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幽谷百合 第 24 頁


她在母親身邊動輒得咎,就連匕首刺來不退卻、敢於死在達摩克利斯劍①下的剛毅的人,也受不了那種無端的挑剔:不是在流露天真情感時被厲聲喝住,就是冷冰冰地接受你的親吻;一會兒不讓你多嘴,一
作者:待考 / 頁數:(24 / 98)

她在母親身邊動輒得咎,就連匕首刺來不退卻、敢於死在達摩克利斯劍①下的剛毅的人,也受不了那種無端的挑剔:不是在流露天真情感時被厲聲喝住,就是冷冰冰地接受你的親吻;一會兒不讓你多嘴,一會兒又嗔怪你沉默;眼淚只能往肚子裡咽,總而言之,如同修道院一樣,專橫暴虐的花樣層出不窮,只是瞞着外人,裝出一副慈母的樣子,騙取別人的讚揚。她母親常拿她炫耀,來滿足自己的虛榮心。越是有人奉承她母親教女有方,她越要吃苦頭。她俯首帖耳,百般溫順,以為總算贏得了母親的心,便把心裡話全掏出來,豈料母親反而利用她的心聲施虐。時尚書屋

即使密探也不會如此背信棄義。少女時的全部歡樂、每年的生日佳節,她都要付出高昂的代價,因為她一高興就要受到斥責,彷彿做錯了事似的。給她的堂皇的教育,從來不帶絲毫慈愛之情,而是充滿了傷人的嘲諷。她一點也不怨恨母親,只是責備自己對母親畏懼多,感情少。時尚書屋
這位天使甚至想,這種嚴厲的態度也許是必要的吧,這不正磨練了她適應現在的生活嗎?在我的手中,約伯②的堅琴發出了野調蠻聲;可是,聽這位基督信徒的一番言語,我覺得琴弦一經她的纖指撫弄,便與聖母在十字架下的祈禱和鳴。
①達摩克利斯,古希臘傳說中敘拉古王迪奧尼修斯的寵臣。因其羡慕王的權勢,迪奧尼修斯便請他赴宴,讓他坐在自己的寶座上,頭上懸着一把用馬鬃拴着的利劍,意謂君主的榮華富貴隨時有傾覆的危險。
②約伯,《聖經》中的人物,此人正直、善良,敬畏上帝,上帝為考驗他,讓他受盡磨難見《舊約·約伯記》。此處喻指本故事的男女主人公都曾和約伯一樣受苦。

「我們在這裡相聚之前,生活在同一個天地裡,您來自東方,而我卻來自西方。」
她沉痛地搖着頭,說道:「不,您來自東方,我來自西方。將來您會得到幸福,而我要痛苦而死!男子在自己的生命途中還能有所作為,而我的生活卻永遠固定不變了。金戒指是婦道貞節的象徵,它把女人系在沉重的鎖鏈上,是任何力量也砸不斷的。」
於是,我們產生了一母孿生之感,她認為既然是同飲一泉水長大的兄弟,相互交心就不該中途而止。但凡純潔之心要吐露衷曲時,總不免嘆息一聲。她嘆了口氣,又向我講起新婚的日子,最初的失望,以及不幸命運的重演。她跟我一樣心靈玉潔冰清,把細事看得十分重大,稍有衝撞,整個心靈就會震撼,如同湖中投進一顆石子,水面水底都要搖動那樣。時尚書屋
她結婚時有一筆體己錢,那為數不多的金幣,卻蘊涵著少女快樂的時光、千百種渴望;有一天丈夫手頭拮据,她就把錢慷慨地交了出去,並未說明那是紀念品,而不是金幣。丈夫始終沒有告訴她把錢派了什麼用場,甚至根本不領她的情!她那筆財富沉入了忘卻的死水裡,卻沒有換來含淚的目光。本來,對豁達大度的人來說,那目光可以償付一切,它就像永世的瑰寶,在艱難的歲月裡放射光彩。令她痛苦的事,一樁接着一樁!德·莫爾索先生常常忘記給她日用開支;當她戰勝女性的膽怯心理開口要時,丈夫卻如夢初醒;然而,他一次也沒有不讓她體驗這種揪心的顧慮,從來沒有!在這個破產者的病態暴露出來的時候,她感到多麼恐怖啊!她丈夫第1次大發雷霆,就把她的精神擊垮了。時尚書屋
丈夫是主宰一個女于生活的威嚴形象,而她經過了多少痛苦的思考,才確認自己的丈夫是個庸碌無能之輩!兩個孩子出世後,又帶來多麼可怕的災難!看著一對活不長的嬰兒,多讓人揪心啊!「我要把生機輸進他們的身體!我要每天重新生育他們!」這樣想需要多大勇氣啊!那顆心、那雙手,本來應該給女人以幫助,卻處處掣肘,怎不叫人痛心呢!每戰勝一個困難,她都看到荊棘載途,苦難無邊;每登上一塊岩石,都望見新的荒漠,終於有一天,她認清了自己的丈夫,認清了自己孩子的體質,認清了自己要生活的地方;終於有一天,她像被拿破崙從溫暖的家庭拉走的孩子那樣,雙足習慣了在泥雪中行走,腦袋習慣了槍林彈雨的環境,整個人都習慣了士兵那種奉命惟謹的態度。我向您簡略敘述的這些情況,在她向我描繪時,真是一幅茫茫無際的黑暗圖景,伴隨着令人寒心的事實。夫婦間無謂的搏鬥,以及徒勞無益的嘗試。
「總而言之,」她最後對我說,「必須在這裡待上幾個月,才能瞭解為改善葫蘆鐘堡莊園的經營,我耗費了多少心血!為讓他接受最符合他的利益的事情,我用了多少心計曲意逢迎!有時,我提議做的事情沒有立竿見影,他就發起孩子脾氣,閙個沒完!事情成了,他又多麼高興,把功勞歸於自己!我絞盡腦汁幫他消磨時間,使他周圍的空氣充滿芳香,把他丟滿亂石的路鋪上沙子,栽上鮮花,而他卻總是抱怨,我需要多大的耐心才能忍受啊!他給我的酬報,只有這句令人毛骨悚然的老調:『生活太沉重了,我要被壓死了。』家裡來客人就好了,他既熱情,又禮貌,毛病全沒了。然而,對自己的親人為什麼不能這樣呢?我不明白一個有時確有騎士風度的男子,為什麼缺乏忠誠精神呢。他能偷偷地跨上馬,飛馳到巴黎,好給我買一件首飾,如上次為參加圖爾舞會,他就是這樣做的。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