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懺悔錄 盧梭 第 255 頁


命令是由格拉芬列先生下達給我的,我就請求格拉芬列先生解釋一下。他的信顯示出他對這道命令是極不讚成的,他只是以萬分歉仄的心情把它下達給我;我覺得,信裡充滿的那些痛心和欽仰的表示,彷彿
作者:待考 / 頁數:(255 / 265)

命令是由格拉芬列先生下達給我的,我就請求格拉芬列先生解釋一下。他的信顯示出他對這道命令是極不讚成的,他只是以萬分歉仄的心情把它下達給我;我覺得,信裡充滿的那些痛心和欽仰的表示,彷彿都是在和藹地敦促我敞開心跟他談談:我就這樣做了。我甚至絶不懷疑,我這封信一定會使那班無義之人睜開眼睛,看到他們自己的野蠻,即使不收回這樣一個殘酷的成命,至少也會給我一個合理的期限的,也許還會給我一整個的冬天,好讓我去準備退路,選擇一個地點。時尚書屋

我一面等候回信,一面就開始考慮我的處境,盤算我該採取什麼決定。我到處都看到那麼多的困難,憂憤又太傷我的心,此刻我的健康情況又很壞,所以我竟不由自主地灰心到了極點,而我灰心的結果就使我的腦子裡剩下的一點智慧也喪失淨盡了,沒法子對這種可悲的處境作出一個儘可能好的安排。很明顯,不論我到什麼地方去避難,我都逃脫不了人們為驅逐我而採用的那兩種方式中的任何一種:一種方式是用暗中活動的辦法激起無知小民來反對我;另一種就是用公開強制的辦法驅逐我而不說出任何理由。因此我無法指望得到任何一個安全的退路,除非是到我的力量和當時的季節都似乎不能容許我跑得那麼遠的地方去找。時尚書屋
這一切又把我拉回到我方纔那些念頭上來了,所以我就大着膽子去希望,去建議,寧可讓人把我管制起來,禁錮終身,也不要叫我在大地上不斷流浪,一再把我逐出我所選定的那些避難的處所。我寫出第1封信的兩天之後,又寫了第2封信給格拉芬列先生,請他為我向當政諸公提出這個建議。伯爾尼邦對我這兩封信的答覆,是以最明確、最嚴酷的措辭寫成的一道命令,限我在二十四小時內離開島嶼和該共和國的一切直接和間接的領土,永遠不得重來,否則定予嚴懲。時尚書屋
這個時刻是十分可怕的。我曾感到比這更苦的焦慮,卻沒有遇到過比這更大的困難。但是,最使我痛心的還是被迫放棄那個我盼望能在島上過冬的計劃。現在正是時候,應該補缺一下這件命定的憾事了。時尚書屋
這件事使我的災難達到頂點,並且拖着一個不幸的民族跟我一同垮台——而這個民族的許多初生的美德本來已經預示它有一天會與斯巴達和羅馬爭光的。時尚書屋

我以前在《社會契約論》裡曾提到科西嘉人,認為他們是一個新興的民族,是歐洲唯一不曾衰敝的民族,可以為之立法圖治;我還說明,人們應該對這樣一個民族抱有很大的希望,如果它能幸而找到一個資明的導師的話。我這部作品被幾個科西嘉人讀到了,他們對於我談到他們時的那種讚揚的態度,深有所感。他們當時正致力於締造他們的共和國,這就使他們的領袖們想到來徵求我對於這一重要工作的意見。有位布塔弗哥先生,是出身于該地的望族之一,當時在法國的王家意大利團隊任上尉,曾為這個問題寫信給我,並且給我提供了好幾種檔案,都是我為瞭解該民族歷史和當地情形向他索取的。時尚書屋
保利先生也給我寫過好幾次信。雖然我感到這樣一項工作超出我的能力之外,卻仍然相信,將來掌握了為此而需要的一切材料之後,我就不能拒絶貢獻出我的力量來共襄這個偉大的善舉。我對他們兩人的來信都是照這個意思去答覆的,這種通信一直繼續到我離開聖·皮埃爾島的時候為止。時尚書屋
正在這時候,我聽說法國派兵到科西嘉島去了,和熱那亞人簽訂了一個條約。這個條約和這次派兵使我不安起來;當時我並沒有想到我會跟這一切有任何關係,可是我已經覺得,為一個民族的立法建制而工作是需要絶對安靜的,而在這個民族可能就要被征服的時候去致力於這種工作,當然是既不可能而又可笑的了。我對布塔弗哥先生並沒有隱瞞我這種不安的想法,而他卻勸我放心,向我保證說,如果那個條約裡有損害他的民族的自由的規定,象他那樣一個好公民是絶對不會繼續在法國軍隊裡服務的。事實上,他要為科西嘉人立法圖治的那種熱忱,以及他與保利先生保持的那種密切關係,都不容許我對他本人有任何懷疑的餘地。時尚書屋
當我聽說,他常到凡爾賽和楓丹白露去,又跟舒瓦瑟爾先生有些聯繫,我就得不出其他的結論來,只有相信他對法蘭西宮廷的真實意圖確有把握,而他只讓我去心領神會,不願在信上公開說明。時尚書屋
這一切總算使我部分地放心了。然而,我一點也不明白法國這次為什麼派兵,想不出理由來證明法國兵派到那裡是為了保障科西嘉人的自由,因為單是科西嘉人自己的力量就足夠反抗熱那亞人併進行自衛了。所以我還是不能完全安下心來,也不能在掌握確實的證據、知道那一切並不是人家在戲弄我之前,就當真插手去搞那個擬議中的立法工作。我倒極想跟布塔弗哥先生見一次面,這是真正弄清我所需要的情況的辦法,他也使我感到會面是有希望的,所以我懷着非常焦躁的心情等待他。時尚書屋
在他那方面,他是否真有前來和我相見的計劃,不得而知,但是,即使他有這樣的計劃,我那些災難一定也會阻止我利用他那個計劃的。時尚書屋
我越考慮這項擬議中的工作,越對手裡的材料作深入的研究,就越感覺到,為之立法的那個民族,他們所居住的土地,以及法制應該與之適應的種種關係。都有就近研究的必要。我一天比一天更懂得,要想從遠處獲得指導我的一切必要的知識,那是不可能的。我把這個意見寫信告訴布塔弗哥了,他也有同感。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