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上海魚人傳說殺人事件》 第 1 頁


序章「魚人傳說」很久很久以前,越國有一個名叫長根的男人。 長根家的庭院前面有一條大河,他每天從早到晚都坐在河邊努力讀書,期望有一天庇金榜題名。 一條住在河裡的美人魚每天
作者:待考 / 頁數:(1 / 40)

序章

「魚人傳說」很久很久以前,越國有一個名叫長根的男人。

長根家的庭院前面有一條大河,他每天從早到晚都坐在河邊努力讀書,期望有一天庇金榜題名。
一條住在河裡的美人魚每天看著長根唸書,久而久之,便愛上了他。
美人魚企圖利手美色引誘長根,可是他還是無動于衷。
於是,美人魚以賜給長根通過科舉考試的智慧為條件,請求長根能娶她為妻。
然而,長根利用美人魚給他的智慧通過科舉考試之後,並沒有馬上和美人魚結為夫妻,反而要求她褪去身上的鱗片,變成一個真正的人類。
美人魚以為長根是真心要與她結為夫妻,不禁喜出望外,於是整整花了一年的時間,忍受着剝除鱗片的痛苦,一心只想著要變身成人。
可是,美人魚所受的痛苦終歸是白費了,她的一片痴心換來的只是被鮮血染紅的河水,而美人魚永遠也無法變成人類。
美人魚終於發現長根卑劣的企圖,便留下憎恨的詩句,詛咒長根與他的族人。
從此以後,長根的族人每當春夏秋冬四季交替時便會遭逢災厄,最後終於滅絶了。
這是漫長的表演節目的高潮……
有一個巨大的玻璃水槽放在舞台正中央,水槽後面懸掛一幅佈滿水草和魚的畫布,在燈光的照耀下,整個舞台彷彿都沉浸在深深的水底。
「各位觀眾,最後的壓軸節目即將開始。」
一個女孩笑臉盈盈地用北京話介紹。
「就如各位所見,流經上海的大河:黃浦江上的『魚人劇場』沈到河底去了。各位觀眾,您們準備好用鰓呼吸了嗎?」
她這句話立刻引來台下觀眾們的哄堂大笑。
今天觀眾席上約有三分之一從日本來的外國觀光客,因此楊氏雜技團全體團員們皆戰戰兢兢,不敢鬆懈,以期將最完美的表演呈現在觀眾眼前。
「現在,我們楊氏雜技團最出名的『魚人遊戲』表演即將開始。」
頓時,藍色燈光照亮了整個舞台,兩個男子從舞台邊飛跳出來。
他們一邊展現高超的特技,一邊靠近水槽;兩人在水槽底下單膝着地,並互相搭住對方的手。
霎時,一個女孩身穿綠色鱗片圖案的泳衣,從舞台旁邊飛跳而出。
她大喝一聲,旋即跳到男子們交互搭着的手上。
几乎在同一時間,女孩借助那兩名男子的力量,整個人被拋向半空中。
她在半空中不停旋轉,然後躍進水槽裡,並激起一陣偌大的水花。
接着,女孩以十分優雅的動作,從水底一躍而起。
就在那一剎那,有一個人正在舞台的某處低語着:「詛咒吧……」

那個人的語調充滿着憎恨、憤怒、輕蔑,還有濃濃的殺意。
可是,這個滿懷殺意的詛咒聲卻被現場觀眾的歡呼及掌聲淹沒,並沒有傳進任何人的耳裡。
「麗俐,你好棒哦!」
團員們紛紛靠過來,不斷地讚美楊麗俐。
麗俐以滿臉笑容回應,隨即走向後台最裡面的團長休息室去。
這個水上劇場是由老舊的大型游輪改造而成,除了觀眾席做得美侖美奐外,後台裝潢都保持游輪原樣,像是鋪着木板的甲板、笨重的艙門……
由於有兩名團員因食物中毒請假,在人手不夠的情況下,麗俐几乎每一場秀都得上場表演。
儘管這是嚴厲的雜技團團長,同時也是麗俐的父親楊王的命令,但是每天這樣表演下來,她的身體已經逐漸吃不消了。 我一定得跟爸爸說清楚才行。
麗俐一邊習慣性地用大拇指戳着鎖骨下方,一邊緩緩向前走。
「爸爸,對不起,打擾你自了。」
麗俐一邊打開艙門,一邊大聲地說。
但是,麗俐並沒有聽到任何回應。
這時候,團長休息室裡只有一盞橘色桌燈亮着,室內顯得有點陰暗。
楊王的頭被高大的椅背擋住,因此麗俐看不到他臉上的表情。
可是,她可以看見楊王的雙手下垂在椅子兩側。 爸爸大概是睡着了。
「爸爸。」
麗俐又呼喚一聲,慢慢地走上前去。
「爸爸,有件事想請您答應。」
麗俐加快腳步,繞到楊王坐著的椅子旁邊。
就在這時候,麗俐發現楊王穿的白色團長服上面,好像不小心沾染到紅黑色的污漬。 奇怪?
爸爸怎麼一點反應都沒有?
她有些詫異地低下頭去看楊王的臉。
「爸爸……」
麗俐不禁倒吸了一口氣。
「啊……」
麗俐淒厲的尖叫聲在後台的走廊上響起。
「咦?」
楊小龍把茶杯放在桌上,回頭看著空無一人的走廊。
「小龍,怎麼了?」
西村志保不解地問道。
雖然志保是來自日本的留學生,卻能說一口流利的北京話。
他們兩人剛纔正一面喝茶,一面檢討今天雜技團表演的缺失。
「我聽到我妹妹的慘叫聲。」
小龍邊說邊站起身來。
志保見狀,也跟着站起來。
小龍迅速衝出門外,來到走廊上,幾個也同樣聽到慘叫聲的團員們正好跑過他面前。
小龍追上他們,並以上海話交談,同時加快了腳步。
志保聽得懂一點上海話,但由於小龍等人說得太快,以致于她就像是鴨子聽雷一樣,只約略知道事態非比尋常。
「麗俐!」
小龍大聲叫喚着。
他們一彎過走廊轉角,便看到麗俐蹲在團長休息室前哭泣。
她的下巴不停地顫動着,似乎受到極大的驚嚇。
「麗俐,發生什麼事了?」
小龍衝到麗俐身邊,十分急切地問。
「爸爸……爸爸……」
眼見麗俐泣不成聲,小龍於是將她移往一旁,然後一腳跨進團長休息室裡。
他點亮燈光後,微眯着雙眼,直往陰暗的室內走進去。
老式電燈從天花板上垂吊下來,矇矓的光線映在地板上,反射出點點水光。
「好像有人在地上撒水。」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