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懺悔錄 盧梭 第 261 頁


以上是我要說明的我在寫一生經歷時的意圖,大家也應本着這一意圖來讀我的書,並加以利用。我和好些人的關係使我談到他們時不得不象談論自己那樣,很隨便。只有當我使人同樣認識他們時我才能使人
作者:待考 / 頁數:(261 / 265)

以上是我要說明的我在寫一生經歷時的意圖,大家也應本着這一意圖來讀我的書,並加以利用。我和好些人的關係使我談到他們時不得不象談論自己那樣,很隨便。只有當我使人同樣認識他們時我才能使人很好認識我自己,人不該指望,在這種情況下,我隱瞞起不能不說之事而不影響我該說的真話。我會對別人比對自己作更多照顧。時尚書屋

對牽累任何人都會使我非常不快。在生前決不讓這一回憶錄出版的決定正是出於在不影響我計劃執行的同時對我的仇人的尊重。我甚至將採取最可靠的措施,使這一著作只在事件所涉及的人由於時光流逝已不再引起公眾注意時才出版,同時我將把它存放在非常可靠的人的手裡,以使它永不會被人利用去作任何泄露內情的用途。生前發表此書對我來說會使我較少受到責難,我也不在乎那些在讀完此書後可能蔑視我的人。時尚書屋
我在這裡談到了自己一些特別令人厭惡、而我也不想求得原有之事。但這確是我心中最隱秘之事,是我的一份極其嚴格的懺悔。這是合情合理的,我在保住名聲的願望促使下所犯之罪應以我的名聲去抵償。公眾的議論,高聲宣判時的那種嚴厲,我都可以預料到,而我也會低頭認罪。時尚書屋
但願每個讀者都來倣傚我,象我那樣去作一次反省,要是他敢這樣,在內心深處對自己這樣說:「我比那人要好些。」

遠方譯

安德烈·莫洛亞為一九四九年法國勃達斯版的《懺悔錄》寫的序言
對很少作家才可以這樣說:「要是沒有他,法國文學就會朝另一個方向發展。」盧梭就是屬於這一類作家。在一個所有作家都由社交活動造就的時代裡,他們一步步從十七世紀雍容華貴的貴族文體發展到十八世紀的馬裡佛文體,再發展到離經叛道、玩世不恭的階段。這位既非法國人又非貴族的日內瓦公民,毫無貴族的風采可言,卻多愁善感勝過風流情種,鄉間的孤寂較之沙龍更常在他心頭縈迴。時尚書屋
他使我們飽覽瑞士和薩瓦地區的景色,使文壇充滿一種清新的氣息。時尚書屋

夏多布里盎的《勒內》優美和諧,其主人公的思想言語莫不得之於盧梭。如果沒有他,我們在《墓外回憶錄》裡就不會聽到貢堡燕子的呢喃和樹葉上淅瀝的雨聲,也不會聽到布瓦絲蒂安小姐所唱的歌了。復多布里盎之所以產生這一構思,是由於讀了《懺悔錄》裡關於蘇森姑姑唱歌的那段「親切的充滿家庭氣氛的」描寫。「這種奇異的情趣,我真是百思不得其解,」盧梭這樣寫道,「然而,我怎樣也不能把這支歌曲一氣唱到底,而不被自己的眼淚打斷……」
勒內,這是改寫後的盧梭,是一個「騎士、貴族,一個到過很多地方的人」,是愛上印第安姑娘和西爾菲德的人,而不再是一個徒步的旅行者,一個雕刻師的徒弟,一個小偷小摸的僕人,一個向成年婦女獻慇勤的人。要是夏多布里盎沒有讀過《懺悔錄》,那麼他的《回憶錄》裡那些極其美麗的迷人的描寫就不會出現。正如聖勃夫所說,盧梭是第1個使我國文學充滿青翠的綠意的作家。夏多布里盎和娜塔莉·德·諾亞伊一起度過的那種富有魅力的、迷人而極度興奮的日子,不免使人想起盧梭在華倫夫人身旁時也產生過的那種熱烈、溫柔、悲傷和感人至深的感情。時尚書屋
是讓-雅克給勒內定下了基調。時尚書屋
司湯達也沒有少向盧梭學習。這不單表現在感情的強烈以及有勇氣承認這些感情方面,如果沒有盧梭這一先例,這是不可能做到的,就連于連·索瑞爾這整個形象也是向盧梭的《懺悔錄》學來的。于連在木爾侯爵家的情景就是盧梭在古豐伯爵家的情景,一個對瑪特兒的輕視非常生氣,另一個則想博得布萊耶小姐的垂青。就象于連一樣,盧梭也是以他精通拉丁文而使大家對地刮目相待的。時尚書屋
大家都盯着我,面面相覷地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我一輩子也沒有見過有人驚奇到這種程度。但是,叫我最得意的是布萊耶小姐的臉上顯然露出了滿意的神情。這位十分傲慢的少女又向我看了一眼,這一次至少要和第1次一樣可貴。時尚書屋
接着她又把目光轉向她的祖父,她好象迫不及待地等待他應該給我的誇獎。老伯爵以非常滿意的神氣對我加以最大的最完美的讚揚,以致所有在座的人都連忙異口同聲地稱讚起來。這個時刻雖然短暫,但是從各方面看來,都是令人心曠神怡的。這一段難道不象是從《紅與黑》裡摘出來的嗎?時尚書屋
而且,要是盧梭不曾提供這樣一種供認不諱的光輝先例,那麼在一百年之後,紀德在寫《如果種子不死》時能如此坦率地表現他那種形式的情慾嗎?在紀德的筆下有着更多的保留,在盧梭的筆下有着更多的得意和自滿。這是因為紀德是「一個上層的資產階級分子」,而讓-雅克則是一個資產階級下層人物的兒子。在盧梭之前,愛真誠以及一心追求真誠並不是人的天生的感情。在古典作家身上,體面較真實更為作家所重。時尚書屋
莫里哀和拉羅什富科都把自己的自白美化了,伏爾泰也不作什麼自我表白,所以到了盧梭才出現一個以把一切都說出而引以為榮的人。時尚書屋
在訥沙泰爾圖書館裡有一部手稿,上面有盧梭為《懺悔錄》開始部分寫的第1次草稿。比起定稿本裡那有點戲劇性的開頭,那最後審判號角的吹響以及他向上帝的呼喚來,他在這裡把他獨特的意圖表達得更為完善: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