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幽谷百合 第 89 頁


我不是本該專心辦事,為她保存自己,只過着她給我創造的簡樸生活嗎?她不是命令我成為一個偉人,規避低下可恥的情慾嗎?哪知我同所有男人一樣尋歡作樂。貞潔不是一種高尚的品格嗎?而我卻沒有保
作者:待考 / 頁數:(89 / 98)

我不是本該專心辦事,為她保存自己,只過着她給我創造的簡樸生活嗎?她不是命令我成為一個偉人,規避低下可恥的情慾嗎?哪知我同所有男人一樣尋歡作樂。貞潔不是一種高尚的品格嗎?而我卻沒有保持。猛然間,我厭惡起阿拉貝爾所籌劃的愛情。我抬起頽喪的腦袋,思忖今後我從哪兒得到光明和希望,活在世上還有什麼意義,突然聽到空氣微微震動的聲響,回身朝平台一望,只見瑪德萊娜在上面獨自漫步。時尚書屋

於是,我抬級而上,朝平台走去,想問問這個可愛的姑娘,她在十字架下看見我的時候,為什麼態度那麼冷淡。這時,她已經坐到石椅上。她瞥見我走到半路,便裝作沒有看見我,起身離去;她匆忙的神態表明,她不願意和我單獨在一起。她憎恨我,想躲避害了她母親的兇手。時尚書屋
我順着台階回到葫蘆鐘堡時,看見瑪德萊娜像尊雕像,紋絲不動地佇立着,傾聽我的腳步聲。雅克坐在石級上,還是剛纔我們一道散步時令我深為詫異的那副漠然神態;那時我就產生了一些想法,不過只存在心裡,待日後再從容回味,深深探究。我注意到年輕人身上罩上了死亡的陰影,甚至對悲傷的事也無動于衷了。我想探詢一下這顆晦暗的靈魂。時尚書屋
瑪德萊娜是把自己的想法保存在心裡,還是慫恿雅克也仇恨我呢?
①圖爾附近的一個小鎮,當地有一座建於12世紀的修道院。
「你知道,」我想搭話,便對雅克說道,「我是你最忠誠的兄弟。」
「您的友誼對我毫無用處,我將隨我母親而去!」他答道,同時瞥了我一眼,目光團痛苦而惶恐不安。
「雅克,」我高聲說,「你也一樣?」
他咳嗽起來,走開幾步,繼而又回來,把他的帶血的手帕在我眼前晃了晃。

「您明白嗎?」他問道。
看來,他們每個人都有一種致命的隱痛。正如此後我看到的,這對兄妹總是相互躲避。亨利埃特一病不起,葫蘆鐘堡的一切衰微破敗了。
「夫人睡了。」瑪奈特前來對我們說,她看到伯爵夫人不再痛苦,臉上就露出喜色。在這種可怕的時刻,雖然人人都清楚不可避免的結局,但是他們出於真摯的感情,完全不顧常理,一心渴求小小的寬慰。一分鐘猶如一個世紀,大家都希望過得舒暢些,都希望病人在玫瑰叢中安歇,都希望替病人受罪,都希望病人在大家不注意的時候嚥氣。時尚書屋
「德朗德先生吩咐把花拿走了,他說花對夫人的神經刺激太大。」瑪奈特對我說。
這麼說來,她那些譫語是花引起的,並不是發自她的內心。大地的情種,授粉的歡樂,植物的愛戀,都以其芳香把她熏醉,並把她對幸福愛情的憧憬喚醒;無疑自青年起,那種憧憬就在她身上沉睡了。
「來吧,費利克斯先生,」瑪奈特對我說,「去看看夫人,她像天使一樣美。」
我回到垂危病人的榻前。這時太陽西沉,把阿澤城堡的屋頂瓦檐映得黃澄澄的。周圍一片寂靜純潔。柔和的餘輝照着病榻,亨利埃特沐浴在鴉片的煙霧中。時尚書屋
此刻她的身體似乎不復存在,惟有靈魂呈現在臉上,這張臉像暴雨過後的晴空一樣明淨。布朗什和亨利埃特,一位女子的這兩張玉潔冰清的面孔,重又顯得格外美麗,因為我的記憶、我的思想、我的想像都一齊協助大自然,使每個變了樣的部分都恢復正常,只見得勝的靈魂在她臉上一陣陣放光,那光波同她呼吸的節奏協調一致了。兩位神甫坐在病榻旁邊。伯爵頽然地站着,他看清了死神的戰旗在這個親愛的人上方飄揚。時尚書屋
我坐在長沙發上,正是她剛纔坐過的位置。我們四個人相互看了看,眼睛都噙着淚水,流露出對這位美麗的天使的敬佩與惋惜。理性的光芒,宣示天主又回到他的最秀麗的聖體龕中。德·多米尼神甫和我以目代口,交換共同的想法。時尚書屋
是的,天使在看護着亨利埃特!是的,他們的利劍在這高貴的頭上閃閃發光;這額頭又恢復了美德的莊嚴神態;從前,正因為有這種神態,它才像一顆同周圍精靈懇談的看得見的靈魂。她面部的線條平靜純潔了,在守護她的上品天神的無形香煙綫繞中,她身上一切都擴大,變得崇高了。肉體痛苦時呈現的青色,已經變成了全白色,變成了垂死之人的黯淡而冰冷的蒼白色。雅克和瑪德萊娜走進來;瑪德萊娜崇拜的舉動,使我們大家不寒而慄,只見她撲到病榻前,雙手合十,驚嘆一聲:「啊!這才是我的母親!」雅克嘴角掛着微笑,他已確信會追尋母親而去。時尚書屋
「她就要到達彼岸。」皮羅托神甫說道。
德·多米尼神甫看著我,彷彿向我重複:「我不是說過,這顆星還會升上天空,光燦奪目嗎?」
瑪德萊娜的目光一直盯着母親,隨着她一起呼吸,氣息像她一樣輕微;我們都恐懼地傾聽這最後維繫着生命的呼吸,生怕她一用力就要停止。這少女好比聖殿門前的天使,既企足而待,又沉靜自若,既堅強不屈,又卑恭馴順。這時,鎮上響起三鐘經聲,溫煦的氣流送來陣陣鐘鳴;這鐘鳴向我們宣告,這個女子已經補贖了作為女性的全部過失,此刻,全體基督教徒都在覆誦天使對她說的話。這天傍晚,我們覺得Ave Meria①聲就像上天的祝福。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