又將告示從頭到尾,逐字看了一遍。然後,他碰了碰自己的皮帽,算是行禮,與白背心紳士攀談起來。
「先生,這地方是不是有個小孩,教區想叫他學一門手藝?」甘菲爾先生說。

「是啊,朋友,」白背心紳士面帶俯就的微笑,說道,「你覺得他怎麼樣?」
「假若教區樂意他學一門輕巧手藝的話,掃煙囪倒是一個滿受人尊敬的行當,」甘菲爾說,「我正好缺個徒弟,我想要他。」
「進來吧。」白背心紳士說。甘菲爾在後邊耽擱了一下,他照着驢頭又是一巴掌,外帶著又使勁拽了一下繮繩,告誡它不得擅自走開,這才跟着白背心紳士進去,奧立弗第1次見到這位預言家就是在這間會議室裡。
聽甘菲爾重說了一下他的心願之後,利姆金斯先生說道:「這是一種臟活啊。」
「以前就有小孩子悶死在煙囪裡的。」另一位紳士說道。
「那是要叫他們下來,可還沒點火,就把稻草弄濕了,」甘菲爾說道,「那就盡冒煙不起火。要催小孩子下來,五花八門的煙根本不頂事,只會把他熏睡過去,他正巴不得呢。小鬼頭,犟得要死,懶得要死,先生們,再沒有比一團紅火更靈的了,他們一溜小跑就下來了。先生們,這太厚道了,就是說,萬一他們粘在煙囪上了,烘烘腳板,他們趕緊就得下來。」

白背心紳士似乎叫這一番辯解逗得樂不可支,然而,他的滿心歡喜立即讓利姆金斯先生的一道眼風給打住了。理事們湊到一塊兒,磋商了片刻,嗓門壓得很低,旁人單單聽到幾句,「節省開支,」「賬面上看得過去,」「公佈一份鉛印的報告。」一點不假,這幾句話之所以能聽出來,也是由於重複了好多遍和特彆強調的緣故。
密談總算停了下來,理事們回到各自的座位,又變得莊重起來,利姆金斯先生說道:「我們考慮了你的申請,我們不予採納。」
「絶對不行。」白背心紳士說。
「堅決不同意。」其他的理事接上來說。
有人說已經有三四個學徒被甘菲爾先生的老拳腳尖送了命,一段時間以來他就背上了這麼個小小的惡名。他心想,理事會真說不清是怎麼回事,他們可能認為這件題外的事會影響正在進行的交易。果真如此的話,這和他們辦事的一貫作風差得也太遠了。儘管如此,他倒也並不特別希望重提那些流言蜚語,只是雙手將帽子扭過去倒過來,從會議桌前緩緩往後退去。時尚書屋
「那,你們是不想把他交給我嘍,先生們?」甘菲爾先生在門邊停了下來,問道。
「是的,」利姆金斯先生回答,「最低限度,鑒於這是一種臟活,我們認為必須降低補貼標準。」
甘菲爾先生的臉色豁然開朗,他一個箭步回到桌前,說道: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