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十二女色 第 5 頁


連那些熱心公益的教友都不敢叫她捐錢,怕她雖是受薪階級,心腸一熱,一捐捐一百萬。他們可受不起。一旦她反起悔來,法庭一定相信其他人在訛騙。連酒吧老遠見到她來都立刻找個黑社會來守着門口。她喝了會跳到桌面上跳艷舞
作者:黃碧雲 / 頁數:(5 / 0)

「第10一色」要麼愛,要麼殺。要麼所有,要麼一無所有。吃麼要勁辣,不然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要冰。房間空凋開到變雪房,下一刻去局桑拿。去哪裡工作都雷厲風行,一炒炒全
部,大換血,不然自己一天使辭上。買樓要住四十樓,或索性住地牢。時尚書屋
「 我就是這樣。我最不管人的了。」
金焦說。時尚書屋
「 何必這樣。」
她跟周見容吵架時她在窗前剪光廠自己的頭髮。周見容嚇得立
即要求公司調他到哈爾濱工作。時尚書屋
開車開到一百二十公里,吧吧吧的按着響號。「 吱」 的一聲便停下。金焦的同
事坐她的順風車坐得全部在嘔吐。時尚書屋
「 怕怕。」
連那些熱心公益的教友都不敢叫她捐錢,怕她雖是受薪階級,心腸
一熱,一捐捐一百萬。他們可受不起。一旦她反起悔來,法庭一定相信其他人在訛
騙。時尚書屋
連酒吧老遠見到她來都立刻找個黑社會來守着門口。她喝了會跳到桌面上跳艷
舞,大哭大笑,親吻每一個客人的腳。因為要找黑社會攔截她,酒吧無端要多交陀
地費,支出轉嫁到消費者身上,所以金焦一到,酒吧在兩個月內的酒一定漲價。時尚書屋
像金焦這樣的人,居然還結了婚。來喝喜酒的都語神色凝重的來祝福新郎哥:
「 你好自為之了。」
感情脆弱的還擁抱新郎哥,大有風蕭蕭兮易水寒之勢。金焦挺
着八個月身孕的大肚子,十分高興的宣佈「 雙喜臨門了,謝謝各位。」
人人都說,
這是個令人難忘的婚禮。時尚書屋
男子是個好男子。和金焦分手的時候,什麼都沒有說,也從不對人說為什麼,
沒有說金焦什麼話,只是他無法解釋他面上、背上、手上的傷痕。已經離開金焦很
久,還沒有消失,可能這疤痕,一世的了。時尚書屋
也沒跟金焦爭女兒的撫養權。女兒像得一點都不像金焦,不知像誰,名字叫玉
裂。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 都是為了你,都是為了你呀。」
金焦一直獨身,老跟五裂說。時尚書屋
一不高興,一個玻璃茶杯扔過去玉裂的頭上。時尚書屋
玉裂很乖的,才四歲已經自己洗澡,母親下班回來立即躲入衣櫃。時尚書屋
「 我行我素。我是我。」
金焦說。時尚書屋
是不是年紀開始大呢,金焦覺得自己沒什麼朋友。有性格的人通常沒有什麼朋
友。像我這樣獨特的人,注定要寂寞的,金焦想。時尚書屋
下班回來就只有對著玉裂和電視機。電視節目不好看,金焦將玉裂用濕水麻繩
縛起,弔在窗花上打。冬天的時候,脫光玉裂的衣裳,用濕毛巾包着她,開着風扇,
叫她坐著看電視。「 不錯吧,這節目。」
金焦陰陰笑。時尚書屋
「 我最寶貝的便是我女兒。」
金焦說。時尚書屋
那年玉裂才八歲。打開窗,跳了下去。金焦立在窗前,怔了怔。時尚書屋
「 她呀,她真像我。」

「 我年輕的時候,也是個烈性女子。」
金焦說。時尚書屋

第10二色·百劫紅顏

「第10二色」真年輕。真年輕。嘩,看不出來,這麼年輕。有這麼大的歲數了
麼,我還以為她還二十多。時尚書屋
紅顏也曾沾沾自喜。三十多了,她頭髮剪短短的,神情老是十分決絶。日常就
穿一條長裙,拖呀拖的,有時抽菸,有時抽雪茄,有時什麼都不,光喝開水。或許
因為這樣的緣故,人家老以為她還二十歲,人賭場要查她身份證,看三級片明明買
了票帶位員一樣用電筒照照照,要看她身份證,她氣起來誓不肯給,結果和帶位員
先口角後撕打,累得她三級片都沒得看,還上了差館。時尚書屋
年輕真是好,老給一群男子簇擁着:紅顏呀紅顏,你先吃,你先走,你要不要
這樣,你要不要那樣,我和你到米蘭去看歌劇吧,到威尼斯嘉年華跳舞,到羅馬吃
雪糕。紅顏呀紅顏,你有沒有空,紅顏呀紅顏,你到底喜歡不喜歡。時尚書屋
後來這群人都結了婚,黃昏匆匆回家裡逗弄小孩。以前都穿華沙齊,現在都改
佐丹奴,還天天都要是那一件。最可恨的是他們偏偏還生活得十分好似的,見着紅
顏,都笑眯眯:你什麼時候落葉歸根呢,問她。時尚書屋
又不是死,什麼落葉歸根。紅顏這年二十九歲。時尚書屋
還一樣,夜裡三時睡不着時她就打電話找人。哎,我家的菲傭呀,偷我的首飾
戴。今天我的高跟鞋掉了跟。要不要出來兜兜風。電話裡的人,比她年輕十歲。時尚書屋
比她年輕二十年的人都沒她這樣瘦,肌肉那麼結實,穿晚服都沒她這樣好看。時尚書屋
十年後紅顏活得年輕三十年,還是二十歲。她的聲音越來越輕,身體越來越軟,哎
呀,左靠左倚的,去米蘭看歌劇吧,到威尼斯的嘉年華跳舞,羅馬吃雪糕,你喜歡
梵高莫奈嗎?她喜歡粉紅玫瑰,喜歡朗夜星空,她一時感觸起來,感到人生的無常,
會流眼淚。紅顏永遠不老。頭髮一次又一次的染黑,臉皮拉了一次又一次,天天花
二小時做運動,沒有陽光她都戴着太陽鏡;無論怎樣,都快六十歲的人,皺紋怎樣
拉都拉不走。冬盡之日,天氣突然回暖,她想起她的父親。他把她放在膝上,她要
什麼,他都讓她說。她走到哪裡他的目光跟到哪裡,她叫他爬他就爬,叫他扮火車
頭他就扮火車頭。父親過世已經二十年。死前他中風,三年沒有離開過房間,房間
有一種腐肉的味道。如今老房子經已拆掉,前塵舊事,蕩然無存。她想到這些,舉
起手來,在陽光裡,手背上全是一回一回的皺紋。時尚書屋
撐了一輩子,她在這一刻,突然衰老。頭髮白掉,肌肉鬆弛;她的一生,全然
荒廢。時尚書屋
暖暖的,略帶惆悵,她想起當初,看來略有不同,然而原來人生在世,相同的
時候居多,能有多少新鮮事兒。時尚書屋
她垂下手來,好像揮手,好像又不是,不過睡着了,坐在椅上都可以睡着,畢
竟年輕令她實在人累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