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上海魚人傳說殺人事件》 第 12 頁


金田一不禁用手猛搔着頭。 對了,兇手會不會有共犯幫忙? 如果其中一名兇手到外面丟手槍時,另一名共犯先關上門鎖,等到兇手回來時再打開…… 金田一歪着頭思考,隨即又暗自搖搖頭。
作者:待考 / 頁數:(12 / 40)

金田一不禁用手猛搔着頭。 對了,兇手會不會有共犯幫忙?

如果其中一名兇手到外面丟手槍時,另一名共犯先關上門鎖,等到兇手回來時再打開……

金田一歪着頭思考,隨即又暗自搖搖頭。 不!這樣說不通。在那段時間內,如果共犯一直站在出入口附近等着兇手回來,反而會比一個人悄悄進出更引人注意。再說,出入口一帶好像經常有人進出,所以只要有某人行為怪異,一定會有人注意到的。時尚書屋
除此之外,平常也鮮少有人會在表演之後立刻走到外面去,所以一有這種行為發生,其他人不可能沒注意到才對。
這時候,睡在另一張床上的美雪突然翻了個身,金田一的思緒也因而中斷。
直到又聽到美雪那均勻的鼾聲後,金田一才放心地鬆了口氣。 公安為什麼會斷定兇手將手槍丟到河裡去?他們是依據什麼來做這樣的推斷呢?而兇手又如何把手槍從沒有窗戶的後台丟到外面去?
金田一的腦中充滿了許多疑問。 不過,公安一定握有什麼證據,才敢如此推斷。
剎那間,金田一的心中突然有些憾恨。 為什麼我不知道那個證據究竟是什麼呢?
「唉……」
金田長嘆一口氣,輕輕地走下床。
他往旁邊一看,只見美雪依然睡得香甜。 算了,先去上個廁所。
金田一走到門邊,準備要穿上拖鞋。
就在這一瞬間,金田一不禁叫道:「廁所!」 德林格手槍是一種可以完全掌握在手掌心裡的小型手槍,所以搞不好兇手把它丟入廁所裡的馬桶沖走,再讓它直接流到大河……或許是這樣,所以公安才會判斷兇手應該是把手槍丟到河裡去。
金田一為免吵醒美雪,儘可能躡手躡腳地走到廁所。
他一邊上廁所,一邊在腦中推理着。 可是,兇手為什麼要這樣做呢?如果德林格手槍可以丟進馬桶裡就處理掉,那麼應該還有其他方法也行得通才對。這麼看來,兇手一定是想防止公安從德林格手槍上查出蛛絲馬跡……
「唉!真是令人費解!」
金田一困惑地緊皺眉頭。 想不通的疑問還不只這一點,最難理解的是所有團員們居然都有不。時尚書屋

在公安推斷的命案發生時間裡,只有小龍一個人沒有不在場證明。
「如果小龍就是兇手的話,一切事情就很好解決了。」
想到這一點,金田一卻又感覺到有些不對勁。 如果小龍是兇手……他難道會在表演節目進行中,刻意選擇其他團員都有不在場證明,卻沒有為自己製造好不在場證明的情況下殺人嗎?

對此,金田一感到相當懷疑。 雖然小龍是團長的親骨肉,但是愛和恨本來就是一體兩面,愛得愈深也就恨得愈深。
再說,日本也曾發生過許多近親殺人或夫妻之間的殺人事件。
但若兇手是個聰明人,那麼在他有心殺害親人的時候,應該會故意製造一些假象,讓人誤以為是因為金錢而臨時起意的殺人事件才對。
不過,如果小龍是一時衝動而殺人的話,只有一個人沒有不在場證明的狀況就能得到合理的解釋。
金田一攏了攏衣服,走到洗手台前洗手。 不,這種假設還是不太可能會發生,因為兇手已經在事前早就準備好了兇器。
「德林格手槍……」
金田一低喃着。 那把被用來暗殺林肯總統的「被詛咒的手槍」。全身濕淋淋,而且還發出一股腥臭味的屍體。那個傳說中的怪物「魚人」,以及他口中所哼唱的搖籃曲。時尚書屋
在團長休息室的牆壁上的「春」字。春天之後就是夏天、秋天、冬天……難道這意味着兇手殺人的行動還會繼續下去?或者……
金田一用力甩掉手上的水。
「總而言之,明天先去徹底調查一下劇場的後台,因為所有的事情都是從那裡開始發生的。」
金田一揉着逐漸感到沉重的眼皮,從廁所走出來。
「咦?」
就在這個時候,他發現腳底下似乎有一種濕重感。
「這是什麼?」
金田一低下頭去看著地面。
只見原本是紅色的地毯,此時卻變成了黑色,此外,還不斷髮出一股腥臭味。
金田一立即蹲下來,並用手指頭丟觸摸地面,這才發現門口四周好像都被潑濕了。
霎時,他的腦海裡猛然閃過一個想法…… 團長被殺害的現場也被有腥臭味的水給濡濕……難道……
「是魚人出現了嗎?」
金田一走到門口,將門鏈拉開,輕輕地打開門來。
但是,門外並沒有任何人。
金田一鼓起勇氣將門整個打開。
「一個人影也沒有……」
然而當金田一把視線移向走廊的地板上時,全身不禁打了個哆嗦。
原來走廊的地板上竟然散佈着一些濡濕的腳印。
金田一見狀,立刻拿着房門鑰匙,來到走廊上。
他一面警戒地環顧四周,一面追循這些腳印向前走。
金田一跟着這些單向的腳印走,最後來到緊急逃生梯口。 說不定那個怪物是從內側已經上鎖的逃生梯入侵,拖着濕答答的身體來到我和美雪的房門口,然後又化身成濕漉漉的腥水潛進我們的房間裡,按着再從水怪變身成異形……
「哇!」
頓時金田一被一股巨大的恐懼感所籠罩,急忙轉身跑回房間去。
他將鑰匙插進鑰匙孔裡用力一轉,卻無論如何也轉不動門把。 糟了!美雪還在房裡面。
一陣驚恐感迅速竄過金田一全身。 一定是鑰匙卡住了……
金田一焦躁地用力敲門。
「美雪!」
他緊張地大叫起來。
「阿一,你在外面做什麼啊?」
美雪睡眼惺忪地打開門。
「真是的,都已經十二點多了,你還跑到走廊上去幹什麼?」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