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懺悔錄 盧梭 第 257 頁


特別是限期又那麼急促。說真的,象這樣一道命令,其本身的荒唐就使它不可能執行:因為,要從這四面環水的孤僻之區的中心搬出去,從命令下達時起,只有二十四小時來準備,又要找船,又要找車來離
作者:待考 / 頁數:(257 / 265)

特別是限期又那麼急促。說真的,象這樣一道命令,其本身的荒唐就使它不可能執行:因為,要從這四面環水的孤僻之區的中心搬出去,從命令下達時起,只有二十四小時來準備,又要找船,又要找車來離開島嶼和整個國境,即使我長了翅膀,也是難以應命。我把這種情形寫信告訴了尼多的法官先生,作為對他的來信的答覆,接着我就趕緊離開了這個無義之邦。以上是說明我怎樣迫不得已放棄了我那心愛的計劃,怎樣在灰心喪氣的時候不能求得人家對我就地實行管制,就接受了元帥勛爵的邀請,決計到柏林去走一遭,讓戴萊絲守着我的衣物、書籍在聖·皮埃爾島上過冬,同時把我的文稿都交到貝魯手裡。時尚書屋

我處理得那麼快,第2天早晨就從島上動身了,到比埃納還沒有過午。由於一個意外的插曲,我几乎在比埃納就結束了我的旅行,這個插曲也是不應該略而不談的。時尚書屋
我奉命離並避難所的消息一傳出去,鄰近地區來拜訪我的人便絡繹而至,特別是伯爾尼邦人,他們以最可恨的虛情假意來恭維我、敷衍我,並向我保證,人家是利用放假的時期和參議院休會的時候草擬和下達了這道命令的,據他們說,二百人議會的成員對這個命令都感到憤慨。在這一大堆安慰者裡面,有幾個是從比埃納市——比埃納市是個小自由邦,圈在伯爾尼邦裡——來的,其中有個青年人,名字叫韋爾得勒邁,他的家庭是第1流望族,在這個小城市裡享有最大的威信。韋爾得勒邁代表該邦公民,懇切勸我到他們那裡去選擇避難處所,說他們熱切盼望能在那裡接待我,將以讓我住在那裡忘掉過去的種種迫害之苦為一種光榮和義務,又說我在他們那裡不必害怕伯爾尼邦人的任何勢力,說比埃納是個自由市,不接受任何人的法令,全體公民都一致抱定決心,不聽從任何於我不利的請求。時尚書屋
韋爾得勒邁看他一個人不能打動我,便找了好幾個人來幫腔;這些人,有的是比埃納市和鄰近地區的,也有的就是伯爾尼邦的,其中就有我已經提到過的那個基什貝爾格,他從我退居瑞士以來就一直要跟我攀交,而同時他的才能和思想也使我感到他這人很有意思。但是,比較更出乎我意料之外。同時也比較更有份量的,是法國大使館秘書巴爾泰斯先生的敦勸,他跟韋爾得勒邁一起來看我,極力慫恿我接受韋爾得勒邁的邀請,他對我顯示的那種熱烈而好心的關切,真令我吃驚。我本來一點也不認識巴爾泰斯先生,然而,我看他說的話倒很熱情懇切,覺得他是真心實意要說服我在比埃納市住下來。時尚書屋
他在我面前把這個城市和居民誇得冠冕堂皇,他表示他和他們相處得太親密了,以至他好幾次竟在我面前把他們稱為他的恩主、他的父老。時尚書屋

巴爾泰斯的這番交涉可把我原來的一切推測弄糊塗了。我一直懷疑舒瓦瑟爾先生是我在瑞士所遭到的那一切迫害的暗中主使人。駐日內瓦的法國代辦的行徑,駐索勒爾的法國大使的行徑,只能肯定地證實我這種懷疑;我看得出。我在伯爾尼邦、日內瓦、訥沙泰爾所遭受到的一切,都是由法國在暗中施加影響,同時我不信我在法國除舒瓦瑟爾公爵一人外,還有什麼有勢力的仇人。時尚書屋
那麼,我對巴爾泰斯的拜訪以及他對我的命運顯出的那種好心的關切,又能作何感想呢?我歷次的災難都還沒有磨滅我的心靈所自然具有的那種對人的信任,經驗也還沒有使我學會能在愛撫下隨時看出陷阱。我懷着驚詫的心情尋思巴爾泰斯這種盛意的理由,我倒不那麼傻,認為他辦這個交涉是出於主動,我在他那番交涉中看出他有意張揚,乃至矯揉造作,這正說明他別有用心,我確實從來沒有在這種小幕僚身上發現過我當年在類似的崗位上常使我的心靈沸騰起來的那種見義勇為的精神。時尚書屋
我以前在盧森堡先生家裡就多少有點認識波特維爾騎士,他也曾對我表示過若干美意。從他任大使以來,他還表示他依然記得我,甚至還邀我到索勒爾去看他。這個邀請,我雖然沒有接受,卻令我頗為感動,因為我不習慣于接受身居高位的人這樣客氣的對待。所以我猜想,波特維爾先生在有關日內瓦事件的問題上是不得不按照上級的指示行事的,然而他心裡卻同情我的不幸,所以他以特殊的照顧,為我佈置下比埃納市這個避難處所,好讓我能安安靜靜地生活在他的庇萌之下。時尚書屋
我很感謝這種照拂,但是並無意加以利用,我已經最後決定到柏林去旅行,所以我只熱烈地盼裡着與元帥勛爵會晤時 刻的到來,深信從此以後,我只有在他身邊才能找到真正的安寧和持久的幸福。時尚書屋
我從島上動身的時候,基什貝爾格一直把我送到比埃納。我在那裡看到韋爾得勒邁和其他幾個比埃納人在迎接我下船。我們大家一起在小客棧裡吃了午飯;我到達後的第1件事就是叫人去找輛轎車,想第2天一早就走。吃飯的時候,那些先生們又重申前請,要留我在他們那裡住下,而且要求得那麼熱烈,又保證得那麼動人,以至,儘管我已最後決定,我這顆向來就不會抗拒愛撫的心,到底還是讓他們的愛撫給感動了。時尚書屋
他們一看我已經動搖,便越發加倍努力,我終於被他們戰勝了,同意在比埃納留下,至少留到開春。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