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小王子 第 12 頁


我家的房子在它的心靈深處隱藏着一個秘密……我對說道:「是的,無論是房子,星星,或是沙漠,使它們美麗的東西是看不見的!」「我真高興,你和我的狐狸的看法一樣。」說。睡覺了,
作者:待考 / 頁數:(12 / 14)

我家的房子在它的心靈深處隱藏着一個秘密……

我對說道:「是的,無論是房子,星星,或是沙漠,使它們美麗的東西是看不見的!」
「我真高興,你和我的狐狸的看法一樣。」說。時尚書屋
睡覺了,我就把他抱在懷裡,又重新上路了。我很激動。就好象抱著一個脆弱的寶貝。就好象在地球上沒有比這更脆弱的了。時尚書屋
我藉著月光看著這慘白的面額,這雙緊閉的眼睛,這隨風飄動的綹綹頭髮,這時我對自己說道:「我所看到的僅僅是外表。最重要的是看不見的……」
由於看到他稍稍張開的嘴唇露出一絲微笑,我又自言自語地說:「在這個熟睡了的身上,使我非常感動的,是他對他那朵花的忠誠,是在他心中閃爍的那朵玫瑰花的形象。這朵玫瑰花,即使在睡着了的時候,也象一盞燈的火焰一樣在他身上閃耀着光輝……」這時,我就感覺到他更加脆弱。應該保護燈焰:一陣風就可能把它吹滅……
於是,就這樣走着,我在黎明時發現了水井。時尚書屋

第2十五章

第2十五章

「那些人們,他們往快車裡擁擠,但是他們卻不知道要尋找什麼。於是,他們就忙忙碌碌,來迴轉圈子……」說道。時尚書屋
他接着又說[
「這沒有必要……」
我們終於找到的這口井,不同於撒哈拉的那些井。撒哈拉的井只是沙漠中挖的洞。這口井則很象村子中的井。可是,那裡又沒有任何村莊,我還以為是在做夢呢。時尚書屋
「真怪,」我對說:「一切都是現成的:轆轤、水桶、繩子……」
他笑了,拿着繩子,轉動着轆轤。轆轤就象是一個長期沒有風來吹動的舊風標一樣,吱吱作響。時尚書屋
「你聽,」說:「我們喚醒了這口井,它現在唱起歌來了……」我不願讓他費勁。我對他說:
「讓我來干吧。這活對你太重了。」
我慢慢地把水桶提到井欄上。我把它穩穩地放在那裡。我的耳朵裡還響着轆轤的歌聲。依然還在晃蕩的水面上,我看見太陽的影子在跳動。時尚書屋
「我正需要喝這種水。」說:「給我喝點……」
這時我才明白了他所要尋找的是什麼!
我把水桶提到他的嘴邊。他閉着眼睛喝水。就象節日一般舒適愉快。這水遠不只是一種飲料,它是披星戴月走了許多路才找到的,是在轆轤的歌聲中,經過我雙臂的努力得來的。時尚書屋
它象是一件禮品慰藉着心田。在我小的時候,聖誕樹的燈光,午夜的彌撒的音樂,甜蜜的微笑,這一切都使聖誕節時我收到的禮品輝映着幸福的光彩。時尚書屋
「你這裡的人在同一個花園中種植着五千朵玫瑰。」說:「可是,他們卻不能從中找到自己所要尋找的東西……」
「他們是找不到的。」我回答道。時尚書屋
「然而,他們所尋找的東西卻是可以從一朵玫瑰花或一點兒水中找到的……」

「一點不錯。」我回答道。時尚書屋
又加了一句[
「眼睛是什麼也看不見的。應該用心去尋找。」
我喝了水。我痛快地呼吸着空氣。沙漠在晨曦中泛出蜂蜜的光澤。這蜂蜜般的光澤也使我感到幸福。時尚書屋

為什麼我要難過……

又重新在我的身邊坐下。他溫柔地對我說:「你應該實踐你的諾言。」
「什麼諾言?」
「你知道……給我的小羊一個嘴套子……我要對我的花負責的呀!」
我從口袋中拿出我的畫稿。瞅見了,笑着說:
「你畫的猴麵包樹,有點象白菜……」
「啊!」
我還為我畫的猴麵包樹感到驕傲呢!
「你畫的狐狸……它那雙耳朵……有點象犄角……而且又太長了!」
這時,他又笑了。時尚書屋
「小傢伙,你太不公正了。我過去只會畫開着肚皮和閉着肚皮的巨蟒。」
「啊!這就行了。」他說:「孩子們認得出來。」
我就用鉛筆勾畫了一個嘴套。當我把它遞給時,我心裡很難受:
「你的打算,我一點也不知道……」
但是,他不回答我,他對我說:
「你知道,我落在地球上……到明天就一周年了……」
接着,沉默了一會兒,他又說道:
「我就落在這附近……」
此時,他的面頰緋紅。時尚書屋
我不知為什麼,又感到一陣莫名其妙的心酸。這時,我產生了一個問題:
「一星期以前,我認識你的那天早上,你單獨一個人在這曠無人煙的地方走着;這麼說,這並不是偶然的了?你是要回到你降落的地方去是嗎!」
的臉又紅了。時尚書屋
我猶豫不定地又說了一句[
「可能是因為周年紀念吧?……」
臉又紅了。他從來也不回答這些問題,但是,臉紅,就等於說「是的」,是吧?時尚書屋
「啊!」我對他說:「我有點怕……」
但他卻回答我說[
「你現在該工作了。你應該回到你的機器那裡去。我在這裡等你。你明天晚上再來……」
但是,我放心不下。我想起了狐狸的話。如果被人馴服了,就可能會要哭的……

第2十六章

第2十六章

在井旁邊有一堵殘缺的石牆。第2天晚上我工作回來的時候,我遠遠地看見了耷拉著雙腿坐在牆上。我聽見他在說話:
「你怎麼不記得了呢?」他說,「絶不是在這兒。」
大概還有另一個聲音在回答他,因為他答着腔說道:
「沒錯,沒錯,日子是對的;但地點不是這裡……」
我繼續朝牆走去。我還是看不到,也聽不見任何別人。可是又回答道:
「……那當然。你會在沙上看到我的腳印是從什麼地方開始的。你在那裡等着我就行了。今天夜裡我去那裡。」
我離牆約有二十米遠,可我依然什麼也沒有看見。時尚書屋
沉默了一會又說[
「你的毒液管用嗎?你保證不會使我長時間地痛苦嗎?」
我焦慮地趕上前去,但我仍然不明白是怎麼回事。時尚書屋
「現在你去吧,我要下來了!……」說。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