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越獄狙擊》 第 5 頁


「不要緊。」夕裏子拍拍姐姐的肩膀。「總之,大團圓結局就是好的。」「真是,驚動大家了。」珠美搖搖頭。「哎,二姐。」「什麼?」「雖然留意到這個男人的是大姐,可是覺得有古怪而
作者:待考 / 頁數:(5 / 33)

「不要緊。」夕裏子拍拍姐姐的肩膀。「總之,大團圓結局就是好的。」

「真是,驚動大家了。」珠美搖搖頭。「哎,二姐。」
「什麼?」
「雖然留意到這個男人的是大姐,可是覺得有古怪而去通知你們的,卻是我。」
「所以?」
「別忘了,聖誕節近啦。」
「你真是……」夕裏子嘆息。時尚書屋
「夕裏子,對不起,我要監視這傢伙,你替我找個這裡的警衛來好嗎?」
「好的。」
本來想叫珠美去的,一想到她又開口要錢時,不如自己去好了。可是,夕裏子根本不必去找就有了。時尚書屋
「咦?」國友瞪大了眼。「那不是三崎兄嗎?」
他看到三崎刑警帶著三名穿制服的警員奔過來。時尚書屋
「國友!你沒事吧?」三崎氣喘吁吁。「哎,這裡好大呀,找了好久。」
「三崎兄……到底怎麼啦?」
「他是誰?」
「好像是為永吉忠報仇來的,綾子察覺到——」他轉向三姊妹。「三人合作,總算捉住了。」
「是嗎?」三崎終於露出笑臉。「有這三位小姑娘隨身,也許不必擔心了。」
「你怎知道我在這兒?」
「昨天你不是說了?『明天被三位小姐拉去迪土尼樂園,沒法子』。」
夕裏子等人一同大發嬌嗔。時尚書屋
「什麼?沒法子?」
「果然不是心甘情願的。」
「如果不願意就說出來好了——」
「不是不是!我——當着三崎兄面前,總不能說可以去迪士尼樂園很開心嘛。」國友慌忙分辯。時尚書屋
三崎笑眯眯地望着他們,然後恢復認真的表情。時尚書屋
「國友,你知不知道我幹嘛帶三個人趕來找你?」
「大概風聞這傢伙來狙擊我吧。」
「不是的。」
「是什麼?」
「暫時你不要出外走動太多,最好別回去公寓。」
「為什麼?」國友頓了一下。「閉門思過?」

「他是正當防衛呀!」夕裏子抗議。時尚書屋
「不是這些。」三崎搖搖頭。「永吉倫三,逃獄了。」
國友的臉僵住。時尚書屋
「永吉倫三是誰?」不明就裡的綾子說。時尚書屋
「國友打死的對手的父親。——幾時逃獄的?」夕裏子問。時尚書屋
「三四小時以前,大概已經藏身了,不那麼容易找到。」
「我知道了。」國友點點頭。「別擔心。我會自己保護自己。」
「胡說,對方是黑道大阿哥哦,他隨時可以派一個連隊衝去你那裡。」
「何不租用戰車對抗?」珠美說。可是誰都沒笑。時尚書屋
「永吉再過兩個月就出獄了,但他現在之所以逃獄,沒有其他可能——而是為了向你報仇。」
「應該是了。」國友點點頭。時尚書屋
「那樣做太卑鄙了。」夕裏子說。時尚書屋
「總之,他肯定發怒了,在捉到他以前,你只好找地方躲一躲了。」
「那就躲到我們家好了。」綾子慢條斯理地說。「不過,爸爸回來會不會生氣?」
「很遺憾,你們那邊也很危險。」三崎說。「那些傢伙當然知道國友的情人是誰了。」
「暫時別大靠近我的好。」國友的手搭在夕裏子肩上。「不要緊,我死不了的。」
「嗯。」夕裏子點點頭,緊緊捉住國友的手臂。時尚書屋
「夕裏子姐姐。」珠美說。「要不要轉向後面?假如你想和國友親嘴的話。」
「別在古怪的事上動腦筋好不好?」夕裏子紅着臉說,大家哄然而笑。時尚書屋
不笑的,只有扣上手銬的男人而已。時尚書屋
打開門時,跟以前沒兩樣的永吉倫三站在那裡。時尚書屋
濱谷站起來喊:「波士——」
永吉倫三制止濱谷。時尚書屋
「不用客套。」
「是。」
這裡是永吉的秘密辦公室,絶對稱不上寬敞,但有臥室和浴室,暫時會在這裡棲身。時尚書屋
西裝領帶打扮回來的永吉,沉身在附有大扶手的辦公椅上,無論怎麼看,都有一流企業社長的威嚴。時尚書屋
「逃獄時,給一名叫吉田的看更添了不少麻煩。」
「我曉得。」濱谷站在辦公桌前面。「他好像被人懷疑了,大概難免被解僱。」
「很不幸,替我照顧他吧!」
「我替他安排一份跟我們沒有直接關連的工作好了。」
「也好,交給你辦。」永吉點點頭。時尚書屋
濱谷的體格頎長而壯實,四十一歲。從三十多歲起,就成為永吉手下中具特出的一個。時尚書屋
經常溫文有禮,英國西裝很適合他。時尚書屋
濱谷伸手探入上衣內側,掏出一支小型手槍,擺在永吉面前。時尚書屋
「怎麼?」永吉抬起臉來。「叫我死嗎?」
「怎會呢!——令公子的事是我的責任。你開槍打死我,我毫無埋怨。」
「算了。」永吉把手槍推回給濱谷。「是阿忠自己傻;幹那種事——他年輕了十歲哩!」
「是我沒有好好看住他。」
「當然了,你又不是阿忠的監護人。」
「可是——」
「問題出在搶劫銀行這麼大的計劃,竟然沒傳進你耳中。應該好好豎起耳朵,打醒精神才是。」
「萬分抱歉。」
「不過……殺了三個人,太愚昧了!」永吉不吐不快似的。「泄露藏身地點的人呢?」
「知道了,他已經死於『意外』了。」
「是嗎?其實是阿忠不對,那個我也瞭解。儘管如此,殺死阿忠的傢伙也不能放過。」
「我曉得。」濱谷說。「我派一名年輕手下去對付他了。」
「你說什麼?」永吉漲紅了臉,「不要輕舉妄動。」
叱罵聲在房內迴響。時尚書屋
「波士——」
「幹嘛事前不告訴我?」
「我以為只是報個仇……」濱谷臉色變灰白。時尚書屋
桌上電話作響,濱谷迅速拿起話筒。時尚書屋
「是我——怎樣?——啊,是嗎?」濱谷點點頭。「好,在接受指示之前,別動他。懂嗎?什麼都不要做。」
濱谷放下話筒,嘆息。時尚書屋
「失敗了,他被警方抓走了。」
「好,就這樣算了。」永吉很鎮定的樣子。「那個刑警叫什麼名字?」
「國友。」
「國友……不認識。」永吉搖搖頭。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