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小王子 第 7 頁


「三加二等於五。五加七等於十二。十二加三等於十五。你好。十五加七,二十二。二十二加六,二十八。沒有時間去再點着它。二十六加五,三十一。哎喲!一共是五億一百六十二萬二千七百三
作者:待考 / 頁數:(7 / 14)

「三加二等於五。五加七等於十二。十二加三等於十五。你好。時尚書屋

十五加七,二十二。二十二加六,二十八。沒有時間去再點着它。二十六加五,三十一。時尚書屋
哎喲!一共是五億一百六十二萬二千七百三十一。」
「五億什麼呀?」
「嗯?你還待在這兒那?五億一百萬……我也不知道是什麼了。我的工作很多……我是很嚴肅的,我可是從來也沒有功夫去閒聊!二加五得七……」
「五億一百萬什麼呀?」重複問道。一旦他提出了一個問題,是從來也不會放棄的。時尚書屋
這位實業家抬起頭,說:
「我住在這個星球上五十四年以來,只被打攪過三次。第1次是二十二年前,不知從哪裡跑來了一隻金龜子來打攪我。它發出一種可怕的噪音,使我在一筆帳目中出了四個差錯。第2次,在十一年前,是風濕病發作,因為我缺乏鍛鍊所致。時尚書屋
我沒有功夫閒逛。我可是個嚴肅的人。現在……這是第3次!我計算的結果是五億一百萬……」
「幾百萬什麼?」
這位實業家知道要想安寧是無望的了,就說道:
「幾百萬個小東西,這些小東西有時出現在天空中。」
「蒼蠅嗎?」
「不是,是些閃閃發亮的小東西。」
「是蜜蜂嗎?」
「不是,是金黃色的小東西,這些小東西叫那些懶漢們胡思亂想。我是個嚴肅的人。我沒有時間胡思亂想。」
「啊,是星星嗎?」
「對了,就是星星。」
「你要拿這五億星星做什麼?」
「五億一百六十二萬七百三十一顆星星。我是嚴肅的人,我是非常精確的。」
「你拿這些星星做什麼?」
「我要它做什麼?」
「是呀。」
「什麼也不做。它們都是屬於我的。」
「星星是屬於你的?」
「是的。」

「可是我已經見到過一個國王,他……」
「國王並不佔有,他們只是進行『統治』。這不是一碼事。」
「你擁有這許多星星有什麼用?」
「富了就可以去買別的星星,如果有人發現了別的星星的話。」
自言自語地說:「這個人想問題有點象那個酒鬼一樣。」
可是他又提了一些問題[
「你怎麼能佔有星星呢?」
「那麼你說星星是誰的呀?」實業家不高興地頂了一句。時尚書屋
「我不知道,不屬於任何人。」
「那麼,它們就是我的,因為是我第1個想到了這件事情的。」
「這就行了嗎?」
「那當然。如果你發現了一顆沒有主人的鑽石,那麼這顆鑽石就是屬於你的。當你發現一個島是沒有主的,那麼這個島就是你的。當你首先想出了一個辦法,你就去領一個專利證,這個辦法就是屬於你的。時尚書屋
既然在我之前不曾有任何人想到要佔有這些星星,那我就佔有這些星星。」
「這倒也是。可是你用它們來幹什麼?」說。時尚書屋
「我經營管理這些星星。我一遍又一遍地計算它們的數目。這是一件困難的事。但我是一個嚴肅認真的人!」
仍然還不滿足,他說:
「對我來說,如果我有一條圍巾,我可以用它來圍着我的脖子,並且能帶走它。我有一朵花的話,我就可以摘下我的花,並且把它帶走。可你卻不能摘下這些星星呀!」
「我不能摘,但我可以把它們存在銀行裡。」
「這是什麼意思呢?」
「這就是說,我把星星的數目寫在一片小紙頭上,然後把這片紙頭鎖在一個抽屜裡。」
「這就算完事了嗎?」
「這樣就行了。」
想道:「真好玩。這倒蠻有詩意,可是,並不算是了不起的正經事。」
關於什麼是正經事,的看法與大人們的看法非常不同。他接着又說:
「我有一朵花,我每天都給她澆水。我還有三座火山,我每星期把它們全都打掃一遍。連死火山也打掃。誰知道它會不會再復活。時尚書屋
我擁有火山和花,這對我的火山有益處,對我的花也有益處。但是你對星星並沒有用處……」
實業家張口結舌無言以對。於是就走了。時尚書屋
在旅途中,只是自言自語地說了一句:「這些大人們真是奇怪極了。」

第10四章

第10四章

第5顆行星非常奇怪,是這些星星中最小的一顆。行星上剛好能容得下一盞路燈和一個點路燈的人。怎麼也解釋不通:這個坐落在天空某一角落,既沒有房屋又沒有居民的行星上,要一盞路燈和一個點燈的人做什麼用。時尚書屋
但他自己猜想:「可能這個人思想不正常。但他比起國王,比起那個愛虛榮的人,那個實業家和酒鬼,卻要好些。至少他的工作還有點意義。當他點着了他的路燈時,就象他增添了一顆星星,或是一朵花。時尚書屋
當他熄滅了路燈時,就象讓星星或花朵睡着了似的。這差事真美妙,就是真正有用的了。」
一到了這個行星上,就很尊敬地向點路燈的人打招呼:
「早上好。——你剛纔為什麼把路燈滅了呢?」
「早上好。——這是命令。」點燈的回答道。時尚書屋
「命令是什麼?」
「就是熄掉我的路燈。——晚上好。」
於是他又點燃了路燈。時尚書屋
「那麼為什麼你又把它點着了呢?」
「這是命令。」點燈的人回答道。時尚書屋
「我不明白。」說。時尚書屋
「沒什麼要明白的。命令就是命令。」點燈的回答說。「早上好。」
於是他又熄滅了路燈。時尚書屋
然後他拿一塊有紅方格子的手絹擦着額頭。時尚書屋
「我干的是一種可怕的職業。以前還說得過去,早上熄燈,晚上點燈,剩下時間,白天我就休息,夜晚我就睡覺……」
「那麼,後來命令改變了,是嗎?」
點燈的人說:「命令沒有改,慘就慘在這裡了!這顆行星一年比一年轉得更快,而命令卻沒有改。」
「結果呢?」問。時尚書屋
「結果現在每分鐘轉一圈,我連一秒鐘的休息時間都沒有了。每分鐘我就要點一次燈,熄一次燈!」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