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懺悔錄 盧梭 第 6 頁


盧梭在通過自己的經歷來分析不平等的弊害時,又用同樣的方法來揭示金錢的腐蝕作用,他告訴讀者:「我不但從來不象世人那樣看重金錢,甚至也從來不曾把金錢看做多麼方便的東西」,而認定金錢是「
作者:待考 / 頁數:(6 / 265)

盧梭在通過自己的經歷來分析不平等的弊害時,又用同樣的方法來揭示金錢的腐蝕作用,他告訴讀者:「我不但從來不象世人那樣看重金錢,甚至也從來不曾把金錢看做多麼方便的東西」,而認定金錢是「煩惱的根源」。然而,金錢的作用卻又使他不得不把金錢看作「是保持自由的一種工具」,使他「害怕囊空如洗」,這就在他身上造成了這樣一種矛盾的習性:「對金錢的極端吝惜與無比鄙視兼而有之」。因此,他也曾「偷過七個利物爾零十個蘇」,並且在錢財方面不時起過一些卑劣的念頭,如眼見華倫夫人揮霍浪費、有破產的危險,他就想偷偷摸摸建立起自己的「小金庫」,但一看無濟於事,就改變做法,「好象一隻從屠宰場出來的狗,既然保不住那塊肉,就不如叼走我自己的那一分。」從這些敘述裡,除了可以看到典型盧梭式的嚴酷無情的自我剖析外,就是非常出色的關於社會環境與人性惡的互相關係的辯證法的思想了。時尚書屋

在這裡,自我批評和懺悔導向了對社會的譴責和控訴,對人性惡的挖掘轉化成了嚴肅的社會批判。正因為這種批判是結合著盧梭自己痛切的經驗和體會,所以也就更為深刻有力,它與盧梭在《論人類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礎》中對於財產不平等、社會政治不平等的批判完全一脈相承,這一部論著以其傑出的思想曾被恩格斯譽為「辯證法的傑作」。時尚書屋
盧梭用坦率的風格寫自傳,不迴避他身上的人性惡,更為根本的原因還在於他的思想體系。他顯然並不把坦露自己、包括坦露自己的缺點過錯視為一種苦刑,倒是為深信這是一個創舉而自詡。在他看來,人具有自己的本性,人的本性中包括了人的一切自然的要求,如對自由的嚮往、對異性的追求、對精美物品的愛好,等等。正如他把初民的原始淳樸的狀態當作人類美好的黃金時代一樣,他又把人身上一切原始的本能的要求當作了正常的、自然的東西全盤加以肯定。時尚書屋
甚至在他眼裡,這些自然的要求要比那些經過矯飾的文明化的習性更為正常合理。在盧梭的哲學裡,既然人在精美的物品面前不可能無動于衷,不,更應該有一種鑒賞家的熱情,那末,出於這種不尋常的熱情,要「自由支配那些小東西」,又算得了什麼過錯呢?因此,他在《懺悔錄》中几乎是用與「懺悔」絶緣的平靜的坦然的語調告訴讀者:「直到現在,我有時還偷一點我所心愛的小玩藝兒」,完全無視從私有制產生以來就成為道德箴言的「勿偷竊」這個原則,這是他思想體系中的一條線索。另一條線索是:他與天主教神學相反。不是把人看作是受神奴役的對象,而是把人看成是自主的個體,人自主行動的動力則是感情,他把感情提到了一個重要的地位,認為「先有感覺,後有思考」是「人類共同的命運」。時尚書屋

因此,感情的真摯流露、感情用事和感情放任,在他看來就是人類本性純樸自然的表現了。請看,他是如何深情地回憶他童年時和父親一道,那麼「興緻勃勃」地閲讀小說,通宵達旦,直到第2天清晨聽到了燕子的呢喃,他是多麼欣賞他父親這種「孩子氣」啊!這一類感情的自然流露和放任不覊,就是盧梭哲學體系中的個性自由和個性解放。盧梭無疑是十八世紀中把個性解放的號角吹得最響的一個思想家,他提倡絶對的個性自由,反對宗教信條和封建道德法規的束縛,他傲視一切地宣稱,那個時代的習俗、禮教和偏見都不值一顧,並把自己描繪成這樣一個典型,宣揚他以個人為中心、以個人的感情、興趣、意志為出發點、一任興之所至的人生態度。這些就是他在《懺悔錄》中的思想的核心,這也是他在自傳中力求忠於自己、不裝假、披露一切的根本原因。時尚書屋
而由於所有這一切,他的這部自傳自然也就成為一部最活生生的個性解放的宣言書了。時尚書屋
盧梭雖然出身于社會的下層,但在當時的歷史條件下,他的思想體系不可能超出資產階級的範圍,他在《懺悔錄》中所表現的思想,其階級性質是我們所熟悉的,它就是和當時封建思想體系相對立的資產階級人道主義的思想。一切以時間、地點、條件為轉移。這種思想在歷史發展過程中、在當時十八世紀,顯然具有非常革命的意義。它以宗教世界觀為對立面,主張以人為本,反對神學對人的精神統治,它從人這個本體出發,把自由、平等視為人的自然本性,反對封建的奴役和壓榨,在整個資產階級反封建的歷史時期裡,起着啟迪人們的思想、摧毀封建主義的意識形態、為歷史的發展開闢道路的作用。時尚書屋
然而,這種思想體系畢竟是一個剝削階級代替另一個剝削階級、一種私有制代替另一種私有制的歷史階段的產物,帶有歷史的和階級的侷限性。因而,我們在《懺悔錄》中可以看到,盧梭在與宗教的「神道」對立、竭力推崇自己身上的「人性」、肯定自己作為人的自然要求的同時,又把自己的某些資產階級性當作正當的「人性」加以肯定;他在反對宗教對人的精神奴役、肯定自我活動的獨立自主性和感情的推動作用的同時,又把自己一些低劣的衝動和趣味美化為符合「人性」的東西。他所提倡的個性自由顯然太至高無上了,充滿了濃厚的個人主義的味道;他重視和推崇人的感情,顯然又走向了極端,而成為了感情放縱。總之,這裡的一切既表現了反封建反宗教的積極意義,又暴露了資產階級意識形態的本質。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