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印加寶藏 第 161 頁


「前提是你必須保證遠離那些祭潭。」皮特親熱地說。 羅傑斯笑了起來。「這沒問題。」 皮特俯視着香他的眼睛,那裡面依然閃爍着果斷和勇敢的光芒。「祝你萬事如意。」 香儂清楚,
作者:克萊夫·卡斯靳 / 頁數:(161 / 163)

「前提是你必須保證遠離那些祭潭。」皮特親熱地說。

羅傑斯笑了起來。「這沒問題。」
皮特俯視着香他的眼睛,那裡面依然閃爍着果斷和勇敢的光芒。「祝你萬事如意。」
香儂清楚,在她所見過的男人當中,皮特是惟一一個她既無法佔有又無法掌握的人。她心中湧動着一種說不清的情感。為了故意氣氣洛倫,她熱烈地吻着皮特,吻了很長的時間。
「再見了,大男孩。別忘了我。」
皮特點了點頭,只說了一句話:「想忘也忘不掉。」
香儂和邁爾斯坐著計程車動身前往聖地亞哥機場後不久,一架海洋局的直升機從東方飛來,降落在阿罕布拉號的甲板上。飛行員讓引擎空轉着,自己從貨艙口跳了下來,他四面環視了一下,看到了桑德克,便向他走了過來。
「早安,上將。是馬上就走,還是關掉引擎?」
「不要關引擎,」桑德克回答道,「海洋局的噴射客機現在情況怎樣?」
「正在尤馬海軍陸戰隊的機場待命,準備將您和其他人送回華盛頓。」
「很好,我們馬上登機。」桑德克轉向皮特,「這麼說,你是要請一陣子的病假樓?」
「我和洛倫打算去參加美國老式汽車俱樂部在亞利桑那州舉行的巡迴車展。」
「希望一個星期後能見到你。」上將轉向洛倫,在她面頰上親了一下。「你是個議員,別跟着他胡來。你要保證他能安全結實地回來,以便投入工作。」

洛倫微微一笑。「別擔心,上將。選民們也需要我鬥志昂揚地重返工作崗位。」
「那我呢?」喬迪諾說,「怎麼不給我放假療養?」
「你坐在輪椅上,一樣可以在辦公桌旁工作嘛。」隨後,桑德克臉上浮起一絲詭譎的微笑,「至于魯迪,他的情況不同。我打算送他到百慕達待上一個月。」
「你這個老傢伙。」格恩說,拚命地板著臉,不讓自己笑出來。
這一切其實只都是開開玩笑罷了。皮特和喬迪諾就像桑德克的兒子一樣,他們之間一向互敬互愛。上將確信,一旦他們恢復健康之後,馬上就會來到他的辦公室,催着他派他們去執行海洋工程計劃。

兩名碼頭工人把喬迪諾抬上了直升機。為了使他那上了石膏的腿得以伸展,他們拆掉了一個座位。
皮特靠在直升機門旁,捏弄着喬迪諾從石膏裡露出來的腳趾頭。「別再把這架直升機像其它幾架一樣輸掉了。」
「這有什麼了不起,」喬迪諾回嘴道,「我每買十加侖汽油,就能贏回這麼一個玩意兒來。」
格恩把手放到皮特的肩膀上。「感覺蠻好的,」他輕鬆地說,「咱們什麼時候再這麼玩上一回。」
皮特裝出一副受到驚嚇的樣子。「千萬不能再拿自己的命當賭注了。」
桑德克輕輕擁抱了一下皮特。「你好好休息,彆著急。」他的聲音很輕,在旋翼葉片的轉動聲中,別人根本聽不到他在說些什麼。「什麼時候回來都行。」

「我會儘快回去的。」
洛倫和皮特站在渡輪的甲板上揮着手,直到直升機在海灣上空轉彎,向東北方向飛去。他轉身面對著她。「這下只剩下我們兩個了。」
她挑逗地微微一笑。「我都快餓死了。咱們幹嘛不去墨西卡利找家好一點的墨西哥餐廳呢?」
「既然你提到了吃飯,我突然很想吃辣腸煎蛋。」
「我想得由我來開車了。」
皮特舉起手。「我還有一隻手臂是好的。」
洛倫根本不聽他的。皮特只得站在碼頭上引路,洛倫則穩穩地把長長的利箭車以及後面拖着的拖車從渡輪的汽車甲板上沿坡道開上了碼頭。
皮特無限依戀地看了這艘老式渡輪的活動橫樑最後一眼。他真希望自己能親手駕着這艘船穿越巴拿馬運河,沿波多馬克河一直開到華盛頓。但這是不可能的。他悲哀地嘆了口氣,站到乘客座位上。時尚書屋
這時,一輛汽車在他們旁邊停了下來,科蒂斯·斯塔吉從車裡走了出來。
他朝他們打了個招呼。「真高興能在你們走之前趕到。大衛·蓋斯基爾說,一定要把這樣東西拿給你們。」
他遞給皮特一個裹在印第安毛毯裡的東西。皮特無法用雙手接過來,只得用懇求的目光看著洛倫。於是洛倫接過毛毯,把它展開。
4張漆在棒形祈禱用具上的人臉靜靜地瞪着他們。「這是芒陀羅人的宗教偶像,」皮特輕聲說,「你們是在哪裡找到的?」
「我們是在約瑟夫·佐拉停放在瓜伊馬斯莊園裡的私人飛機裡找到的。」
「我猜這些偶像一定是佐拉用卑鄙手段弄到的。」
「根據一份與它們同時發現的收藏者資料,我們斷定它們是芒陀羅人遺失的宗教偶像。」斯塔吉解釋道。
「芒陀羅人一定會非常高興。」
斯塔吉看著皮特,臉上浮出一絲難以捉摸的微笑。「我想我們可以委託你把偶像送還給他們。」
皮特輕輕一笑,把頭往後面的拖車那邊一歪。「這些偶像不會比那裡面的黃金更值錢吧。」
斯塔吉擺出一副你騙不了我的神情。「真好笑,所有的黃金文物不是都已經登記入冊了嗎?」
「我保證會把這些偶像送到芒陀羅人的村子裡。」
「大衛·蓋斯基爾和我絶對信任你。」
「佐拉那夥人現在怎麼樣了?」皮特問。
「在監獄裡蹲着呢。起訴他們的罪名有盜竊、非法定私和謀殺。告訴你,法官拒絶了他們的保釋請示,因為他很清楚,這夥人一定會利用保釋的機會逃到國外去。聽到這消息,你一定很高興吧。」

「你們做得真好。」
「這麼多虧了你的幫忙,皮特先生。如果海關總局能對你有什麼幫助,當然,向國內走私非法物品除外,別忘了打個電話給我們。」
「我知道了,謝謝你。」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