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小王子 第 4 頁


第5天,還是羊的事,把的生活秘密向我揭開了。好象默默地思索了很長時間以後,得出了什麼結果一樣,他突然沒頭沒腦地問我:「羊,要是吃小灌木,它也要吃花羅?」「它碰到什麼吃什麼。
作者:待考 / 頁數:(4 / 14)

第5天,還是羊的事,把的生活秘密向我揭開了。好象默默地思索了很長時間以後,得出了什麼結果一樣,他突然沒頭沒腦地問我:

「羊,要是吃小灌木,它也要吃花羅?」
「它碰到什麼吃什麼。」
「連有刺的花也吃嗎?」
「有刺的也吃!」
「那麼刺有什麼用呢?」
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那會兒我正忙着要從發動機上卸下一顆擰得太緊的螺絲。我發現機器故障似乎很嚴重,飲水也快完了,擔心可能發生最壞的情況,心裡很着急。時尚書屋
「那麼刺有什麼用呢?」
一旦提出了問題,從來不會放過。這個該死的螺絲使我很惱火,我於是就隨便回答了他一句:
「刺麼,什麼用都沒有,這純粹是花的惡劣表現。」
「噢!」
可是他沉默了一會兒之後,懷着不滿的心情衝我說:
「我不信!花是弱小的、淳樸的,它們總是設法保護自己,以為有了刺就可以顯出自己的厲害……」
我默不作聲。我當時想的,如果這個螺絲再和我作對,我就一鎚子敲掉它。又來打攪我的思緒了:
「你卻認為花……」
「算了吧,算了吧!我什麼也不認為!我是隨便回答你的。我可有正經事要做。」
他驚訝地看著我。時尚書屋
「正經事?」
他瞅着我手拿鎚子,手指沾滿了油污,伏在一個在他看來醜不可言的機件上。時尚書屋
「你說話就和那些大人一樣!」
這話使我有點難堪。可是他又尖刻無情地說道:

「你什麼都分不清……你把什麼都混在一起!」
他着實非常惱火。搖動着腦袋,金黃色的頭髮隨風顫動着。時尚書屋
「我到過一個星球,上面住着一個紅臉先生。他從來沒聞過一朵花。他從來沒有看過一顆星星。他什麼人也沒有喜歡過。時尚書屋
除了算帳以外,他什麼也沒有做過。他整天同你一樣老是說:『我有正經事,我是個嚴肅的人』。這使他傲氣十足。他簡直不象是個人,他是個蘑菇。」
「是個什麼?」
「是個蘑菇!」
當時氣得臉色發白。時尚書屋
「幾百萬年以來花兒都在製造着刺,幾百萬年以來羊仍然在吃花。要搞清楚為什麼花兒費那麼大勁給自己製造沒有什麼用的刺,這難道不是正經事?難道羊和花之間的戰爭不重要?這難道不比那個大胖子紅臉先生的帳目更重要?如果我認識一朵人世間唯一的花,只有我的星球上有它,別的地方都不存在,而一隻小羊糊裡糊塗就這樣把它一下子毀掉了,這難道不重要?」
他的臉氣得發紅,然後又接著說道:
「如果有人愛上了在這億萬顆星星中獨一無二的一株花,當他看著這些星星的時候,這就足以使他感到幸福。他可以自言自語地說:『我的那朵花就在其中的一顆星星上……』,但是如果羊吃掉了這朵花,對他來說,好象所有的星星一下子全都熄滅了一樣!這難道也不重要嗎?!」
他無法再說下去了,突然泣不成聲。夜幕已經降臨。我放下手中的工具。我把鎚子、螺釘、饑渴、死亡,全都拋在腦後。時尚書屋
在一顆星球上,在一顆行星上,在我的行星上,在地球上有一個需要安慰!我把他抱在懷裡。我搖着他,對他說:「你愛的那朵花沒有危險……我給你的小羊畫一個罩子……我給你的花畫一副盔甲……我……」我也不太知道該說些什麼。我覺得自己太笨拙。我不知道怎樣才能達到他的境界,怎樣才能再進入他的境界……唉,淚水的世界是多麼神秘啊!
第8章

第8章

很快我就進一步瞭解了這朵花兒。在的星球上,過去一直都生長着一些只有一層花瓣的很簡單的花。這些花非常小,一點也不占地方,從來也不會去打攪任何人。她們早晨在草叢中開放,晚上就凋謝了。時尚書屋
不知從哪裡來了一顆種子,忽然一天這種子發了芽。特別仔細地監視着這棵與眾不同的小苗:這玩藝說不定是一種新的猴麵包樹。但是,這小苗不久就不再長了,而且開始孕育着一個花朵。看到在這棵苗上長出了一個很大很大的花蕾,感覺到從這個花苞中一定會出現一個奇蹟。時尚書屋
然而這朵花藏在它那綠茵茵的房間中用了很長的時間來打扮自己。她精心選擇着她將來的顏色,慢慢騰騰地妝飾着,一片片地搭配着她的花瓣,她不願象虞美人那樣一出世就滿臉皺紋。她要讓自己帶著光艷奪目的麗姿來到世間。是的,她是非常愛俏的。時尚書屋
她用好些好些日子天仙般地梳妝打扮。然後,在一天的早晨,恰好在太陽升起的時候,她開放了。時尚書屋
她已經精細地做了那麼長的準備工作,卻打着哈欠說道:
「我剛剛睡醒,真對不起,瞧我的頭髮還是亂蓬蓬的……」
這時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愛慕心情:
「你是多麼美麗啊!」
花兒悠然自得地說[
「是吧,我是與太陽同時出生的……」
看出了這花兒不太謙虛,可是她確實麗姿動人。時尚書屋
她隨後又說道:「現在該是吃早點的時候了吧,請你也想著給我準備一點……」
很有些不好意思,於是就拿着噴壺,打來了一壺清清的涼水,澆灌着花兒。時尚書屋
於是,就這樣,這朵花兒就以她那有點敏感多疑的虛榮心折磨着。例如,有一天,她向講起她身上長的四根刺:
「老虎,讓它張着爪子來吧!」
頂了她一句:「在我這個星球上沒有老虎,而且,老虎是不會吃草的」。時尚書屋
花兒輕聲說道:「我並不是草。」
「真對不起。」
「我並不怕什麼老虎,可我討厭穿堂風。你沒有屏風?」
思忖着:「討厭穿堂風……這對一株植物來說,真不走運,這朵花兒真不大好伺候……」
「晚上您得把我保護好。你這地方太冷。在這裡住得不好,我原來住的那個地方……」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