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上海魚人傳說殺人事件》 第 4 頁


金田一和美雪靠着旅遊指南上的地圖,終於到達了目的地黃浦江。 沒多久,一艘停靠在河岸邊的大游輪映入金田一和美雪的眼帘。 「楊氏雜技團利用數十條堅固的鎖鏈,將這艘游輪緊緊地綁在
作者:待考 / 頁數:(4 / 40)

金田一和美雪靠着旅遊指南上的地圖,終於到達了目的地黃浦江。

沒多久,一艘停靠在河岸邊的大游輪映入金田一和美雪的眼帘。
「楊氏雜技團利用數十條堅固的鎖鏈,將這艘游輪緊緊地綁在岸邊的石砫上,並把裡面的大廳改建成表演劇場,取名為『魚人劇場』。」
美雪解釋道。
「那個叫麗俐的女孩就在魚人劇場裡嗎?」
金田一好奇地問道。
「嗯。不只如此,她還是楊氏雜技團裡的紅角呢!」
美雪一面說,一面走到售票亭去購買入場券。
「我跟麗俐是在楊氏雜技團到日本公演時認識的,我已經好久沒有見到她了,真想快點見到她。阿一,我們趕快走吧!」
美雪拿其中一張入場券給金田一後,便興高采烈地跑上入口處的扶梯。
這時候,有好幾名「公安」站在劇場入口處,神色緊張地盯着每一個進出場的觀眾。
「這些公安應該都是來處理麗俐所說的那宗殺人事件吧!」
美雪將嘴巴湊近金田一的耳邊,輕聲地說道。
「嗯,我想也是。」
「對不起,請問你們是日本人嗎?」
一名公安走近金田一和美雪兩人,相當客氣地用日語問道。
「是、是的。」
美雪怯生生地點頭。
「對不起,由於這裡不久而發生命案,所以要請你們從那道門進去。」
「門?」
金田一不解地望着他所指的方向,只見一部像在機場或海關一模一樣的金屬探測器,正擺在被拓寬了的通道上。
「另外,請你們把行李放在這邊。」
那名公安指着一旁的行李輸送帶。
「美雪,在這麼嚴格的戒備下,兇手應該是無所遁形的,我想大概不需要我再插手管這檔事了。」
金田一把行李放到輸送帶上,同時轉頭對美雪說。
「阿一,你說這種話難道不怕你爺爺傷心嗎?」
「可是,我爺爺活躍的地方也只侷限于日本國內……」

這會兒,金田一先前在飛機上信心十足的氣概完全消失不見了。
此時距離開演還有三十分鐘,觀眾零零落落地敬坐在觀眾席上,金田一和美雪兩人則到後台去尋找團員休息室。
「美雪,等一下。」
金田一在鐵鏽斑斑的艙門前停下腳步,並從上面的窗口看向裡面。
「我想這扇門上懸掛的牌子,大概就是寫着類似『閒人勿進』的字……不如我們進去看看。」
「好啊!」
金田一和美雪兩人警戒般地環顧四周,然後一起打開笨重的艙門。
艙門裡的走廊從天花板到牆壁,完完全全就是游輪的原貌,就連照明也只是簡單的日光燈而已,兩地板也因為上了蠟而泛着黑光。
金田一和美雪雖然儘量放輕腳步走着,可是老舊的地板還是不斷嘎嘎作響,使得陰暗的走廊更添加一股詭異的氣氛。
他們往前走了一陣子,又看到一扇同樣的艙門。
不同的是,這扇艙門的窗口塗上白色油漆,因此金田一看不到裡面的狀況。
「阿一,你先走好不好?」
美雪嬌嗔地說道。
「你就只會往這個時候……」
就在金田一抱怨的時候,艙門的把手突然轉動。
見狀,金田一和美雪慌慌張張地轉身就跑,但他們的背後已經響起一個男人的怒吼聲:「你們在幹什麼?」
剎那間,美雪一個不小心,被地板上的蠟給滑倒了。
「美雪,你沒事……哇!」
金田一話還沒說完,也跟着一個踉蹌,整個人滑向美雪。
「阿一,你壓到我了啦!」
正在這當兒,一個清亮的女孩聲響了起來:「你是……美雪。」
她用略微生澀的日語說道。
那個女孩將一頭烏黑亮麗的秀髮盤起來,身上穿著一件粉紅色緞質緊身服,整個人看起來非常清爽、漂亮。
「麗俐。」
美雪驚喜地叫道,並和金田一一起站起來。
「美雪,沒想到你真的來了。我好高興哦!」
麗俐高興地伸手要拉美雪的手。
然而,金田一卻立刻拉住麗俐的手說:「你好,我是金田一一……好痛!」
說時運那時快,金田一的後腦勺猛然被美雪打了一掌。
「美雪,你幹嘛打我?」
金田一用手撫摸着頭。
「哼!請你不要在我的朋友面前,露出那一副色狼樣。」
美雪狠狠地瞪了金田一一眼。
儘管美雪生氣地鼓脹着臉,但金田一倒是不以為意。
他把美雪的反應解釋成「吃醋」,在心底暗暗地欣喜着。 不知道為什麼,每次只要我和美雪兩人一起出遊,總是會碰到一些麻煩事。可是,每經歷過一件事,我們之間的關係就會更進一步。嘻嘻!這趟上海之行一定會讓我達成目的。時尚書屋

金田一無意中將手伸進牛仔褲的後袋,摸着那銀色包裝的小袋子。 只要再忍耐一下就好了。到時你可得好好發揮,千萬別在緊要關頭破掉了哦!
想到這兒,金田一不由得傻笑起來。
「阿一,你在想什麼啊?那副德性看起來真噁心。」
說完,美雪又在金田一的後腦勺敲了一記。
5
「麗俐,你收到我的信啦?」
美雪興奮地叫嚷着。
「嗯,我是今天早上收到信的。」
麗俐對美雪露出粲然一笑。
「我本來想到機場去接你們,但是又怕來不及,所以……」
「沒有關係的,我們可以自己參考旅遊指南,或是問一下路就行了,對不對,阿一?」
「胡說八道!我們不是差一點就迷路了嗎?」
「亂講!那是你自己大驚小怪,我才不這麼覺得呢!」
「是嗎?不知道是誰動不動就莫名其妙地跟怪老頭走。」
「那位老先生明明就是好人嘛!好不容易碰到一個會講日語,而且又好心要開車送我們的老伯,你卻莫名其妙地拉著我就跑……」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