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小王子 第 6 頁


這樣的權力使驚嘆不已。如果掌握了這樣的權力,那麼,他一天就不只是看到四十三次日落,而可以看到七十二次,甚至一百次,或是二百次日落,也不必要去挪動椅子了!由於他想起了他那被遺棄的小星
作者:待考 / 頁數:(6 / 14)

這樣的權力使驚嘆不已。如果掌握了這樣的權力,那麼,他一天就不只是看到四十三次日落,而可以看到七十二次,甚至一百次,或是二百次日落,也不必要去挪動椅子了!由於他想起了他那被遺棄的小星球,心裡有點難過,他大膽地向國王提出了一個請求:

「我想看日落,請求您……命令太陽落山吧……」
國王說道:「如果我命令一個將軍象一隻蝴蝶那樣從這朵花飛到那朵花,或者命令他寫作一個悲劇劇本或者變一隻海鳥,而如果這位將軍接到命令不執行的話,那麼,是他不對還是我不對呢?」
「那當然是您的不對。」肯定地回答。時尚書屋
「一點也不錯,」國王接著說,「向每個人提出的要求應該是他們所能做到的。權威首先應該建立在理性的基礎上。如果命令你的老百姓去投海,他們非起來革命不可。我的命令是合理的,所以我有權要別人服從。」
「那麼我提出的日落呢?」一旦提出一個問題,他是不會忘記這個問題的。時尚書屋
「日落麼,你會看到的。我一定要太陽落山,不過按照我的統治科學,我得等到條件成熟的時候。」
問道:「這要等到什麼時候呢?」
國王在回答之前,首先翻閲了一本厚厚的日曆,嘴裡慢慢說道:「嗯!嗯!日落大約……大約……在今晚七時四十分的時候!你將看到我的命令一定會被服從的。」
又打起哈欠來了。他遺憾沒有看到日落。他有點厭煩了,他對國王說:「我沒有必要再獃在這兒了。我要走了。」
這位因為剛剛有了一個臣民而十分驕傲自得的國王說道:
「別走,別走。我任命你當大臣。」
「什麼大臣」
「嗯…………司法大臣!」
「可是,這兒沒有一個要審判的人。」
「很難說呀,」國王說道。「我很老了,我這地方又小,沒有放鑾駕的地方,另外,一走路我就累。因此我還沒有巡視過我的王國呢!」
「噢!可是我已經看過了。」說道,並探身朝星球的那一側看了看。那邊也沒有一個人……
「那麼你就審判你自己呀!」國王回答他說。「這可是最難的了。審判自己比審判別人要難得多啊!你要是能審判好自己,你就是一個真正有才智的人。」
「我嗎,隨便在什麼地方我都可以審度自己。我沒有必要留在這裡。」
國王又說:「嗯……嗯……我想,在我的星球上有一隻老耗子。夜裡,我聽見它的聲音。你可以審判它,不時地判處它死刑。因此它的生命取決於你的判決。時尚書屋
可是,你要有節制地使用這只耗子,每次判刑後都要赦免它,因為只有這一隻耗子。」
「可是我不願判死刑,我想我還是應該走。」回答道。時尚書屋

「不行。」國王說。時尚書屋
但是,準備完畢之後,不想使老君主難過,說道:
「如果國王陛下想要不折不扣地得到服從,你可以給我下一個合理的命令。比如說,你可以命令我,一分鐘之內必須離開。我認為這個條件是成熟的……」
國王什麼也沒有回答。起初,有些猶疑不決,隨後嘆了口氣,就離開了……
「我派你當我的大使。」國王匆忙地喊道。時尚書屋
國王顯出非常有權威的樣子。時尚書屋
在旅途中自言自語地說:「這些大人真奇怪。」

第10一章

第10一章

第2個行星上住着一個愛虛榮的人。時尚書屋
「喔唷!一個崇拜我的人來拜訪了!」這個愛虛榮的人一見到,老遠就叫喊起來。時尚書屋
在那些愛虛榮的人眼裡,別人都成了他們的崇拜者。時尚書屋
「你好!」說道。「你的帽子很奇怪。」
「這是為了向人致意用的。」愛虛榮的人回答道,「當人們向我歡呼的時候,我就用帽子向他們致意。可惜,沒有一個人經過這裡。」
不解其意。說道:「啊?是嗎?」
愛虛榮的人向建議道:「你用一隻手去拍另一隻手。」
就拍起巴掌來。這位愛虛榮者就謙遜地舉起帽子向致意。時尚書屋
心想:「這比訪問那位國王有趣。」於是他又拍起巴掌來。愛虛榮者又舉起帽子來向他致意。時尚書屋
這樣做了五分鐘,之後對這種單調的把戲有點厭倦了,說道:
「要想叫你的帽子掉下來,該怎麼做呢?」
可這回愛虛榮者聽不進他的話,因為凡是愛虛榮的人只聽得進讚美的話。時尚書屋
他問道:「你真的欽佩我嗎?」
「欽佩是什麼意思?」
「欽佩麼,就是承認我是星球上最美的人,服飾最好的人,最富有的人,最聰明的人。」
「可您是您的星球上唯一的人呀!」
「讓我高興吧,請你還是來欽佩我吧!」
輕輕地聳了聳肩膀,說道:「我欽佩你,可是,這有什麼能使你這樣感興趣的?」
於是就走開了。時尚書屋
在路上自言自語地說了一句:「這些大人,肯定是十分古怪的。」

第10二章

第10二章

所訪問的下一個星球上住着一個酒鬼。訪問時間非常短,可是它卻使非常憂傷。時尚書屋
「你在幹什麼?」問酒鬼,這個酒鬼默默地坐在那裡,面前有一堆酒瓶子,有的裝着酒,有的是空的。時尚書屋
「我喝酒。」他陰沉憂鬱地回答道。時尚書屋
「你為什麼喝酒?」問道。時尚書屋
「為了忘卻。」酒鬼回答。時尚書屋
已經有些可憐酒鬼。他問道:「忘卻什麼呢?」
酒鬼垂下腦袋坦白道:「為了忘卻我的羞愧。」
「你羞愧什麼呢?」很想救助他。時尚書屋
「我羞愧我喝酒。」酒鬼說完以後就再也不開口了。時尚書屋
迷惑不解地離開了。時尚書屋
在旅途中,他自言自語地說道:「這些大人確實真叫怪。」

第10三章

第10三章

第4個行星是一個實業家的星球。這個人忙得不可開交,到來的時候,他甚至連頭都沒有抬一下。時尚書屋
對他說:「您好。您的煙捲滅了。」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