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冰島漁夫 第 2 頁


他到過無數的國家,見識過各種類型的生活方式,接觸到不同膚色、不同面貌、不同信仰的人種,在這一切變化多端的形態之下,他感到一切都是相對的、短暫的,只有死亡才是絶對的,一切都將被永恆的
作者:待考 / 頁數:(2 / 53)

他到過無數的國家,見識過各種類型的生活方式,接觸到不同膚色、不同面貌、不同信仰的人種,在這一切變化多端的形態之下,他感到一切都是相對的、短暫的,只有死亡才是絶對的,一切都將被永恆的死亡所吞沒。几乎在他所有的作品中,都重複着這同樣的感受:時間的流逝、人世的短暫和感情的無常。是否正因為如此,他才經常以一種玩世不恭的態度及時行樂?是否也正因為如此,他才勤於筆耕,以儘可能留住這不斷流逝的人生,儘可能地保存一部分自我?

皮埃爾·洛蒂一生都在造訪未知的國度,一生都在獵奇尋寶,然而他的情感卻永遠在追憶往昔,永遠在眷戀最古老、最原始的事物。這種怪僻使他總是試圖留住逝去的一切,而厭惡資產階級的現代文明。據說他直到去世,家中都不曾安裝電燈和現代化的浴室。他所喜愛的,是未開化民族那種粗擴的鄉野生活,那種純真、平靜的幸福。時尚書屋
他讚賞布列塔尼的漁民、巴斯克的走私販、塔希提島上天真無邪的少女。最後他果然愛上一個巴斯克姑娘,並死在巴斯克地區的一個小鎮上。
一八八六年出版的,被公認為洛蒂的巔峰之作,正是這部作品,為他贏得了持久不衰的世界聲譽。
這部小說的題材,取自法國布列塔尼北部地區的漁民生活。一八七七年至一八七八年間,洛蒂和一個高大強壯、身手矯健的水兵皮埃爾·勒柯爾結下了親密的友誼,這個來自布列塔尼的漁民出身的水手,後來成為小說《我的兄弟伊弗》中的主人公和中揚恩的原型。正是在他身上,洛蒂認識了世世代代靠漁業為生的「冰島人」。這個勤勞勇敢的航海民族,每年要在冰島海面度過漫長的春季和夏季,直到秋天才返回家園。時尚書屋
這項艱苦而危險的職業,不知葬送了多少生命。八十年間,一百多條漁船和兩千多名壯漢就這樣在海面上消失了。對這場人與海的無止無休的較量,洛蒂作為一個海員,自然有深刻的體驗和感受,於是由此產生了一部前無古人的海的詩篇。

海是這部小說真正的主人公,是一個豐滿完整的藝術形象。作者集中了自己全部海上生活的感受,施展了自己全部的藝術才華,來刻畫它的形象。
他寫海,那可不是一般人在海濱休假時看見的在陽光下藍得可愛的海,而是性格複雜、喜怒無常,蘊藏着無限的力量和神秘莫測的意願的海。這海像人一樣有生命、有感情、會嫉妒、會發怒,它有時溫柔嫻靜,有時凶惡狂暴,有時嚴峻陰鬱,有時清澄明朗……那霧氣瀰漫的北方的灰色的海,在一片白色的寧靜中彷彿已經僵死,頃刻間又會狂濤大作、巨浪翻滾的海……還有那碧藍的南方的海、泛着紅色波紋的紅海……
他寫海上的太陽,種種不同狀貌的太陽:冰島夜半時分蒼白而陰冷的太陽,赤道線上光華燦爛的血紅的太陽,多雨的布列塔尼地區所罕見的光線柔和的太陽……
他寫海上的雲霧,那以各種不同形態運動着的,蘊含著不同意義的雲和霧……
還有那海上的風,或似低聲呻吟,或如野獸般嗥叫的風……還有那奇異壯觀的海市蜃樓,種種變幻無窮的海上奇景……海上一切光怪陸離的自然現象,一切可能遭遇的意外事故,都在他筆下以一種單純、樸素的方式,娓娓動聽地描述出來。
在這部小說裡,海作為自然力的代表,始終凌駕在人類之上,主宰着人類的命運。對於貧瘠荒涼的布列塔尼沿海地帶的漁民,海是他們賴以生存的唯一條件,又是吞噬他們生命的無情深淵。在這個地區,從來沒有談情說愛的春天和歡樂活躍的夏天,整個春季和夏季都在焦慮中度過,直到秋季來臨,漁船從冰島返航。然而在冬日的歡聚中,連快樂也是沉重不安的,始終籠罩着一片死亡的陰影。時尚書屋
被海吞噬了全部子孫的莫昂一家,最後只剩下一個孤苦伶仃的老祖母,在七十餘歲的高齡還不得不靠自己的雙手謀生。命運是這樣無情,以致沒有必要再怨天尤人,人們默默地接受自己的命運,默默地承受一切痛苦;當老奶奶接到最後一個孫兒的死訊時,作者不是首先寫她的悲哀、她的眼淚,而是她的麻木:一時間她似乎什麼也沒明白過來,她已失去了那麼多親人,她甚至把這次死訊和以前的許多次混淆了……
全書着墨最多的人物歌特,作者似乎有意要通過她的遭遇,把受命運播弄的人類的不幸在更深的意義上揭示出來。這個純潔而忠誠的少女,經過那麼長時間曲折而痛苦的期待,絶望得几乎要死去,終於雲開霧散,揚恩承認愛她了,而且愛得那麼深、那麼誠摯。布列塔尼的春天似乎為了他倆提前到來,路旁的荊棘竟然異乎尋常地在漁船啟航前開出了白色的小花。然而在她的一生中,也就只享受了這唯一的一個愛情的春日,她和她的揚恩也總共只做了六天幸福的夫妻,然後揚恩出發了。時尚書屋
她在焦慮而甜蜜的期待中度過了春天和夏天,好不容易才盼來了那喧閙、快活的秋天,去冰島的漁船一隻一隻地返航了,只是不見揚恩和他的萊奧波丁娜號。日子一天天過去,深秋將盡,冬季就要來臨,無論她怎樣用一切最微弱的希望鼓舞自己,無論她怎樣在絶望中掙扎,無論她以怎樣的耐心和毅力等待……揚恩畢竟沒有回來……在一個漆黑的夜裡,在一聲猛烈的巨響中,他和海舉行了婚禮……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