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惡魔紳士 第 15 頁


此殘忍的謊言後,她卻對他說抱歉?為什麼明明是一場報復,他的心裡卻沒有一絲一毫的喜悅?而且腦海裡還充斥着她那一雙如泣如訴的眼瞳,還有那一句抱歉的話。該死的!他不會有任何內疚的。她背叛他!這是她應得的。就是這樣,
作者:待考 / 頁數:(15 / 0)

用只有他能聽到的聲音道歉,因為她,他受苦了兩年。因為她,他已經徹底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變了一個人。時尚書屋
她曾聽說過愛是所有感情中最強烈的一種,現在她明白了,因為她的
愛已經毀了菲利克斯,讓他從一個人,變成了一個連心都捨去了的魔鬼!

兩年前的決定到底是對是錯?她現在再也不確定了..潔衣疲憊地從
他的懷中退開,像遊魂似地慢慢飄上樓去。時尚書屋
昔翩翩知道此時的菲利克斯什麼也聽不進去,所以她朝葉美心兩人點
點頭,示意他們跟她到樓上的客房休息。時尚書屋
將一切安排妥當後,昔翩翩重新下樓,菲利克斯還是站在原地,整個
人似乎陷入了迷離的思緒中。時尚書屋
昔翩翩輕嘆一口氣,在他面前坐了下來,靜靜地陪着他。時尚書屋
「我很抱歉!」為什麼?在他說出如此殘忍的謊言後,她卻對他說抱歉?時尚書屋
為什麼明明是一場報復,他的心裡卻沒有一絲一毫的喜悅?而且腦海裡還充
斥着她那一雙如泣如訴的眼瞳,還有那一句抱歉的話。時尚書屋
該死的!他不會有任何內疚的。她背叛他!這是她應得的。就是這樣,
他沒有錯,他也不會這麼輕易放過她的。時尚書屋
菲利克斯狂妄地一扒長髮,向外面大步走去,走到門邊時,他頭也不
回的對昔翩翩道:「麻煩你替我看著她。」
「我希望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翩翩一嘆,愛恨交織最容易把感情推向毀滅之路,她希望菲利克斯不要越陷
越深。時尚書屋
他不語,大步離去。他現在需要一個人靜一靜。時尚書屋
昔翩翩坐在客廳。想著剛纔的一切。她凝神細想練潔衣看著他們的眼
神,她明明還是愛着菲利克斯,為什麼兩年前會不告而別?莫非還有什麼是
他們不知道的?還是他們真的忽略掉了一些細節?不久後,她站起身,撥了
一通電話要人將練潔衣的資料調一份過來,這樣,她也許會查出一些蛛絲馬
跡。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

練潔衣將自己關在房間裡,連女仆送上的晚餐她也沒有動上幾口。時尚書屋
傍晚的時候,美心曾來過她的房間,她根本不相信菲利克斯的話,卻
可以感覺出他對潔衣明顯的恨意,所以美心想弄清楚是怎麼一回事。時尚書屋
潔衣什麼也沒說,只是說她背叛了菲利克斯,所以她是自願留下,並
希望美心不要將這件事告訴遠在台灣的父母,她不想再讓他們擔心了。時尚書屋
當潔衣尚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時,一記敲門聲突兀地響起,她起身,
以為是美心又來找她了。時尚書屋
「羅學長?」門外的羅品冠的確讓她吃了一驚,她禮貌性地對他笑了笑,
不知道他找自己有什麼事情。時尚書屋
「你還好吧?」他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鏡,露出了和善的笑。時尚書屋
「學長,你真的不用在這裡陪我,你應該回到旅行團,和他們一起繼續旅行的。」
她隱約知道羅品冠想追求她,但是她知道自己絶不可能接受的!
「你難道不知道我參加這次的旅行是為了你?」事實上他已經從美心那
裡打聽到事實的真相,也知道菲利克斯所說的謊言,他早該知道這不是真的,
潔衣是如此純真善良的女孩,怎麼會是別人的情婦?對於他的表白,練潔衣
嚇了一大跳。時尚書屋
下一刻羅品冠已經牢牢握住了她的手,急切道:「你難道不知道,打從
我第1眼見到你起,就對你一見鍾情。我從來不知道自己會有這種情感,但
這是真的,我真的對你──”他的深情表白只說了一半,就被一陣響亮的鼓
掌聲打斷。時尚書屋
兩個人同時轉頭,立刻看見了一臉冷酷與嘲諷的菲利克斯。時尚書屋

他懶洋洋地靠着牆,散亂的黑髮和微微敞開的襯衫使得他的模樣有些
邋遢;然而,在夜色中,他的那一張俊臉更具魔住了。時尚書屋
他一步步向前,腳步有些不穩,似乎喝了不少酒。時尚書屋
「你沒有聽清楚我的話?我說過她是我的,是我一個人專屬的情婦,下
次表白前先探聽清楚再開口。”語畢,他一把將羅品冠推開。時尚書屋
「學長,你先回去吧!」練潔衣柔聲懇求,怕菲利克斯會傷了羅品冠。時尚書屋
羅品冠低咒一聲,為她語氣中的委屈求全感到心疼,卻也知道如果要
打架,他絶不會是這個人的對手。時尚書屋
「如果有事,只要大聲叫,我就會過來。」
他鼓足了勇氣怒瞪菲利克斯一
眼,警告他不要亂來。時尚書屋
菲利克斯斜眼睨着對方,似乎在嘲弄他的虛張聲勢。時尚書屋
練潔衣不願兩個人再起衝突,於是開了門,對菲利克斯道:「進來吧!
你不是有事找我?”練潔衣推了他一下,用目光祈求他不要傷害羅品冠。時尚書屋
菲利克斯嘴角微揚,當着羅品冠的臉將門關上。時尚書屋
關上了門,練潔衣退了幾步,雙手環胸,淡淡說道:「你有事嗎?還是
又想到了新的字眼來侮辱我?”「我正在想。」
他詭異一笑。時尚書屋
他喝了一個下午的悶酒,沒想到一回來就撞見了一場表白,看來那個
姓羅的還沒有對潔衣死心,不過這個問題很容易解決。「這兩年來你的身邊
有多少像他這樣的人?有多少人像那個羅品冠一樣,覬覦着只屬於我的東
西?”他漾着淡淡的笑,一步一步地逼近她,直到將練潔衣逼到了牆邊。而
後,他伸直雙臂,將她困在懷中。時尚書屋
「沒有。」
她慌亂地搖頭,伸手想將他推開。時尚書屋
「我不相信。」
他用一隻手將她的雙手抓住,高舉過頭,另一隻手則從她
的脖子滑下,最後罩住她胸前的柔軟。「你是個騙子,你用這張柔弱的臉騙過多少人?一個,兩個,還是根本已經無法計算了?」「菲利克斯..」她
脹紅了臉,掙扎着想擺脫他。時尚書屋
「我不喜歡和別人分享屬於我的東西,尤其是女人,或許只要我在你身上烙下了印痕,就會阻止一些無頭蒼蠅。」
他的黑眸閃着情慾的風暴,緩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