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上海魚人傳說殺人事件》 第 6 頁


年輕人看著美雪,然後又對麗俐嘀咕一些話。 「啊!對不起,你大概聽不懂日本語吧!麗俐,你不要不說話,趕快告訴他事情的經過,還有我們是你的朋友……」 美雪焦急地說著,然而麗俐卻
作者:待考 / 頁數:(6 / 40)

年輕人看著美雪,然後又對麗俐嘀咕一些話。

「啊!對不起,你大概聽不懂日本語吧!麗俐,你不要不說話,趕快告訴他事情的經過,還有我們是你的朋友……」
美雪焦急地說著,然而麗俐卻仍不發一語。
「日本鬼子。」
那個年輕人突然從嘴裡迸出這句日語。
「搞什麼嘛!你既然會說日語,為什麼不早點說?」
金田一不悅地怒吼着。
但是年輕人根本不理會他,只是逕自轉身離開。
「什麼東西……」
美雪也忿忿不平地嘟起嘴巴。
「美雪、金田一,對不起。」
這會兒,麗俐才終於開口說話。
「他是大我一歲的哥哥楊小龍,每當他在表演之前,情緒總是比較不穩定,所以請你們千萬不要在意。」
「啊!原來他是你的哥哥。對不起,我剛纔說他……」
美雪困窘地脹紅了臉。
「沒關係,是我哥哥不好。真的很抱歉,因為他不太喜歡日本人,所以……」
「算了啦!不過,你哥哥應該也不過十八歲而已,可是他看起來好穩重,實在不像是隻比我們大一歲的人。」
美雪故意轉移話題,企圖緩和尷尬的氣氛。
「麗俐,剛纔不是有一個自以為了不起的老頭,和一個看起來大約三十歲出頭的女人,他們又是誰呢?」
金田一好奇地問。
以客人的身分來說,金日一的問題實在有些冒失,可是麗俐卻一點也不在意。
「那個男人名叫藤堂壯介,是『楊氏雜技團』的顧問,平常負責安排整個團的舞台表演。在日本公演時,團裡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是他在處理。至于跟他一起的那個女人則叫做唐人美,是我們雜技團的老團員。她以前曾經到日本留學,所以日語也說得很好,還同時兼任我們的日語老師。」

「原來如此……」
麗俐看見金田一若有所思的模樣,又忍不住開口說道:「我們『楊氏雜技團』一共只有二十個人左右,算是很小型的雜技團,所以每個團員都扮演着相當重要的角色。」

金田一沒有回應,只是定定地看著休息室。
「我們表演的雜技非常有看頭,相信你們一定會喜歡的。等表演結束,我們再來這裡碰面,然後一起去吃個晚飯。對了,我還可以順便介紹團員給你們認識。」
「好棒哦!阿一,對不對?」
美雪用力拍了一下金田一的肩膀,他這才回過神來。
「啊,是啊!」
他隨便回應一聲,腦子裡又開始思考起來。
6
此時在舞台中央,小龍和三名男團員跨穩馬步當成底座,另外三名女團員又相繼跳到男團員的上面去,形成疊羅漢的景象。
最後,麗俐和志保分別從舞台的兩側飛跳出來,藉由團員們的背部和肩膀攀爬而上,在人牆頂端牽起雙手。
頓時,觀眾的歡呼聲和掌聲如雷般響起。
「阿一,麗俐的哥哥在底座支撐那麼多人耶!」
美雪在金田一耳邊繼續說道:「我剛纔覺得他不怎麼起眼,沒想到他竟然可以輕鬆自在地做這種表演,還真是了不起。」
「嗯。」
金田一不屑地從鼻子裡悶哼一聲。
不久,舞台上的人肉金字塔看起來搖搖欲墜,好像快要失去平衡了。
「啊……要倒了!」
就在觀眾驚恐大叫的瞬間,團員們卻自行彈跳開來,退出舞台。
一會兒,男團員們各自推着一個大花瓶出場。
令人驚訝的是,他們竟然把大花瓶高舉起來,朝着在地上翻滾的女團員們丟過去。
剎那間,觀眾們都不禁屏住氣息,甚至還有人輕聲尖叫起來。
想不到那些大花瓶非但沒有壓垮女團員們,更沒有掉在地上摔得粉碎,反而在她們朝着天花板高高舉起的腳上旋轉。
隨着觀眾們的歡呼聲響起,轉瓶的節目也表演完畢。
緊接着,女團員們又開始表演令人歎為觀止的軟骨功。
「吼!」
在中場休息時間剛結束,。時尚書屋

「哇!又是麗俐表演耶!」
美雪興奮地用力鼓掌。
「阿一,馴虎技是麗俐最擅長的一項表演,這是其他團員都不會的本事耶!我想大概是麗俐已過世的父親團長楊王直接傳授她的。真看不出來她跟我們一樣才十七歲,實在是太厲害了。」
台上的老虎在麗俐的鞭策下,像可愛的小寵物般跳過火圈。 這個美麗的少女身為雜技團的一員,每天得常着笑容在舞台上表演各種雜技,甚至跟可怕的猛獸在一起嬉戲……由麗俐精湛的技藝看來,她一定從小就經歷嚴格的特殊訓練。
金田一雖然為麗俐大聲喝采,但內心也頗有感慨。
就在麗俐的表演快要結束時,一個男人坐到金日一的鄰座上。
他的年紀大約三十幾歲,是一個相當壯碩的男人。
過了一會兒,他從大皮包裡拿出照相機,準備拍攝團員們的表演。
此刻,舞台上的布幕慢慢垂掛下來,柔和的胡琴聲隨之響起。
「不知道現在要表演什麼?」
美雪轉頭對金田一低聲問道。
「『魚人遊戲』。」
坐在金田一旁邊的男人聽到美雪的問話,便小聲地用日語說道。
「待會兒他們會把一個大水槽推到舞台上,然後有四名團員在水槽裡跳舞,這可是高難度的技藝哦!其他的雜技我都已經看膩了,可是這個節目再怎麼看都不會膩。到上海來玩一定要看這項表演,才算不虛此行。金田一先生、七瀨小姐,請慢慢欣賞。」
「你怎麼會知道我們的名字?」
金田一驚訝地提高嗓門。
那個男人立刻豎起食指抵在嘴唇上。
「噓!以前我曾經聽麗俐提起過你們,而且你們不是在休息室前跟她談了一陣子嗎?那時我就在附近呀!對了,我明幸田裕司,是從日本來採訪楊氏雜技團的自由作家。請多指教。」
事實上,金田一對幸田實在無法產生好感。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