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懺悔錄 盧梭 第 12 頁


真的,這裏邊無疑有點兒早熟的性的本能,因為同樣的責打,如果來自她哥哥,我就感不到絲毫快意。不過,按她哥哥的脾氣來說,我是不怕他替妹妹動手的。我所以約束自己,免受懲罰,唯一的原因是怕
作者:待考 / 頁數:(12 / 265)

真的,這裏邊無疑有點兒早熟的性的本能,因為同樣的責打,如果來自她哥哥,我就感不到絲毫快意。不過,按她哥哥的脾氣來說,我是不怕他替妹妹動手的。我所以約束自己,免受懲罰,唯一的原因是怕招朗拜爾西埃小姐生氣;這就是好感在我身上發揮的威力,甚至可以說,由肉感產生出來的好感所發揮的威力,而好感在我的心中總是支配着肉感的。時尚書屋

這個我不怕重犯卻又遠而避之的錯誤又發生了,但這不怨我,也就是說,我並不是有意要犯的,而且可以說,我是心安理得地利用了這個機會。不過,這第2次也是最後的一次,因為期拜爾西埃小姐說,她不再用這種辦法了,這種辦法使她太累了。她一定也從某種跡象中看出這種懲罰達不到自己的目的。在這以前,我們睡在她的房裡,冬天甚至有幾次還睡在她的床上。時尚書屋
過了兩天,她便把我們安置到另外一個房間裡去睡了。從此以後,我就有了她把我當大男孩子看待的榮譽,其實我並不需要這種榮譽。時尚書屋
誰能想到這種由一個三十歲的年輕女人的手給予一個八歲兒童身上的體罰,竟能恰恰違反自然常態而決定了我以後一生的趣味、慾望、癖好、乃至我這整個的人呢?在我的肉感被激起的同時,我的慾望也發生了變化,它使我只侷限于以往的感受,而不想再找其它事物。雖然我的血液裡几乎生來就燃燒着肉慾的烈火,但直到最冷靜、最遲熟的素質都發達起來的年齡,我始終是守身如玉地保持住純潔。有一段很長的時間,我不知為什麼經常用一雙貪婪的眼睛注視着漂亮的女人。我不時在回想她們,但僅只是為了讓她們象我幻想的那樣一個個活動起來,叫她們一個個都變成朗拜爾西埃小姐。時尚書屋

甚至在我到了結婚年齡以後,這種奇異的癖好,這種一貫頑強、並且快發展到墮落乃至瘋狂地步的癖好,也沒有使我喪失我的純潔的習尚,儘管它象是早該失去了。假如說真的有過質樸而純潔的教育的話,那末我所受過的教育就是這種教育。我的三位姑姑不但是賢德典範的女人,而且她們身上的那種莊重典雅也是當時一般女人所沒有的。我父親倒是個喜歡玩樂的人,但他的情趣是舊式的,在他所愛的女人們跟前,他也從沒講過使一個處女感到害羞的話;在任何別的地方,我也沒有見過象在我們家裡,尤其在我面前那樣,注意對孩子們應有的尊重。時尚書屋
我覺得朗拜爾西埃先生對這個問題也同樣注意:有一個十分和善的女仆,只因在我們面前說了一句稍微有些放肆的話,就被辭退了。在我成年以前,我對於兩性的結合根本沒有清晰的概念,就是這一點點模糊的概念也總是以一種醜惡而可厭的形象呈現在我的腦際,我對娼妓具有一種永難磨滅的痛恨。我每遇到一個淫棍,就不能不表示輕蔑,甚至感到恐怖,因為有一天,我到小薩果內克斯去,經過一條低窪的小路,我看兩旁有一些土洞,有人跟我說,那些傢伙就在裡面野合,從那以後我對浮亂行為就是這樣深惡痛絶。我想到這種人,腦子裡又經常回憶到我所見過的狗的交媾,一回憶就覺得噁心。時尚書屋
由教育而來的這種先入為主的觀念本身就能夠推遲那種易於燃起慾火的天生氣質最初的迸發,象我前面所說過的,我的肉慾初次露出的苗頭在我身上所引起的規避作用對此也有所幫助。儘管我被沸騰起來的血液所衝動,可是由於我的想象只限於我過去的感受,所以我只知道把我的慾望寄託在我所已知的這種快感上,從來也未想到人們曾說得使我憎惡的那種快樂上面;這種快樂和我那種快感非常相近,我卻絲毫沒有理會到。在我愚妄的遐想中,在我色情的狂熱中,在這種遐想與狂熱有時使我做出的一些荒唐舉動中,我曾運用想象力求助于異性,可是除了我所渴望獲得的那種功用而外,我從來沒想到異性還有什麼其他的用途。時尚書屋
就這樣,我竟以十分熱情、十分淫靡和異常早熟的氣質,度過了春情時期,除了朗拜爾西埃小姐無意中使我認識到的一些肉感上的快慰以外,從來不曾想過,也不曾有過任何別種肉感之樂;甚至在我年齡增長,到了成人以後,仍然如此,依然是原來可以把我毀掉的事物保全了我。我舊有的童年嗜欲不但沒有消失,反而和另外那種嗜欲連結一起,使我怎麼也不能從感官所燃起的慾望裡把它剔除掉。這種怪癖,加上我生性靦腆,就使我在女人面前很少有冒險的勁頭;原來我認為另外那種享受只不過是我所好的那種享受的終點,而我所好的這種享受,男方心裡想而又搶奪不來,女方可以給而又猜想不到;既然我在女人面前不敢把什麼都說出來,或不能把什麼都做出來,當然我就灰溜溜的了。我就是這樣過了一輩子,在最心愛的女人身邊垂涎三尺而不敢吭聲,我既不敢把我的癖好向對方說明,就只好用一些使我能想起這種癖好的男女關係來聊以自慰。時尚書屋
跪在一個潑辣情婦面前,服從她的命令,乞求她的原宥,對我說來就是極甜美的享受;我那敏捷的想象力越使我血液沸騰,我就越象個羞羞答答的情郎。誰都知道,這種搞戀愛的方式不會有什麼迅速的進展,對於被愛者的貞操也沒有多大危險。因此,我實際上所獲甚微,可是運用了我的方式,就是說運用想象力,我仍然得到很多的享受。我的情慾,配合上我那靦腆的性格和浪漫的心情,就這樣保持了我的感情純潔和習尚端正;假使我稍微臉皮厚一些,同樣的癖好也許會使我陷入最粗野的淫慾裡。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