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小王子 第 8 頁


「真有趣,你這裡每天只有一分鐘長?」「一點趣味也沒有,」點燈的說,「我們倆在一塊說話就已經有一個月的時間了。」「一個月?」「對。三十分鐘。三十天!——晚上好。」於是
作者:待考 / 頁數:(8 / 14)

「真有趣,你這裡每天只有一分鐘長?」

「一點趣味也沒有,」點燈的說,「我們倆在一塊說話就已經有一個月的時間了。」
「一個月?」
「對。三十分鐘。三十天!——晚上好。」
於是他又點着了了他的路燈。時尚書屋
瞅着他,他喜歡這個點燈人如此忠守命令。這時,他想起了他自己從前挪動椅子尋找日落的事。他很想幫助他的這位朋友。時尚書屋
「告訴你,我知道一種能使你休息的辦法,你要什麼時候休息都可以。」
「我老是想休息。」點燈人說。時尚書屋
因為,一個人可以同時是忠實的,又是懶惰的。時尚書屋
接著說[
「你的這顆行星這樣小,你三步就可以繞它一圈。你只要慢慢地走,就可以一直在太陽的照耀下,你想休息的時候,你就這樣走……那麼,你要白天又多長它就有多長。」
「這辦法幫不了我多打忙,生活中我喜歡的就是睡覺。」點燈人說。時尚書屋
「真不走運。」說。時尚書屋
「真不走運。」點燈人說。「早上好。」
於是他又熄滅了路燈。時尚書屋
在他繼續往前旅行的途中,自言自語地說道:
「這個人一定會被其他那些人,國王呀,愛虛榮的呀,酒鬼呀,實業家呀,所瞧不起。可是唯有他不使我感到荒唐可笑。這可能是因為他所關心的是別的事,而不是他自己。」
他惋惜地嘆了口氣,並且又對自己說道:
「本來這是我唯一可以和他交成朋友的人。可是他的星球確實太小了,住不下兩個人……」
沒有勇氣承認的是:他留戀這顆令人讚美的星星,特別是因為在那裡每二十四小時就有一千四百四十次日落!

第10五章

第10五章

第6顆行星則要大十倍。上面住着一位老先生,他在寫作大部頭的書。時尚書屋
「瞧!來了一位探險家。」老先生看到時,叫了起來。時尚書屋
在桌旁坐下,有點氣喘吁吁。他跑了多少路啊!
「你從哪裡來的呀?」老先生問。時尚書屋
「這一大本是什麼書?你在這裡幹什麼?」問道。時尚書屋

「我是地理學家。」老先生答道。時尚書屋
「什麼是地理學家?」
「地理學家,就是一種學者,他知道哪裡有海洋,哪裡有江河、城市、山脈、沙漠。」
「這倒挺有意思。」說。「這才是一種真正的行當。」他朝四周圍看了看這位地理學家的星球。時尚書屋
他還從來沒有見過一顆如此壯觀的行星。時尚書屋
「您的星球真美呀。上面有海洋嗎?」
「這我沒法知道。」地理學家說。時尚書屋
「啊!」大失所望。「那麼,山脈呢?」
「這,我沒法知道。」地理學家說。時尚書屋
「那麼,有城市、河流、沙漠嗎?」
「這,我也沒法知道。」地理學家說。時尚書屋
「可您還是地理學家呢!」
「一點不錯,」地理學家說,「但是我不是探察家。我手下一個探察家都沒有。地理學家是不去計算城市、河流、山脈、海洋、沙漠的。地理學家很重要,不能到處跑。時尚書屋
他不能離開他的辦公室。但他可以在辦公室裡接見探察家。他詢問探察家,把他們的回憶記錄下來。如果他認為其中有個探察家的回憶是有意思的,那麼地理學家就對這個探察家的品德做一番調查。」
「這是為什麼呢?」
「因為一個說假話的探察家會給地理書帶來災難性的後果。同樣,一個太愛喝酒的探察家也是如此。」
「這又是為什麼?」說。時尚書屋
「因為喝醉了酒的人把一個看成兩個,那麼,地理學家就會把只有一座山的地方寫成兩座山。」
「我認識一個人,他要是搞探察的話,就很可能是個不好的探察員。」說。時尚書屋
「這是可能的。因此,如果探察家的品德不錯,就對他的發現進行調查。」
「去看一看嗎?」
「不。那太複雜了。但是要求探察家提出證據來。例如,假使他發現了一座大山,就要求他帶來一些大石頭。」
地理學家忽然忙亂起來。時尚書屋
「正好,你是從老遠來的麼!你是個探察家!你來給我介紹一下你的星球吧!」
於是,已經打開登記簿的地理學家,削起他的鉛筆來。他首先是用鉛筆記下探察家的敘述,等到探察家提出了證據以後再用墨水筆記下來。時尚書屋
「怎麼樣?」地理學家詢問道。時尚書屋
「啊!我那裡,」說道,「沒有多大意思,那兒很小。我有三座火山,兩座是活的,一座是熄滅了的。但是也很難說。」
「很難說。」地理學家說道。時尚書屋
「我還有一朵花。」
「我們是不記載花卉的。」地理學家說。時尚書屋
「這是為什麼?花是最美麗的東西。」
「因為花卉是短暫的。」
「什麼叫短暫?」
「地理學書籍是所有書中最嚴肅的書。」地理學家說道,「這類書是從不會過時的。很少會發生一座山變換了位置,很少會出現一個海洋乾涸的現象。我們要寫永恆的東西。」
「但是熄滅的火山也可能會再復甦的。」打斷了地理學家。「什麼叫短暫?」
「火山是熄滅了的也好,甦醒的也好,這對我們這些人來講都是一回事。」地理學家說,「對我們來說,重要的是山。山是不會變換位置的。」
「但是,『短暫』是什麼意思?」再三地問道。他一旦提出一個問題是從不放過的。時尚書屋
「意思就是:有很快就會消失的危險。」
「我的花是很快就會消失的嗎?」
「那當然。」
自言自語地說:「我的花是短暫的,而且她只有四根刺來防禦外侮!可我還把她獨自留在家裡!」
這是他第1次產生了後悔,但他又重新振作起來:
「您是否能建議我去看些什麼?」問道。時尚書屋
「地球這顆行星,」地理學家回答他說,「它的名望很高……」
於是就走了,他一邊走一邊想著他的花。時尚書屋

第10六章

第10六章

第7個行星,於是就是地球了。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