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超級女人 第 56 頁


威爾不是找過一處富麗堂皇的別墅嗎?如果碰巧的話,他現在就可以住進去。 儘管如此,當我們坐上家用客貨兩用車穿過上班高峰的車流時,我還是感覺到了我們之間的那種微妙關係。 這難道
作者:赫拉·琳德 譯者:陳思義、朱小安、甲山 / 頁數:(56 / 121)

威爾不是找過一處富麗堂皇的別墅嗎?如果碰巧的話,他現在就可以住進去。

儘管如此,當我們坐上家用客貨兩用車穿過上班高峰的車流時,我還是感覺到了我們之間的那種微妙關係。
這難道會是一種美妙友誼的開始?
這種偷偷摸摸的折騰到底算什麼呀?
是在耍手腕玩什麼小把戲嗎?我們早已過了那個年齡了。
「為什麼你不告訴我,你已物色到了哪幾個演員呢?」
「那你就會專為這些演員寫這劇本了。如果這些演員不來,你不又得重寫嗎?」
那敢情好,為我着想啊。我總算滿意了。
「現在分一下工吧。」我說,「每天早晨八點鐘你就可以過來,一直到下午兩點半孩子都是有人照顧的。」
「八點鐘對我來說太早了,」威爾說,「最早十點鐘開始。」
「這是你的事。」我才不管呢!
「我是個夜貓子,」威爾煞有介事地說,「你又不是不知道。」
「可我有孩子,」我反應無比敏捷地回答說,「這你也不是不知道。」
「那我們就晚上工作。」威爾說。
「不行,」我說,「晚上我得睡覺,向來如此。」
兩人又陷入沉默之中。
我知道,威爾現在非常非常懊悔買下了我的小說素材。他當初也沒有料到,這位文筆活潑風趣的弗蘭卡·西絲竟會是自己毫不起眼的妻子。
卑微的家庭婦女,身穿灰不溜秋的衣服,毫不引人注目,整天獃在家裡,除了出去採購食品,從來是足不出戶的。整天圍着丈夫和孩子轉,此外就再也沒有自己的需求了!更不要說還會創作出讓公眾感興趣的作品了!
他怎麼可能想到這些呢?現在一切都晚了。他必須喝下這鍋由他自己的雙重錯誤煮成的湯。而我也正是利用女性的手腕把他給搞糊塗了!
現在他得支付我的工資,卻又不能住自己的房子,還得老老實實地與我合作,然後到兩點半就得離開我這兒。
而這一切又都是為了把我的書拍成電影,給我帶來榮譽,使我走向成功!
我承認,對來自明斯特-布拉克羅的威爾·格羅斯這樣一個男人來說,他做得已經夠多了。

大腦皮層裡的姑娘們又圍着她們的無名之火歇斯底里地跳起舞來。
再說,威爾·格羅斯現在離開了以前的交際圈,這兒他一個人也不認識!
而我就不同,我這兒有一個和諧完整的大家庭和一所陽光明媚的房子!
我決定不再總是那麼倔強地嗆他,我得稍微溫和一點。
在一次紅燈前,我向他伸出了手。
「來吧,威爾,讓我們和平共處吧。」
「好啊。」威爾咕噥道。
紅燈變黃,我掛上了第1擋。
「我們還是朋友嘛!」
「好吧。」威爾說,「但是拍電影是我說了算!」
綠燈亮了。
「行啊。」我說著便踩下了油門。
從那以後生活就變得明媚多彩了。首先必須說明一點:帕拉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我從沒想到,她要的撫養費會這麼高,相當於威廉·格羅斯克特爾出的兩倍。
一人一半。
這不是很公平嘛!
埃諾·溫克爾替我在分居期間搞到了一筆很可觀的生活費,這筆錢當然是出自這位名導演過去五年中經營所得的一部分。
而對方律師哈特溫·蓋格拿不出實質性的反對理由。
另外他可能經常跟埃諾一起去洗桑拿浴。
現在我成了一位成功的女作家,也掙到了一大筆錢。
我覺得這種調節再合理不過了:孩子的父親付錢給孩子的媽媽,以換取他自己藝術上的自由;孩子的媽媽又付錢給照顧孩子的保姆,以獲得她自己藝術上的自由。從以上情況來看,這是很公平的。最終,孩子的母親跟孩子的父親一起來寫他們過去那段婚姻的電影腳本。我們這一代可真有笑料看了!
我平生第1次真正體驗到了對男人們來說是天經地義的事情:他們娶媳婦是為了讓她們來照料他們的孩子,為他們熨衣服,替他們接電話,給他們做飯吃,使他們從一切日常的生活瑣事中解脫出來。
男人們於是便為自己尋找一位合適的女人。
他們跟這位女人簽訂的協議儘管只是一份工作合同,卻伴以鮮花、婚禮服進行慶賀,以此來使得今後的合作更加有滋有味。
這種禮俗早已過時了,可人們還總是樂此不疲。
那些當着證婚人以及官方權威人士的面署下的名,甚至比簽在工作合同上的名字還要重要。而要解除合同的話,那就得不斷地賠上時間、金錢和精力,而這些只有身臨其境的人才能體會到,可他們還是戴上玫瑰色的眼鏡,蠻有興趣地進行這些程序。
然後,男人們就問心無愧地幹他們愛干、甚至能給他們帶來樂趣的事情,而女人們幹什麼,他們則一概不感興趣。
我現在也是在這麼幹。只不過,我的女人為我所幹的一切,我都是付錢給她的。
這種感覺很了不起,終於有這種感覺了。
我可以問心無愧地一天有七個小時屬於我自己。
早晨七點鐘,帕拉帶著自己的房門鑰匙從下面悠然而入。
我生命中最最美妙的聲響,鑰匙的轉動聲!
伴着一股鮮麵包的清香,帕拉悄悄地走上樓梯,把屁股上還有些濕漉漉的兩個小壞蛋從床上拉起來,然後又輕輕地帶上了臥室的門。
來自臥室外面的聲音。
這是我生命中第2美妙的聲響。
我滿懷欣喜地枕着揉皺的枕頭,朝牆邊翻了個身,又美美地睡上整整兩個小時,直到帕拉通過擴音器把我叫醒。
「早安!九點鐘了!」
我從早晨享受夠了的美夢中醒過來。
接着,大家異口同聲地叫道:「早晨好,親愛的媽咪!」
應該強調的是,是通過擴音器!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