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上海魚人傳說殺人事件》 第 8 頁


接下來,麗俐又語氣嚴厲地勸說小龍。 剛剛表演節目之前,麗俐受到小龍訓誡,然而現在立場卻反過來了。從眼前的情況看來,麗俐和小龍根本不像兄妹,倒像是一對姊弟。噢?這種情形不就跟我和美雪
作者:待考 / 頁數:(8 / 40)

接下來,麗俐又語氣嚴厲地勸說小龍。 剛剛表演節目之前,麗俐受到小龍訓誡,然而現在立場卻反過來了。從眼前的情況看來,麗俐和小龍根本不像兄妹,倒像是一對姊弟。噢?這種情形不就跟我和美雪兩人的情況一樣……

金田一想到這兒,內心不免一痛。
麗俐對美雪和金田一露出苦笑,準備繼續介紹其他團員。
「對不起,我們的團員都是一些奇怪的人。接下來這一位是……」
「麗俐,剛纔在節目表演最精彩的時候,我就已經跟他們兩位自我介紹過了,所以你可以直接介紹周老。」
幸田一邊嚼着榨菜,一邊含糊不清地說。
麗俐點點頭,將目光移往坐在自己身邊的老人。
「周友良先生是楊氏雜技團的元老,雖然他今年已經七十三歲,可是偶爾還是會上台表演,像今天他也表演了耍猴子雜技。此外,同老的知識相當淵博,他對上海可以說是無所不知,而且還是一位拳術高手呢!」
「嘿嘿嘿!兩位好,很高興能認識你們。」
周友良十分高興地連點好幾次頭。
金田一和美雪聽到周老還能上台表演,不禁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
周老見狀,更是笑得合不攏嘴。
「呵呵呵!我老爸原是日本的爵士歌手,所以我的日語說得還不錯。」
他喝了一口茶,按着又說:「以前上海有一個日本租界,是日本人居住的地方,我老爸就是在那個時候來上海的。可是等他過世之後,我就被母親的娘家認領回去了。」
「真是戲劇化的人生。」
金田一停止挾菜的動作,專心聆聽周友良講話。
正在這當兒,麗俐起身為金田一和美雪斟酒。
「麗俐,我不大會喝酒耶!」
美雪面有難色地說。
「這是洗塵酒,只喝一杯沒有關係的。」
美雪聽到麗俐這麼說,便不好意思拒絶她的好意。
「上菜了。」
女服務生把一道香噴噴的料理放在圓桌上,旋即轉身離開。
「這是什麼?」
金田一探出身子問道。
「這道『松鼠桂魚』是先將魚油炸,再淋上甜醬,吃起來相當可口。」

志保才剛說明完,金田一就馬上動起筷子。
「嗯,真的很好吃。喂,美雪,你趕快吃……哎喲!」
金田一話說一半,美雪便用筷子敲打他的手背。
「阿一,大家都還沒開動,你就一個人大吃特吃起來,真是丟臉!」
正當金田一沒好氣地想反駁時,一個面無表情的高大男人走了過來,以冰冷的目光俯視着小龍,並且說了幾句北京話。
小龍不甘示弱地回瞪他,還回了一些話。
「刑警先生,請你等一下。」
金田一突然開口說道。
聞言,那個高個子男人的表情頓時一變。
「刑警先生,你會說日語對不對?請你用日語講,好嗎?」
「你怎麼知道我是刑警?還知道我會講日語?」
一旁的美雪雖然不明就裡,但也忍不住插嘴說:「他是經由推理得知的。刑警先生,阿一在日本可是家喻戶曉的名偵探金田一耕助的孫子,他還解決過好幾個連警察都束手無策的案子呢!對了,阿一,你怎麼會知道他是刑警先生?」
「哎呀!這才不是什麼推理。我是因為看到這位刑警先生和『同業』坐在一起,所以才知道他的身分。不然你看,他那位『同業』還很面熟呢!」
「劍、劍持警官!」
美雪驚訝萬分地瞪大眼睛。
劍持警官一面搔頭,一面走過來。
「再說,他們兩人在沒有任何人翻譯的情況下,居然可以在一起吃飯,那就表示這位刑警先生一定會講日語才對。」
金田一又進一步說明。
「你怎麼沒有想到是我用北京話和李波兒刑警交談呢?」
劍持警官疑惑地問。
「老兄,以你這種沒有任何背景,全憑自己的能力慢慢陞官的老刑警而言,這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惰。」
金田一說完,劍持警官馬上用手戳了他的頭一下。
8
吃過晚飯後,金田一、美雪、麗俐跟長期住在「銀鱗大飯店」的志保一起坐上由達民駕駛的賓士車,準備前往旅館。
「達民,楊氏雜技團賺了不少錢吧!」
金田一坐在這輛舒適豪華的車子裡,不禁輕聲地喃喃說道。
「事實上,只有藤堂先生是有錢人,我們都非常窮。」
達民苦笑着說道。
「金田一,你真的是名偵探金田一耕助的孫子嗎?剛纔你叫那個警官先生老兄長老兄短的,他到底是什麼人啊?」
坐在車子后座的志保好奇地間。
「你是說劍持警官嗎?其實我會稱他為老兄是有原因的。我們兩人是在日本伊豆旁孤島上的『歌劇院』飯店初次相遇,當時那裡發生了一連串的殺人事件,我以遺傳自祖父身上那份驚人的推理能力找出真兇。自從那次事件之後,劍持警官就相當佩服我的機智反應。」
金田一有些驕傲地抬起下巴。
「可是,劍持警官怎麼會跑到上海來?」
美雪不解地問道。
「這個嘛……他剛剛說會打電話到旅館來給我……唉!我想老兄大概是來上海觀摩或研習,他總不可能是來處理小龍殺人的事件吧!」
「金田一,你怎麼會知道這件事?」
達民訝異地看著金田一。
「是麗俐信上說的……有什麼不對嗎?」
「麗俐……」
「達民,對不起,我沒想到美雪真的會為了這件事專程到上海來。」
麗俐不好意思地低着頭。
「麗俐,我是不是給你添麻煩了?」
美雪不安地問。
「沒這回事,我真的很高興你能來上海。」
「麗俐,如果方便的話,你可不可以告訴我有關令尊被殺的事情?」
金田一回頭詢問麗俐。
「這……」
這時候,志保看見麗俐有些猶豫,便搶先說道:「我看這件事就由我來說明吧!在兩個星期之前……」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