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越獄狙擊》 第 10 頁


在如此寒冷之中,假如苦等一小時的話,腰骨膝蓋開始疼痛,即使有萊福槍也會興起逃掉的念頭。他老婆來接他回家,而且馬上走的話,只能說正中下懷,天助我也了。寺尺從大衣底下拿出萊福槍
作者:待考 / 頁數:(10 / 33)

在如此寒冷之中,假如苦等一小時的話,腰骨膝蓋開始疼痛,即使有萊福槍也會興起逃掉的念頭。時尚書屋

他老婆來接他回家,而且馬上走的話,只能說正中下懷,天助我也了。時尚書屋
寺尺從大衣底下拿出萊福槍,已經裝好手彈了。時尚書屋
由於距離不太遠,倍率減低,但當嘗試瞄準時,那個門童的頭恰好進入射程範圍。時尚書屋
只要一扣板機,那傢伙的頭顱肯定飛掉——快出來吧!寺尺一時忘掉寒意,因緊張而有快感……
然而,有一件事寺尺並不知道。時尚書屋
寺尺狙擊的對象,並不是一個人來吃飯。他有同伴,而且是年輕女人。換句話說,是他的「情婦」。時尚書屋
那間餐廳是那男人長期喜歡光顧的,熟悉的侍者和服務生也有好幾個。時尚書屋
其中一名是門口的衣帽管理員。時尚書屋
男人的老婆也是這裡的常客。當管理員一見到走進餐廳的女人臉色險惡時,立刻暗呼不妙。時尚書屋
她顯然知道丈夫和女人來了這裡。時尚書屋
經理當然瞭解狀況,當女人說「帶我去外子那裡」時,他不得不鞠躬表示「遵命」。時尚書屋
衣帽間管理員察覺到經理走過時,向他飛快地打了個眼色。在餐廳裡發生騷亂就不妙了。時尚書屋
管理員衝向電話。時尚書屋
那男人在三樓的廂房裡。負責的侍者接電時,管理員急急地說:
「喂喂!請轉告客人,他太太現在上來了。」
於是,問題中的男人丟下情人,衝出廂房,從後面太平梯抱頭鼠竄,狼狽不堪……
「快出來。」寺尺喃語。「一槍打死你,可以死得安樂些……」
門打開了,寺尺迅速架起萊福槍,出來的人擋在門童後面看不見。時尚書屋
媽的!閃開!
不是他,別的客人準備回去而已。時尚書屋
說不定接着是他。另外一個……這次是女的。時尚書屋

然後是……

怎麼回事?寺尺發現眼前突然黑掉了。看見什麼東西?時尚書屋
是什麼?時尚書屋
洞孔。為什麼?剛纔瞄視的明明是餐廳的玄關……
寺尺的眼睛從瞄準器移開。時尚書屋
狙擊對象獃獃地直立在眼前,剛纔看到的是這傢伙的鼻孔!
二人莫名其妙地面對面直立,當然的事。寺尺完全沒料到對方會從後門跑出來。時尚書屋
「喂!」終於男人臉色轉白。「不要!」
男人捉住萊福槍。時尚書屋

「放手!他奶奶的!」
太靠近了,想開槍也打不到,寺尺焦急了。時尚書屋
「來人哪,殺人啊!」男人狂喊。時尚書屋
可是,風太強了,他的聲音去不到門童那裡。時尚書屋
預想不到變成這種局面的寺尺,狂狠地把萊福槍從對方的手中扯開。時尚書屋
「好傢伙!」
寺尺不顧一切地用槍身猛揍對方,對方抱著頭踉蹌後退。時尚書屋
握住槍身的寺尺,再用槍柄揍男人一次。男人大字型暈死在地。時尚書屋
「老公!你別走!」
後門傳來女人尖鋭的叫聲。時尚書屋
寺尺慌忙抱住萊福槍向車子衝去。時尚書屋
上車後,大食眨眨眼說:「我沒聽見槍聲呀。」
「別管!快開車!」寺尺氣喘喘地說。時尚書屋
車子以猛速在夜間的城市飛馳而去。時尚書屋
當然,一旦證實沒有追兵時,馬上降回普通速度。時尚書屋
「怎麼回事了」大食問。時尚書屋
「不怎麼樣。」
當寺尺說出原委後,大食發聲大笑。時尚書屋
「沒什麼好笑的,真是!」
「對手呢?死了?」
「大概死啦?」
「那有什麼關係?沒錯是用萊福槍殺死的嘛。」
寺尺覺得沒趣之至。時尚書屋
寺尺每次都在遠處看他要殺的對象,因此殺人的即使是他自己,實感卻很淡薄。時尚書屋
我只是扣板機罷了,殺人的是子彈——他可以這樣告訴自己。可是,只有今晚不能這樣。時尚書屋

我直接用自己的手殺人了……

「下一單工作不是進來了嗎?」大食說。時尚書屋
「嗯。」寺尺回過神來,點點頭。「生意興隆啊。」
「很難嗎?」
「好像不太難。」寺尺說。「幹掉一名二十歲大學女生的差事。」
「二十歲!跟我一樣呀?」大食瞪大眼睛。「幹嘛殺一個女孩子?」
「誰曉得?」寺尺聳聳肩。「總之——輕鬆的差事對我有利。」
「對。老大,那就可能是今年最後一單啦。」
「嗯。」寺尺望向窗外。時尚書屋
大食默默地駕駛了一段路,然後說:「新年打算去哪兒?老大,溫泉也可以,我替你開車,好嗎?」
沒有回音。回頭看時,寺尺不知何時睡着了。時尚書屋
大食笑一笑,決定讓他多睡一會……

06、勉勵會

「國友的勉勵會?」夕裏子瞪圓了眼說。時尚書屋
「對!是不是好主意?」珠美得意洋洋地。「這個計劃是我提出的。」
「可是……」
「我也贊成。」綾子點頭附和:「可愛妹子的情人被困在酒店裡一步也出不來,太可憐啦。」
「那真……謝謝。」夕裏子說。時尚書屋
她很困惑。可不是嗎?晚飯席上,事先毫無預告地突然提出那些話來,當然意外了。時尚書屋
「珠美,要不要添飯?」
「要,再來一碗。」
「姐姐不要了?」
「我在節食中。」綾子說。時尚書屋
「你一點也不胖呀。」
「胖了才節食豈不麻煩?所以我決定在發胖之前節食。」
「似是而非的理論。」夕裏子苦笑。「不過,那種事做得到吧?」
「沒問題,他只要不離開有監視的房間就行了嘛。」
「話是這麼說……好吧,今晚他有來電的話,我問問看。」
「不過,」珠美笑嘻嘻地。「每晚的談情電話之類,國友不是很有心麼?綾子姐姐,哈。」
國友藏起身影,已經四天。時尚書屋
永吉的行蹤依然掌握不到,國友在東京都內的酒店僅限便宜的地方轉來轉去地住。時尚書屋
夕裏子十分擔心國友身上發生什麼意外。每晚夢見國友血淋淋的來公寓找她而魘住——雖不至于如此,其實每晚無夢直到天明,然而擔心畢竟是肯定的事。時尚書屋
「對呀。」口說節食的綾子拚命吃着水果甜品。「夕裏子畢竟還年輕,必須好好珍惜以後的人生才是。」
「什麼嘛,說話語氣像媽媽一樣。」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