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惡魔紳士 第 17 頁


輕笑,事實上她是將安眠藥放到騎士的飲料中,再將他打包上飛機的,等他一覺醒來,就會發現自己正身在一個陌生的國家,而口袋內則放了一封要他努力辦事的信,不過看不到他狂怒的臉有點可惜就是了!菲利克斯笑着搖頭,知道她一
作者:待考 / 頁數:(17 / 0)

「你一直以為練潔衣是孤兒,而且她也一直不知道她還有親人,為什麼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她兩年前可以回台灣找自己的親人,又為什麼選在婚禮當天回國?這一切巧
合得不可思議,一定有人在背後操控一切。”當一切事實都浮上了檯面,昔
翩翩才知道他們忽略了太多隱藏在背後的真相,只是很自然地將一切都怪在
練潔衣頭上。時尚書屋
「翩翩,在事情還沒有明朗前,找人到台灣去一趟,我不希望有事情發生。」
菲利克斯也察覺出事情的不單純。時尚書屋
「我已經找人了。放心吧!」她甜甜一笑。時尚書屋
「你找的人是誰?」菲利克斯挑眉問道,據他所知,凱伊和他的未婚妻
到南非開會,城堡在西班牙辦事,而騎士..「當然是棋士團裡面最閒的騎士。」
她輕笑,事實上她是將安眠藥放到騎士的飲料中,再將他打包上飛機
的,等他一覺醒來,就會發現自己正身在一個陌生的國家,而口袋內則放了
一封要他努力辦事的信,不過看不到他狂怒的臉有點可惜就是了!
菲利克斯笑着搖頭,知道她一定又用了什麼奇怪的方法整人了。時尚書屋
「所以現在是我們重新看這件事情的時候了,我想練潔衣一定隱瞞了什麼,我不知道她為什麼這麼做,不過她一定有不得已的苦衷,」她放軟了聲
調,知道自己可能誤會了練潔衣之後,她總得多幫幫這一對戀人。時尚書屋
「現在你已經站到她那一邊了?」菲利克斯似笑非笑,她倒戈得還真快!
「因為我也是女人,我看過她看你的眼神,她愛你,而且愛得很深」「你又知道了?」他好笑地敲了敲她的頭。看完了資料後,他同樣感到震驚,難
道他也錯怪了潔衣?「因為你們男人的腦袋有時硬得跟石頭一樣,我這個聰明的女人當然就要多花點心思開導你們了。」
她眨眨眼,笑着看他離去。時尚書屋

※※※

菲利克斯再次回到練潔衣的房門前,敲了敲門,在得不到響應的情況
下,他轉開了門把,怕看到空無一人的房間。時尚書屋
浴室傳來的水聲讓菲利克斯鬆了一口氣,他走向床邊坐下,等着潔衣
出來和她談一談。時尚書屋
十多分鐘後,練潔衣穿著白色浴袍走出來,她的頭上披着一條大毛巾,
沒有注意到房間多了一個人,她很專心地走到梳妝台。慢慢梳着頭髮。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她專注地沉浸在自己的悲傷中,梳好了頭髮轉身,猛地發現床上坐著
一個人,她嚇得退了幾步,在撞到了化妝台後,「咚」一聲又跌倒,最後狼
狽不堪地躺在地上。時尚書屋
「你沒事吧?」菲利克斯很想笑,但他還是把她拉進懷中,幫她揉着剛
才撞到的腰部。時尚書屋
「不用麻煩了,」她不自在地想退開,卻掙脫不開他的手。「身子還疼不疼?」他心裡始終記着她剛纔哭了一小時的事,一邊用手幫她溫柔地推拿,
一邊漫不經心地問。時尚書屋
她一張臉脹得火紅,老天!他為什麼要問她這種尷尬的問題。時尚書屋
「我真的傷了你?」聽不到她的回答,菲利克斯抬起了她的下巴,想看
清楚潔衣臉上的表情。時尚書屋
「沒有。」
如果他再不結束這個話題,她臉上就要着火了。時尚書屋
菲利克斯看著她,沐浴後的她渾身散髮一股淡淡的香氣。溫潤如玉的
肌膚有一抹淡淡的暈紅,既美麗又讓人渴望。想到她不久前在床上發出的吟
哦嬌喘,他的黑眸又變得如潭水一般深邃。時尚書屋
「你不用回去陪你的女朋友嗎?」潔衣咬着下唇開口。她嫉妒那個可以
得到他微笑的女人,如果他真的愛那個女人,為什麼不放過她?「我的女朋友?啊?!你是說翩翩?」他聽到她語氣中明顯的醋意。詭異地揚起嘴角,
想戲弄她一番。時尚書屋
「對!就是她,已經晚了,我要休息了,」即使他的語氣漫下經心,在提
到那個叫翩翩的女人時,卻是充滿了笑意,看來他真的很在乎她。時尚書屋
「如果她不介意我另有情人呢?」他不懷好意地湊近她,黑眸閃着挑釁
和戲謔,他得意地聽到她倒抽一口氣。時尚書屋
「請你現在就出去。」
她氣沖沖地站起來,用手指着外面要他出去,不敢
相信他竟然會說出這種無恥的話。時尚書屋
「過來。」
菲利克斯朝她勾勾手,俊臉揚起挑情的笑。時尚書屋
「你太過分了!我背叛你、讓你受傷害是我的錯,是我讓你變得殘酷無情,但是我拒絶為你的寡廉鮮恥負責,你根本是一個不知羞恥的──混蛋!」
她一張臉因怒氣而脹得通紅,揮舞着小手像是憤怒的正義女神。時尚書屋
菲利克斯手臂一揚就將她扯了回來,他一個轉身就將她壓在身下。她
拳打腳踢,拚命地掙扎,最後在他的手臂上狠狠一咬。時尚書屋
聽見菲利克斯痛呼一聲,她才鬆口,得意地看著他的手臂多了一排泛
着血絲的牙印。時尚書屋
他低頭一看,忍不住低叫出聲。時尚書屋
「她不是我的女人,你哪裡來的荒謬想去?」他知道練潔衣平日溫馴,
但發起脾氣來就像一隻野貓一樣,為了不想身上再掛彩,他吼出了實話。時尚書屋
「我就是知道。」
她還是很努力地掙扎,卻被菲利克斯用身子壓住,一番
折騰下來,兩個人的氣息都有點不穩定了。時尚書屋
「你讓他吻你。」
練潔衣忽然迸出了這句話。跟着大聲哭了出來。她今天
下午看得一清二楚,那個叫翩翩的女人將他的頭拉低。跟着印下一個吻,他
運眉頭都沒皺一下,還對她眉開眼笑的。時尚書屋
「我什麼時候讓她吻我?」菲利克斯一頭霧水,不懂她為什麼又哭了。時尚書屋
「你走開!」她哭得更大聲了,菲利克斯迫於無奈,只好低下頭,用他的
吻堵住了讓他心煩意亂的哭聲。時尚書屋

練潔衣僵住不動了。時尚書屋
他吻她?真的吻她的唇了?她震驚得忘記了哭泣,只是瞪着菲利克斯,
像看怪物一樣盯着他看。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