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鋼鐵是怎樣煉成的 第 104 頁


弄得大家都不得安生。氣頭上給老婆一個耳刮子,這是常有的事,老婆不揍哪行啊!早先,她們只好揉揉臉,不敢吭聲。現在你還沒碰她一下,早吵翻了天。說是要上人民法院去告你,年輕一點的
作者:尼.奧斯特洛夫斯基 / 頁數:(104 / 142)

弄得大家都不得安生。氣頭上給老婆一個耳刮子,這是常有的事,老婆不揍哪行啊!早

先,她們只好揉揉臉,不敢吭聲。現在你還沒碰她一下,早吵翻了天。說是要上人民法
院去告你,年輕一點的,還會跟你閙離婚,給你背法律條文。就拿我那口子甘卡來說吧,
她本來是個不愛吱聲的女人,現在也當上代表了。大概是管老娘們的頭頭吧。時尚書屋
全村都來找她。開頭,我真想拿馬繮繩抽她一頓,後來一想,我才不管她呢。讓她
們見鬼去吧!讓她們瞎吵吵去吧!要說管家務什麼的,我那口子倒是個好樣的。”
趕車的搔了搔從麻布襯衫領口露出來的毛茸茸的胸脯,又習慣地在轅馬的肚子上抽
了一鞭子。車上坐的是拉茲瓦利欣和莉達。他們到波杜布齊去,各有各的事:莉達要開
婦女代表會,拉茲瓦利欣是去安排團支部的工作。時尚書屋
「怎麼,難道您不喜歡共青團員嗎?」莉達開玩笑地問那個趕車的。時尚書屋
趕車的摸摸鬍子,不慌不忙地回答:“不,哪兒的話呢……年輕的時候可以玩玩,
演個戲呀什麼的。滑稽戲,要是演得真好,我自己就很喜歡看。我們起先以為孩子們準
是胡閙,可是正好相反。聽人說,像喝酒、耍流氓這些事他們都管得挺嚴。他們多半是
學習。就是老反對上帝,想把教堂改成俱樂部。這可辦不到,老年人為了這個都斜着眼
睛看這些團員,對他們挺不滿意。別的還有啥呢?有一件事他們辦得不怎麼樣:光要那
些啥也沒有的窮棒子,要那些當長工的,再不就是一點家業也沒有的人。有錢人家的孩
子一個也不要。”
馬車下了山坡,到了學校跟前。時尚書屋
看門的女工把兩個客人安頓在她屋裡,自己到乾草棚裡去睡了。莉達和拉茲瓦利欣
開會開晚了,剛剛回來。屋子裡黑糊糊的。莉達脫下皮鞋,爬到床上,立刻睡着了。但
是拉茲瓦利欣的手粗魯而又不懷好意地觸到她身上,把她驚醒了。時尚書屋
「你想幹什麼?」

「小點聲,莉達,你喊什麼?你明白,我一個人就這麼躺着怪悶的,真受不了!你難道就想不出比打呼嚕更好玩的事嗎?」
「把手拿開,馬上給我滾下床去!」莉達推了他一下。她本來就十分厭惡拉茲瓦利
欣那猥褻的笑臉。現在她真想痛罵他一頓,挖苦他一頓,但是她很困,就又閉上了眼睛。時尚書屋
“你拿什麼架子?你以為這樣才合乎知識分子的身份嗎?時尚書屋
你該不會是貴族女子學校畢業的吧?你以為這麼一來,我真的就信你的了?別裝傻
了。要是你真懂事,就該先滿足我的要求,然後你要睡多久都隨便。”
他認為用不着再多費口舌,從長凳上起來,又坐到了莉達床沿上,自說自話地伸手
就去扳她的肩膀。時尚書屋
「滾蛋!」她立刻又驚醒了。「老實跟你說,這件事我明天非告訴柯察金不可。」
拉茲瓦利欣抓住她的胳膊,惱怒地低聲說:「我才不在乎你那個柯察金呢。你別固執了,反正你得依我的。」
他們之間發生了短促的搏鬥,靜靜的屋子裡發出了清脆的耳光聲——一下,又一
下……拉茲瓦利欣向旁邊一閃,莉達摸黑衝到門邊,推開門跑了出去。她站在月光下,
簡直氣瘋了。時尚書屋
「進屋來,傻瓜!」拉茲瓦利欣恨恨地喊了一聲。時尚書屋
他只好把自己用的鋪蓋搬到屋檐下面,在外面過夜。莉達關上門,上了閂,蜷縮成
一團,躺在床上。時尚書屋
早晨,在回鎮的路上,拉茲瓦利欣坐在趕車的老頭旁邊,一支接一支地抽菸,心裡
直嘀咕:“看來,這個碰不得的女人十有八九會去告訴柯察金。真是個酸溜溜的洋娃娃!
長得倒挺漂亮,可就是一點人情都不懂。我得跟她來軟的,不然,準會倒霉。柯察金本
來就瞧不起我。”
拉茲瓦利欣湊到莉達跟前坐下,裝出一副難為情的樣子,眼神甚至有點憂鬱。他編
了一套不能自圓其說的理由為自己辯解,表示他已經悔悟了。時尚書屋
拉茲瓦利欣終於達到了目的:快進鎮的時候,莉達答應不把昨天夜裡的事告訴任何
人。時尚書屋
共青團的支部一個接一個地在邊境各村建立起來。團區委的幹部為共產主義運動的
這些幼芽付出了很多心血。保爾和莉達整天在這些村子裡活動。時尚書屋
拉茲瓦利欣不願意下鄉。他跟那些農村小伙子合不來,得不到他們的信任,常常把
事情搞糟。莉達和保爾平易近人,很自然地就和那些青年打成了一片。莉達把姑娘們團
結在自己周圍,交了好多知心朋友,並且同她們保持着聯繫,不露聲色地培養她們對共
青團生活和工作的興趣。全區的青年都認識保爾。第2軍訓營負責對一千六百名即將應
徵入伍的青年進行軍事訓練。在各村的晚會上,在大街上,手風琴對宣傳工作的開展起
到了前所未有的作用。手風琴使保爾同青年們成了「一家人」。手風琴奏起快速的進行
曲,熱烈而動人;奏起憂鬱的烏克蘭民歌,親切而溫柔。許多烏克蘭農村青年就是在這
迷人的琴聲引導下,走上了共青團的道路。大家傾聽著保爾的演奏,也傾聽著這位工人
出身的政委兼共青團書記的講話。琴聲和年輕政委的話語在他們的心中和諧地融合在一
起。村子裡開始聽到新的歌曲了,各家除了禱告用的讚美詩集和圓夢的書籍以外,又出
現了別的書。時尚書屋
走私者的處境越來越困難了。他們要提防的已經不只是邊防人員,因為蘇維埃政權
現在有了許多年輕的朋友和熱心的助手。邊境各村團支部的同志由於一心想親手捉住敵
人,有時甚至把事情做過了頭。碰到這種情況,保爾就不得不出面援救他們。有一次,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