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惡魔紳士 第 33 頁


。「醫生說他已經沒有生命危險,再過幾個小時就會醒了。」疾風簡短地交代他的病情,跟着就離開了。「謝謝你。」菲利克斯向他道謝,便開始專心地等待。在等待的同時,他將伊斯印出的報告仔細看了一遍。艾爾.荷特原本
作者:待考 / 頁數:(33 / 0)

「下星期這裡會辦一場舞會,你的妻子是舞會的主角,到時候不要忘了賞光。」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已經後悔在日本救了冷晨星一命了。」
菲利克斯橫了他一眼道,
她就非要讓所有的人都知道潔衣還活着,然後大剌剌地出現在舞池當活靶子
就是了。時尚書屋
伊斯的俊臉漾起一道笑痕,不以為忤地淡淡一笑,向他保證道:「非常時刻就要用非常手段,我也想知道誰敢在我的屋檐下動我的客人。」
「她就拜托你了。」
菲利克斯一張俊臉儘是無奈,揉了揉眉心,看樣子他必須在下個
禮拜前將人找到了。時尚書屋
「放心吧!」伊斯以一貫的淡笑響應,目送他離開自己的書房。時尚書屋

※※※

菲利克斯和疾風開車到了醫院,在疾風的帶領下進入了艾爾.荷特的
病房,他的胸前裹着繃帶,尚在昏迷中,不過他的心跳顯示他的生命力還是

很強。時尚書屋
「醫生說他已經沒有生命危險,再過幾個小時就會醒了。」
疾風簡短地交
代他的病情,跟着就離開了。時尚書屋
「謝謝你。」
菲利克斯向他道謝,便開始專心地等待。時尚書屋
在等待的同時,他將伊斯印出的報告仔細看了一遍。艾爾.荷特原本
是珍妮.茵勒的私人保鑣,兩年前忽然加入黑手黨,在組織內受到了相當的
重視,跟着他又發現艾爾和珍妮是一對戀人,而珍妮恰巧和羅雅有血緣關係,
但是這又和羅雅有什麼關聯呢?菲利克斯開始在屋內來回走動,她們之間一
定有什麼關聯。報告中說明了珍妮有先天性心臟方面的疾病,這些年在茵勒
家族中鮮少露面。兩年前接受了手術後,奇蹟似地疼愈,雖然同樣是發生在
兩年前,但這又能證明什麼呢?「珍..妮!」床上傳來了艾爾.荷特微弱
的呼喚。時尚書屋
菲利克斯找了一張椅子坐下,他有一肚子的疑問等着艾爾回答。時尚書屋
「艾爾!你醒了嗎?」床上的人緩緩張開眼睛,菲利克斯試探性地開口。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艾爾緩慢地轉頭,將視線集中在菲利克斯的臉上,想看清楚他是誰。時尚書屋
在確定了他是誰之後,艾爾一臉嫌惡地啐了一口。時尚書屋
「看來你認識我。」
菲利克斯嘲諷她笑了,更確定他可以解開所有的謎題。時尚書屋
艾爾沒有回答,只是用忿忿不平的眼神注視他,如果目光可以殺人,
他恨不得將菲利克斯撕成碎片。「很有趣,看得出你恨不得殺了我,真讓我
有點受寵若驚,你是不是可以告訴我,我們到底是何時結下的仇?我搶了你
的女人?”菲利克斯故意擺出一副浪蕩子的嘴臉,想藉此套出更多的情報。時尚書屋
「你這種人有什麼好?!一無是處的紈褲子弟!」為了他!珍妮的表姊不
惜引火自焚,而珍妮也為他喪失了本性,這種男人到底有什麼好?「所以我
的確搶了你的女人?是誰?你不說出個名字我怎麼知道,瑪麗?維吉尼亞?時尚書屋
還是誰?”他臉上掛着輕浮的笑。時尚書屋
「你根本是個惡魔,自己的妻子都屍骨末寒,就到處玩女人,早知道你
是這種沒心沒肺的雜種,我也不用費事找人除掉練潔衣,反正她對你也是一
個可有可無的女人,不是嗎?”艾爾被他的笑容激怒了,承認自己就是幕後
主使者。時尚書屋
「是你派的殺手?!」菲利克斯靠回椅背,緩緩地吸了一口氣,壓抑自己
想將他脖子扭斷的衝動。時尚書屋
等到氣息平復了,他才換上剛纔的笑臉,不以為意地開口。「我到底做
了什麼了不起的事,讓你大費周章地派人在我的婚禮上閙事?不過無妨,死
了一個女人還有一堆可以頂替的,我昨天才交上一個漂亮的小姐,長得很標
致,她還是一個貴族哩!我們度過了一個美好的夜晚,對了,她叫什麼來着,
好象是..”菲利克斯狡黠狂妄地低笑出聲,假裝思考地撫着額頭,再緩緩
地說出答案。「好象叫珍妮.茵勒!」他一拍腦袋笑道。時尚書屋
「對對對!就是這個名字。」
艾爾爆出一陣怒吼!不顧身上的傷就爬起來
想教訓他!他這個該死的混蛋。竟然敢這樣對待他的珍妮!他一定要殺了菲
利克斯!
他的動作卻沒有菲利克斯快。他才起身,救被一道更強大的力量壓回,
他來下及反應,脖子就已經被人狠狠地握住了。時尚書屋
艾爾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這才看清楚不到三秒就制住他的人竟然是
菲利克斯?!

那個一無是處的花花公子!
「你相不相信我可以用一隻手捏死你?不過這樣對你太便宜了,不是嗎?」菲利克斯原本噙在嘴角的愉悅笑容驟轉為凜人的寒酷,斂去笑容的眉
目已經換上一層令人喪膽的殺氣和魔性。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艾爾不明白
剛纔的花花公子為什麼在一瞬間換了個人?「你到底是誰?」艾爾現在不確
定他是與誰為敵了。時尚書屋
「你還不夠資格知道我是誰。」
菲利克斯的嘴角勾起一抹嗜血的笑,冷淡
道:「你或許想知道你為什麼還活着,原因很簡單,因為你還有利用價值,
你聽清楚了嗎?如果你無法給我我需要的答案,我會在你身上試試西西里那
一套刑罰的方式。”「你早晚會殺了我的,因為我殺了你的妻子。」
艾爾露出
苦笑,閉目待死。時尚書屋
菲利克斯忽然鬆開了手,似笑非笑地揚起嘴角道:「如果我的妻子死了,你根本不會有命躺在這裡和我聊天。」
艾爾錯愕地睜開眼睛,像是第1
次見到菲利克斯一樣,眼前的他渾身是邪佞氣息,頓時他明白自己從頭到尾
都被菲利克斯唬過了。他是那種可以將威脅任意隱藏或外張的男子,張狂藏
于內時他像個浮華的貴族,當他想彰顯的時候,卻可以在一瞬間幻化成邪佞
的惡魔,看來他和珍妮都錯估他了。時尚書屋
「我希望用我的命換回珍妮的命。」
艾爾嘆一口氣,錯估了敵人住住會敗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