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川端康成作品集 第 11 頁


他對於把四周都圍起的深紅色的天鵝絨帷幔,感到毛骨悚然。他用雙手捂着臉,揉了揉額頭。這是一場多麼可怕的疆夢。這家的安眠藥裡,不至于潛藏着惡魔吧。難道這是由於為尋求畸形的快樂而
作者:待考 / 頁數:(11 / 134)

他對於把四周都圍起的深紅色的天鵝絨帷幔,感到毛骨悚然。他用雙

手捂着臉,揉了揉額頭。這是一場多麼可怕的疆夢。這家的安眠藥裡,不至
于潛藏着惡魔吧。難道這是由於為尋求畸形的快樂而來,為做畸形快樂的夢
而來的嗎?江口老人不知道自己的三個女兒中,哪個女兒是夢中所見的,不
過,不論哪個女兒,他連想都沒想過會那樣,因為她們三個生下來時都是身
心健全的嬰兒。時尚書屋
江口本想現在如果能夠起床,他也是會希望回家的。但是為了睡得更
沉,江口老人把枕頭下面剩下的另一片安眠藥也服用了。開水通過了食道。時尚書屋
熟睡的姑娘依然背向着他。江口老人心想:這個姑娘將來也未必不會生下這
麼愚蠢的、這麼醜陋的孩子。想到這兒,江口老人不由地把手搭在姑娘那松
軟的肩膀上,說:「轉過身來,朝着我嘛。」姑娘彷彿聽見了似的,轉過身來,
並且出乎意外地將一隻手搭在江口的胸脯上,像是冷得發抖似的把腿也湊了
過來。這個溫馨的姑娘怎麼可能冷呢。姑娘不知是從嘴裡,還是從鼻孔裡發
出了細微的聲音:「你不是也在做疆夢嗎?」
但是,江口老人早已沉睡了。時尚書屋

江口老人根本沒有想到會再度來到「睡美人」之家,至少初次到這裡
來的時候就沒想過還要來。就是翌日早晨起床回家的時候也那樣。時尚書屋
江口給這家掛電話詢問:「今天夜裡我可以去嗎?」這是距初次去的半
個月以後的事。時尚書屋
從對方接話人的聲音來看,似乎還是那個四十來歲的女人,電話是從
一個寂靜的地方傳來的,聽起來聲音又冷淡又低沉。時尚書屋
「您說現在就來,那麼約莫幾點鐘才能達到這裡呢?」
「是啊,大概九點過後吧。」

「這麼早來不好辦呀。因為對方還沒有來,即使來了也還沒有熟睡吶..」
「……」老人不禁嚇了一跳。時尚書屋

「我會讓她在十一點以前睡覺,那個時候您再來吧,我們等着您。」女人
說話的語調慢條斯理,可是老人心中卻已迫不及待,「好,就那時去。」他回
答,聲音乾枯乏味。時尚書屋
江口本想以半開玩笑的口吻說:「姑娘還沒有睡不是挺好嗎,我還想在她睡前見見她呢。」儘管這不是真心話。可是這話堵在喉嚨裡沒說出來。說
出來就會冒犯這家的秘密的戒律了。這是一條奇異的戒律,必須嚴格遵守。時尚書屋
因為這條戒律,哪怕遭到一次破壞,這家就會成為無異於常見的娼家,這些
老人的可憐的願望、誘惑人的夢也都將消失得一乾二淨。江口聽到電話裡說
晚上九點太早,姑娘還沒有睡,十一點鐘以前會讓她睡的,心中突然震顫着
一股熱烈的魅惑,這點連他自己也是完全沒有料到的。這可能是一種突然受
到誘惑的驚愕,這誘惑把自己帶到日常的現實人生之外的另一個世界。因為
姑娘熟睡後決不會醒過來的緣故。時尚書屋
本來以為不會再來,但半個月後又決定要到這家來。對江口老人來說,
這種決定是太早還是太晚呢?總之他也並不是不斷地硬把誘惑按捺下去。毋
寧說他無意去重複那種老醜的遊戲,再說江口也還沒達到像其他到這家來的
老人們那樣衰老。但是,初次造訪這家的那天夜裡,留下的並不是醜陋的記
憶。即便這顯然是一種罪過,然而,江口甚至感到:自己過去的六十七年的
歲月裡,還未曾有過像那天夜裡與那個姑娘過得如此清醇。早晨醒來也是這
樣。時尚書屋
好像是安眠藥起了作用,上午八點才醒,比平時晚。老人的身體根本
沒有與姑娘接觸。在姑娘青春的溫馨與柔和的芳香中醒來,猶如幼兒般甜美。時尚書屋
姑娘面向老人而睡,頭部稍向前伸,胸脯則向後縮,因此可以看到姑
娘嬌嫩的、修長的脖頸、下巴下方,隱約浮現出青筋。長長的秀髮披散及至
枕後。江口老人把視線從姑娘那美妙地合攏着的嘴唇,移到姑娘的眼睫毛和
眉毛,一邊觀賞一邊確信姑娘還是個處女。江口把老花眼湊得太近,以致無
法將姑娘的眼睫毛和眉毛一根根地看清楚。老花眼也看不見姑娘的汗毛,只
覺姑娘的肌膚光滑柔嫩。從臉部到脖頸,一顆黑痣都沒有。老人忘卻了夜半
所做的噩夢,一味感到姑娘可愛極了,情思到了這份上,便覺有股暖流湧上
心頭,自己彷彿變成了一個備受姑娘愛護的幼兒。探索着姑娘的胸脯,掌心
輕輕地撫觸它。它就像江口母親身懷江口前的乳房,閃現一股不可名狀的觸
感。老人雖然把手收了回來,可是這種觸感從手腕直串到肩膀上。時尚書屋
傳來了打開隔壁房間的隔扇的聲音。時尚書屋
「起來了嗎?」這家女人招呼說。「早餐已經準備好了..」
「噢。」江口應聲答道。朝陽透過木板套窗的縫隙投射進來的光線,把天
鵝絨帷幔照亮。然而房間裡,卻感覺不到晨光與從天花板上投下的微弱燈光
的交織。時尚書屋
「可以拾掇房間了吧。」女人催促說。時尚書屋
「哦。」
江口支起一隻胳膊,一邊悄悄地脫身,並用另一隻手輕輕地撫摩姑娘
的秀髮。老人知道女人要趁姑娘未醒之前,先把客人叫醒。女人有條不紊地
伺候着客人用早餐。她讓姑娘睡到什麼時候呢?可是又不能多問,江口漫不

經心地說:「真是個可愛的姑娘啊!」
「是啊,做好夢了嗎?」
「你讓我做了好夢。」
「今早風平浪靜,可以說是個小陽春天氣吧。」女人把話題岔開。時尚書屋
事隔半個月後再度到這家來的江口老人,不像初次來時那樣滿懷好奇
心,他的心靈被一種強烈的愧疚的感情抓獲了。時尚書屋
從九點等到十一點,開始焦躁,進而變成一種困惑人的誘惑。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