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戀愛中的女人 第 50 頁


那只迷途貓說話間就影兒般地消失了。公貓米諾瞟了一眼厄秀拉,然後又倨傲地把目光轉向他的主人。「你是個霸王嗎,米諾?」伯金問。苗條的小貓看看他,眯起了眼睛。然後它又把目光轉開去
作者:待考 / 頁數:(50 / 159)

那只迷途貓說話間就影兒般地消失了。公貓米諾瞟了一眼厄秀拉,然後又倨傲地把目光轉向他的主人。時尚書屋

「你是個霸王嗎,米諾?」伯金問。時尚書屋
苗條的小貓看看他,眯起了眼睛。然後它又把目光轉開去,凝視遠方,不再理睬這兩個人了。時尚書屋
「米諾,」厄秀拉說,「我不喜歡你。你象所有的男人一樣霸道。」
「不,」伯金說,“他有他的道理。他不是個霸王,他只不過是要讓那可憐的迷途貓兒承認他,這是她命中注定的事。你可以看出來,那迷途貓長得毛絨絨的,象風一樣沒個定型兒。時尚書屋
我支持米諾,完全支持他,他是想平靜。“
「是啊,我知道!」厄秀拉叫道,「他要走他自己的路——我知道你這番花言巧語的意思,你想稱王稱霸。」
小貓又看看伯金,對這位吵吵嚷嚷的女人表示蔑視。時尚書屋
「我很支持你,米西奧托,」伯金對貓說。「保持住你男性的尊嚴和你高級的理解能力吧。」
米諾又眯起了眼睛,似乎是在看太陽。看了一會兒,他突然撇下這兩個人,興高采烈地豎起尾巴跑遠了,白白的爪子歡快地舞動着。時尚書屋
「他會再一次尋到那漂亮的野貓,用他高級的智慧招待招待她。」伯金笑道。時尚書屋
厄秀拉看著園子裡的他,他的頭髮被風吹舞着,眼睛裡閃着挖苦的光芒,她大叫道:「天啊,氣死我了,什麼男性的優越!這是什麼鬼話!沒人會理會這套鬼話的。」
「那野貓,」伯金說,「就不理會,可她感覺得到這是對的。」
「是嗎?」厄秀拉叫道。「騙外行去吧!」
「我會這樣的。」
「這就象傑拉德。克里奇對待他的馬一樣,是一種稱霸的慾望,一種真正的權力意志,①太卑鄙,太下作了。」
①原文是德文,出自尼采1844—1900的著作《權力意志》。時尚書屋
「我同意,權力意志是卑鄙下作的。可它在米諾身上就變成了一種與母貓保持純粹平衡的慾望,令她與一個男性保持超常永久的和睦關係。你看得出來,沒有米諾,她僅僅是隻迷途的貓,一個毛絨絨的偶然現象。你也可以說這是一種權力意志。」
「這是詭辯,跟亞當一樣陳舊的濫調。」
「對。亞當在不可摧毀的天堂裡供養着夏娃。他獨自和她相處,就象星星駐足在自己的軌道里一樣。」

「是啊,是啊,」厄秀拉用手指頭指點着他說,「你是一顆有軌道的星星!她是一顆衛星,火星的衛星!瞧瞧,你露餡兒了!你想要得到衛星。火星和衛星!你說過,你說過,你自己把自己的想法全合盤托出來了!」
他站立着衝她笑了。他受了挫折,心裡生氣,可又感到有趣,不由得對厄秀拉羡慕甚至愛起來,她那麼機智,象一團閃閃發光的火,報復心很強,心靈異常敏感。時尚書屋
「我還沒說完呢,」他說,「你應該再給我機會讓我說完。」
「不,就不!」她叫道。「我就不讓你說。你已經說過了,一顆衛星,你要擺脫它,不就這個嗎?」
「你永遠也不會相信,我從來沒說過這樣的話,」他回答,「我既沒有表示這個意思,也沒有暗示過、也沒有提到過什麼衛星,更不會有意識地講什麼衛星,從來沒有。」
「你,撒謊!」她真動了氣,大叫起來。時尚書屋
「茶準備好了,先生。」女房東在門道里說。時尚書屋
他們雙雙朝女房東看過去,眼神就象貓剛纔看他們一樣。時尚書屋
「謝謝你,德金太太。」
女房東的介入,讓他們沉默了。時尚書屋
「來喝茶吧。」他說。時尚書屋
「好吧,」她振作起精神道。時尚書屋
他們相對坐在茶桌旁。時尚書屋
“我沒說過衛星,也沒暗示這個意思。我的意思是指單獨的星星之間既相關聯又相互保持平衡、平等。時尚書屋
「你露餡了,你的花招全露餡了。」她說完就開始喝茶。時尚書屋
見她對自己的勸告不再注意,他只好倒茶了。時尚書屋
「真好喝!」她叫道。時尚書屋
「自己加糖吧。」他說。時尚書屋
他把杯子遞給她。他的杯子等器皿都很好看。玲瓏的杯子和盤子是紫紅與綠色的,樣式漂亮的碗和玻璃盤子以及舊式羹匙擺在淺灰與紫色的織布上,顯得富麗高雅。可在這些東西中厄秀拉看出了赫麥妮的影響。時尚書屋
「你的東西夠漂亮的!」她有點氣憤地說。時尚書屋
「我喜歡這些玩意兒。有這些漂亮的東西用着,讓人打心眼兒裡舒服。德金太太人很好,因為我的緣故,她覺得什麼都挺好。」
「是啊,」厄秀拉說,「這年頭兒,女房東比老婆要好啊。她們當然比老婆想得更周全。在這兒,比你有了家室更自在,更完美。」
「可你怎麼不想想內心的空虛呢?」他笑道。時尚書屋
「不,」她說,「我對男人們有如此完美的女房東和如此漂亮的住所感到嫉妒。男人們有了這些就沒什麼憾事了。」
「如果是為了養家餬口,我希望不至于如此吧。就為了有個家而結婚,這挺噁心的。」
「同樣,」厄秀拉說,「現在男人不怎麼需要女人,是嗎?」
「除了同床共枕和生兒育女以外,就不怎麼需要。從根本上說,現在男人對女人的需要是一樣的,只不過誰也不願意做根本的事情。」
「怎麼個根本法?」
「我的確覺得,」他說,「世界是由人與人之間神秘的紐帶——完美的和諧地連結在一起的。最直接的紐帶就是男人與女人之間的紐帶。」
「這是老調子了,」厄秀拉說,“為什麼愛要是一條紐帶呢?時尚書屋
不,我不要它。“
「如果你向西走,」他說,「你就會失去北、東和南三個方向。如果你承認和諧,就消除了一切混亂的可能性。」
「可愛的是自由啊。」她說。時尚書屋
「別說偽善的話,」他說,「愛是排除所有其它方向的一個方向。你可以說它是一種自由。」
「不,」她說,「愛包含了一切。」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