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惡魔紳士 第 26 頁


※意大利.羅馬腰部傳來一陣陣的刺痛感讓練潔衣痛苦地睜開了雙眼,她覺得自己像是被一台卡車輾過般疼痛難挨。她睜開眼睛,努力地眨了眨,想看清楚自己到底在哪裡。在迷蒙的雙眼逐漸清楚後,潔衣不可置信地瞪大了雙眼,在她眼
作者:待考 / 頁數:(26 / 0)

全非了,目的就是不想要他們查出這名男子的身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城堡也同時將房間巡視了一遍,接着在衣架上的大衣內取出了一隻皮
夾。時尚書屋
他拍了拍菲利克斯的肩要他準備離開。時尚書屋
「等一下。」
在要關起房門的時候,菲利克斯忽然一頓,因為他聞到一股
淡淡的香氣,他記憶中曾經記得的香氣..「怎麼了?」城堡將他們留下指
紋處理過後,對菲利克斯問道。時尚書屋
「沒什麼。」
菲利克斯甩甩頭,當屋內的香氣消失了,他心中曾有的一絲

疑惑也跟着不見了。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線索斷了,我們回去和凱伊商量這件事。」
城堡沉吟,並望着手裡的皮夾,對這件事感到越來越好奇了。時尚書屋
※※※意大利.羅馬腰部傳來一陣陣的刺痛感讓練潔衣痛苦地睜開了
雙眼,她覺得自己像是被一台卡車輾過般疼痛難挨。她睜開眼睛,努力地眨
了眨,想看清楚自己到底在哪裡。時尚書屋
在迷蒙的雙眼逐漸清楚後,潔衣不可置信地瞪大了雙眼,在她眼前的
是一幅巨型油畫,畫中是她曾經見過的阿波羅和達芙妮的追逐圖。可是她明
明記得這是在義大利見過的一幅畫,但她不是應該在摩納哥嗎?「你醒了?」
門被輕輕地推開,露出臉的是和她有着一面之緣的冷晨星,亦是在機場救了
她一命的人。時尚書屋
「為什麼?」她想坐起來,無奈只是一動,全身就像被撕毀了一般,潔
衣只能皺着眉頭,覺得渾身好痛。時尚書屋
「你的傷口還沒好,不要逞強。」
冷晨星仍是一身白衣黑褲,耳邊的銀飾
將她的雙眼襯得更晶亮耀眼了。時尚書屋
練潔衣聽話地躺好身子,卻用着詢問的眼光看著她,希望晨星給她回
答;她想起了婚禮上的槍聲,還有她為菲利克斯擋了一檔。然後發生了什麼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事?為什麼菲利克斯不在她的身邊,為什麼她又到了意大利?「你在摩納哥
已經死亡了,現在的你有一個新的身分──你是我來自故鄉的親人,來梅傑
士家族作客的。”晨星似笑非笑地開口,跟着對她道:「我不知道你們發生了
什麼事,如果你想知道我為什麼多管閒事,理由很簡單:看著另一個自己死
在面前並不是什麼愉快的事。”「我不想再讓別人扯進這團混亂了。」
潔衣咬
着下唇,知道一定是菲利克斯要保護她,才將她送到了意大利。時尚書屋
「但是我救過你。既然已經救了你。我就該保住你的命。」
冷晨星站起來,
一步一步走向油畫。時尚書屋
她盯着畫看了半晌後,回過頭道:「記得我們剛見面的時候,你說了些什麼嗎?」晨星清冷深邃的眼閃着遺憾。「你告訴我,你希望成為達芙妮,就可以躲開一切的煩惱對不對?」潔衣不語,只是凝視天花板,想著她回到
意大利的一切:在機場遭人襲擊,被菲利克斯帶回摩納哥,在彼此坦承了愛
意之後重新舉行了婚禮,跟着是槍聲,將一切又打回了原點,她和菲利克斯
仍然沒有未來..「你現在還是想要逃避一切嗎?即使你已經從死亡關口走了一遭回來?」晨星單刀直入地說:「即使你已經死過了一次,你還是沒有勇氣挑戰惡魔?你在怕什麼?怕菲利克斯受到傷害?」練潔衣不語,眼角卻
緩緩流出兩行淚水,晨星說的她都明白,可是她真的可以對抗敵人嗎?如果
菲利克斯受了傷,如果她的家人也遇害了怎麼辦?她不敢冒險,真的不敢..
「這是你要的生活?一輩子活在恐懼當中?你知道在希臘神話的最後,達芙
妮雖然化成了月桂樹,但是阿波羅將她的葉子賜與永生,編在他的頭冠上和
身上,他們最後還是在一起,分享着所有的快樂和痛苦;倘若你現在退縮了,
你就會一輩子活在恐懼中,讓菲利克斯擔心你、照顧你一輩子,難道這是你
要的?”練潔衣緩緩睜開眼,雖然她的容顏還是毫無血色,但是她的黑眸已
經燃起了一抹光亮。時尚書屋
她嘴角輕揚,淡笑道:「你是我見過最有說服力的人。」
「我知道。」

星淡笑出聲,以更平穩的聲音開口。「你現在先將身子養好,其它的就交給我吧!」練潔衣順從地開上眼睛,晨星說得對,這不光是菲利克斯的戰爭,
為了他們的愛,她必須為此奮力一戰!

從潔衣房間走出的晨星,一出門就看到了含笑的疾風,他似乎已經在
這裡等她一會兒了。時尚書屋
晨星蹙眉,不悅道:「我以為你和伊斯一起到英國去了,」「我是少爺的另一隻眼,奉命來看守你的,」他笑着開口,今天剛回來就聽到了晨星將練
潔衣的事攬下了,他隨即通知了在英國的主子,不料他只是笑着說讓她玩,
只要不玩出亂子就可以。「他說了些什麼?」晨星的眼眸亮起挑釁的光,淡
淡一問。時尚書屋
「隨你玩,不可以出亂子。」
疾風笑嘻嘻地開口。時尚書屋
「很好!現在替我去列名單,我下個月要在這裡舉辦一場舞會,將所有人都邀來,一定會很好玩的。」
晨星的嘴角勾起一抹絶美的笑笛。輕輕拍了
拍疾風的肩,交代他第1份工作。時尚書屋
「你打算怎麼做?」他搔頭,不知道為什麼,晨星現在和少爺越來越像。時尚書屋
連思考的方式都搞得他一頭霧水。時尚書屋
「釣魚。」
她回頭,似笑非笑地開口。「我沒什麼耐心,我要一口氣釣起那一條讓人不安的鯊魚。」
「你該不會要用練潔衣當餌吧?!」疾風心中一凜,
開玩笑,要是出了什麼事,菲利克斯會和少爺拚命的!
「要一口氣釣上它,餌當然要下得重!」她擺擺手,表示話題結束了。時尚書屋
「如果出了事怎麼辦?」疾風覺得渾身爬滿了冷汗。連額頭也滴下了汗
水。時尚書屋
「就請你多看著她一點。」
晨星頑皮地眨眨眼,她當然知道伊斯派疾風回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廣告&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