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惡魔紳士 第 12 頁


得她雙耳轟隆隆的。菲利克斯粗暴地抬起她的下巴,惡狠狠地道:「你很抱歉?就只是這樣?當我向你求婚的時候,你可以拒絶我;在我們抵達教堂前,你可以拒絶我;甚至是在神父面前,只要你該死地出現了。清楚地對我說一聲『
作者:待考 / 頁數:(12 / 0)

「迷宮裡的小老鼠想要逃了?」菲利克斯以雙臂懶洋洋地困住她,低沈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沙啞的嗓音漾着明顯的嘲弄,嘴角泛起一絲狩獵者專有的殘酷的笑容。時尚書屋
「我..」潔衣所有盤算好的計劃此時都不翼而飛,只能無助地咬着下
唇,陷入全然的無助中。時尚書屋
「我在等,等着你這張小嘴可以吐出什麼讓我更驚訝的謊言,這畢竟是

你的天賦不是嗎?”他好整以暇地舉起一隻手,緩慢而溫柔地撫着她細嫩的
臉頰,他的嘴角含笑,但黑眸中卻是全然的冷寒。時尚書屋
「兩年前的事,我很抱歉。」
練潔衣喃喃開口。當年的她沒有選擇的餘地,
如果她不走,死的不只是他,還有她自小就失散的家人,她不能冒險,只是
她說了又能如何?菲利克斯是一個驕傲的人,她背棄了他,所以他一輩子都
不會原諒她的。時尚書屋
驀地,「砰」一聲!在她兩側的雙拳重重擊在門上,震得她雙耳轟隆隆
的。時尚書屋
菲利克斯粗暴地抬起她的下巴,惡狠狠地道:「你很抱歉?就只是這
樣?當我向你求婚的時候,你可以拒絶我;在我們抵達教堂前,你可以拒絶
我;甚至是在神父面前,只要你該死地出現了。清楚地對我說一聲『不』!
我通通都會接受,但是你只是留了一張字條,甚至連一個理由都沒有,練潔
衣,你夠狠毒,你真懂得怎麼將一個男人對你的愛硬生生踩在腳底下。”練
潔衣痛苦地開上眼睛,藏住即將溢出的淚水。時尚書屋
菲利克斯嫌惡地退了幾步,整個人在忿怒的火焰中燃燒着;他唯一捧
在手心,想呵護愛憐一輩子的女人背叛了他,為了一個她連解釋都不願的理
由。時尚書屋
「上帝詛咒我和你相遇的那一天!」他怒不可遏地吼了出來,雙拳緊緊握
住,就怕自己剋制不住殺了這個讓他愛恨交織的女人。時尚書屋
練潔衣身子一顫,緩緩跪坐在地上,疲憊又苦澀地道:「我知道你恨我,
我也不求你的原諒,但是請你試着瞭解,我真的不能待在這裡,你會讓我們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都陷在地獄之中的。”菲利克斯揚起一抹奇異詭譎的笑,冷冷道:「托你的福,我已經在那裡了。」
他大步向前,開了門準備要離開,練潔衣不死心地扯住
他,慌亂道:「菲利克斯,你不瞭解,如果我不離開,你會..」「如果你妄
想逃離這裡,我絶對會讓你嘗到比地獄還不堪的待遇,你最好不要考驗我的
能力。”他的眉宇又恢復了最初的冷凝和嫌惡,輕輕推開她的手,他當着她
的面將門關上。時尚書屋
縱使隔着一扇門,菲利克斯還是聽到了練潔衣低泣的聲音,他低咒一
聲,再一次提醒自己,為了她,自己已經痛苦了兩年之久,他現在做的只不
過是以牙還牙而已,他不該心疼,也絶不會心疼的...※※※菲利克斯離
開後不久,原先那一名叫莎拉的女仆敲門進入,帶潔衣回到她原先的房間,
重新換上一套熱早餐,而後再次退下,留她一個人在這個陌生的房間裡。時尚書屋
潔衣食不知味地吃了一個牛角麵包和熱咖啡,不知道到底該怎麼辦,
現在的她等於是被菲利克斯囚禁起來,更可悲的是她甚至不知道自己什麼時
候才會被釋放。時尚書屋
胡思亂想了一會兒,她猛然想起自己自從到歐洲都還沒有打一通電話
回家,她的父母對於她要再來意大利已經很不安了,而她竟然大意到兩天沒
打電話回去,想到這,她急忙地跑出了房間,想找電話。時尚書屋
她在經過樓梯旁的房間時停下了腳步,忽然想起剛纔似乎在這個房間
內看到電話,或許她可以借用一下。時尚書屋
潔衣敲了敲門,在無人響應的情況下緩緩推開了門,方纔因為菲利克
斯和她在一起,所以她緊張得沒時間仔細觀察這個房間;這是一間非常男性
化的房間,整個裝潢都很簡單,全部的書桌和書櫃都是以柚木製成,也因此
讓落地窗旁的巨型黃銅床更顯目,上面敬着一、兩件黑色男用襯衫,看來是

屬於菲利克斯的。時尚書屋
潔衣連忙收斂心神,往書桌方向移動。她舉起電話,撥出了在台灣的
電話,在她以為要接通的時候,電話那一端忽然傳出了外文,不知道是法文
或是德文,總之是她一直弄不懂的語言。時尚書屋
「請幫我接到台灣。」
她不死心的用英文和意大利文重複了好幾次,不過
對方就是一直用她不懂的語言重複那一段話。時尚書屋
「在打求救電話嗎?」菲利克斯不知何時回到了房間,也不知道站在那
裡觀察了她多久,潔衣嚇了一跳,急忙將話筒放下。時尚書屋
「我..只是想打一通電話告訴家人我在哪裡。」
潔衣連忙站起,看向他
的目光充滿着無言的乞求。時尚書屋
「你的家人?」菲利克斯的眼光非常微妙,似笑非笑卻含有嘲弄。「看來我並不如想象中的瞭解你。」
他從練潔衣六歲認識她至今,不知道除了自己,
她還有任何親人。時尚書屋
「我們兩年前才相逢的,拜託..」她垂下眼,再次懇求道。時尚書屋
菲利克斯沉默了一會兒,才拿起電話,用法文說了一連串數字,這是
他們改良過的電話,必須要說出設定好的密碼電話才會接通。這也是過濾電
話的一種方式,其它人如果沒有這一組密碼是無法和他們聯繫的。時尚書屋
等電話傳出了正常的嘟聲,菲利克斯將聽筒交給了練潔衣。時尚書屋
她接過手,喜悅地撥了一組家裡的電話,菲利克斯則不動聲色地將那
組號碼記了下來。時尚書屋
「媽媽?是我,潔衣.」彼端傳來了熟悉的女音,練潔衣聽到親人的聲
音,不自覺地眼睛一紅,險些就掉下淚來了。時尚書屋
菲利克斯此時忽然湊近她,將耳朵貼近她的話筒,想聽練潔衣到底說
了些什麼,跟着將她扯進自己懷中,一方面是方便自己聽,另一方面讓練潔
衣受制於他,不至于說出一些不該說的話。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