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小王子 第 5 頁


但她沒有說下去。她來的時候是粒種子。她哪裡見過什麼別的世界。她叫人發現她是在湊一個如此不太高明的謊話,她有點羞怒,咳嗽了兩三聲。她的這一招是要處于有過失的地位,她說道:「屏
作者:待考 / 頁數:(5 / 14)

但她沒有說下去。她來的時候是粒種子。她哪裡見過什麼別的世界。她叫人發現她是在湊一個如此不太高明的謊話,她有點羞怒,咳嗽了兩三聲。時尚書屋

她的這一招是要處于有過失的地位,她說道:
「屏風呢?」
「我這就去拿。可你剛纔說的是……」
於是花兒放開嗓門咳嗽了幾聲,依然要使後悔自己的過失。時尚書屋
儘管本來誠心誠意地喜歡這朵花,可是,這一來,卻使他馬上對她產生了懷疑。對一些無關緊要的話看得太認真,結果使自己很苦惱。時尚書屋
有一天他告訴我說:「我不該聽信她的話,絶不該聽信那些花兒的話,看看花,聞聞它就得了。我的那朵花使我的星球芳香四溢,可我不會享受它。關於老虎爪子的事,本應該使我產生同情,卻反而使我惱火……」
他還告訴我說[
「我那時什麼也不懂!我應該根據她的行為,而不是根據她的話來判斷她。她使我的生活芬芳多彩,我真不該離開她跑出來。我本應該猜出在她那令人愛憐的花招後面所隱藏的溫情。花是多麼自相矛盾!我當時太年青,還不懂得愛她。」
第9章

第9章

我想大概是利用一群候鳥遷徙的機會跑出來的。在他出發的那天早上,他把他的星球收拾得整整齊齊,把它上頭的活火山打掃得乾乾淨淨。——他有兩個活火山,早上熱早點很方便。他還有一座死火山,他也把它打掃乾淨。時尚書屋
他想,說不定它還會活動呢!打掃乾淨了,它們就可以慢慢地有規律地燃燒,而不會突然爆發。火山爆發就象煙囪裡的火焰一樣。當然,在我們地球上我們人太小,不能打掃火山,所以火山給我們帶來很多很多麻煩。時尚書屋
還把剩下的最後幾顆猴麵包樹苗全拔了。他有點憂傷。他以為他再也不會回來了。這天,這些家常活使他感到特別親切。時尚書屋
當他最後一次澆花時,準備把她好好珍藏起來。他發覺自己要哭出來。時尚書屋
「再見了。」他對花兒說道。時尚書屋
可是花兒沒有回答他。時尚書屋
「再見了。」他又說了一遍。時尚書屋
花兒咳嗽了一陣。但並不是由於感冒。時尚書屋
她終於對他說道:「我方纔真蠢。請你原諒我。希望你能幸福。」
花兒對他毫不抱怨,他感到很驚訝。他舉着罩子,不知所措地佇立在那裡。他不明白她為什麼會這樣溫柔恬靜。時尚書屋

「的確,我愛你。」花兒對他說道:「但由於我的過錯,你一點也沒有理會。這絲毫不重要。不過,你也和我一樣的蠢。時尚書屋
希望你今後能幸福。把罩子放在一邊吧,我用不着它了。」
「要是風來了怎麼辦?」
「我的感冒並不那麼重……夜晚的涼風對我倒有好處。我是一朵花。」
「要是有蟲子野獸呢?……」
「我要是想認識蝴蝶,經不起兩三隻尺蠖是不行的。據說這是很美的。不然還有誰來看我呢?你就要到遠處去了。至于說大動物,我並不怕,我有爪子。」
於是,她天真地顯露出她那四根刺,隨後又說道:
「別這麼磨蹭了。真煩人!你既然決定離開這兒,那麼,快走吧!」
她是怕看見她在哭。她是一朵非常驕傲的花……
第10章

第10章

在附近的宇宙中,還有325、326、327、328、329、330等幾顆小行星。他就開始訪問這幾顆星球,想在那裡找點事干,並且學習學習。時尚書屋
第1顆星球上住着一個國王。國王穿著用紫紅色和白底黑花的毛皮做成的大禮服,坐在一個很簡單卻又十分威嚴的寶座上。時尚書屋
當他看見時,喊了起來:
「啊,來了一個臣民。」
思量着:「他從來也沒有見過我,怎麼會認識我呢?」
他哪裡知道,在那些國王的眼裡,世界是非常簡單的:所有的人都是臣民。時尚書屋
國王十分驕傲,因為他終於成了某個人的國王,他對說道:「靠近些,好讓我好好看看你。」
看看四周,想找個地方坐下來,可是整個星球被國王華麗的白底黑花皮袍占滿了。他只好站在那裡,但是因為疲倦了,他打起哈欠來。時尚書屋
君王對他說:「在一個國王面前打哈欠是違反禮節的。我禁止你打哈欠。」
羞愧地說道:「我實在忍不住,我長途跋涉來到這裡,還沒有睡覺呢。」
國王說:「那好吧,我命令你打哈欠。好些年來我沒有看見過任何人打哈欠。對我來說,打哈欠倒是新奇的事。來吧,再打個哈欠!這是命令。」
「這倒叫我有點緊張……我打不出哈欠來了……」紅着臉說。時尚書屋
「嗯!嗯!」國王回答道:「那麼我……命令你忽而打哈欠,忽而……」
他嘟嘟囔囔,顯出有點惱怒。時尚書屋
因為國王所要求的主要是保持他的威嚴受到尊敬。他不能容忍不聽他的命令。他是一位絶對的君主。可是,他卻很善良,他下的命令都是有理智的。時尚書屋
他常常說:「如果我叫一位將軍變成一隻海鳥,而這位將軍不服從我的命令,那麼這就不是將軍的過錯,而是我的過錯。」
靦腆地試探道:「我可以坐下嗎?」
「我命令你坐下。」國王一邊回答,一邊莊重地把他那白底黑花皮袍大襟挪動了一下。時尚書屋
可是感到很奇怪。這麼小的行星,國王他對什麼進行統治呢?時尚書屋
他對國王說:「陛下……請原諒,我想問您……」
國王急忙搶着說道:「我命令你問我。」
「陛下……你統治什麼呢?」
國王非常簡單明了地說:「我統治一切。」
「一切?」
國王輕輕地用手指着他的行星和其他的行星,以及所有的星星。時尚書屋
說:「統治這一切?」
「統治這一切。」
原來他不僅是一個絶對的君主,而且是整個宇宙的君主。時尚書屋
「那麼,星星都服從您嗎?」
「那當然!」國王對他說,「它們立即就得服從。我是不允許無紀律的。」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