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上海魚人傳說殺人事件》 第 9 頁


9楊王在「魚人劇場」舉行公演後不久,便被人發現陳在團長休息室裡。 他全身除了濕淋淋之外,還不斷髮出一股腥臭味。 「因為團員們只要一看到團長就會不由自主地緊張起來,所以每
作者:待考 / 頁數:(9 / 40)

9

楊王在「魚人劇場」舉行公演後不久,便被人發現陳在團長休息室裡。
他全身除了濕淋淋之外,還不斷髮出一股腥臭味。
「因為團員們只要一看到團長就會不由自主地緊張起來,所以每當楊氏雜技團正式表演時,團長都習慣待在團長休息室裡,透過錄影電視來觀看我們的表演。那天的表演結束之後,麗俐像往常一樣去找團長,結果卻發現他坐在椅子上,頭部被子彈射穿……」
志保說到這裡,不禁摀住嘴巴,難過得說不出話來。
「我原本以為爸爸是睡着了,所以才走上前去看,卻沒想到他全身都是血,當時我嚇得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麗俐面色凝重地低下頭。
「那時候我跟小龍在另外一間休息室裡,聽到麗俐的叫聲後,我立即跟小龍一起跑過去,只見到麗俐蹲在團長休息室的門前……」
「你們發現屍體的時候,電視機是開着的嗎?」
金田一問道。
麗俐默默地搖頭。
「那麼兇手的手槍有沒有留在命案現場?」
「沒有。不要說團長休息室,就連整個劇場都找不到一把手槍。因此,有些公安推測兇器大概已經被兇手丟入河裡了。」
志保緊皺眉頭地說。
「不過,這種說法未免太牽強了。魚人劇場是由一艘游輪改建而成的,從後台到休息室之間几乎部保持游輪的原樣,根本沒有一扇窗戶是開着的,所以如果兇手要丟槍,就必須從後台走到外面去,可是整艘船隻有一個出入口,而且出入口在表演期間都是上鎖的。後來我們發現團長的屍體時,那扇門和出入口依然上着鎖,在公安來調查之前,並沒有人到過外面。」
達民邊開車邊插嘴說道。
「你的意思是說,兇手不可能把槍丟到河裡去?」
金田一問道。
達民以點頭代替他的回答。
「那不就是所謂的『失蹤的兇器之謎』和『全身濕透的屍體之謎』嘍?阿一,你有什麼看法?」

美雪用手拍了拍金田一的肩膀。
「我們現在還不能隨便下定論。」
說完,金田一將雙手交抱在腦後。
就在這時候,志保像是突然想起什麼事地說:「說起謎,我倒想起一件令人費解的事。在團長休息室角落的牆上,我們發現一個被人用利器剌出的一公尺見方的『春』字。其實我並不瞭解春字的意思,可是,其他團員一看到這個字,都面露害怕的神情,周老甚至還說團長的死是『魚人』所下的詛咒。」
「你所說的『魚人』就是指『魚人遊戲』中的那個魚人嗎?」
「是啊!團員們好像都知道跟黃浦江有關的恐怖傳說,而且當時周老整個人全身一直髮抖,嘴裡還喃喃唸著什麼春夏秋冬的。」 像周老這樣的老人家相信自古流傳下來的傳說還情有可原,可是,若連年輕的團員們也感到如此恐懼的話,那就實在太不可思議了。莫非楊氏雜技團跟傳說之間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金田一停止繼續思考,回頭問志保說:「春夏秋冬究竟是什麼意思?」
「我不知道耶!」
達民透過後視鏡和麗俐交換了個眼神後,才開口解釋說:「聽說那一首『魚人』詛咒之歌,是以四行詩敘述發生在春夏秋冬四季災難……周老是這樣說的。」
「那首詩是否類似中國唐詩約五言絶句?」
美雪好奇地問。
「不是,周老說它是搖籃曲。至于那四行詩……」
說到這裡,麗俐不禁歪着頭想了好一會兒。
「春天來了,輕舟泛水而行。」
達民猛然迸出這句北京話來。
「那是什麼意思?」
金田一滿臉困惑地看著達民。
「這行詩的意思就是指春天一到,小船便開始在何上漂流。」
美雪一聽,旋即恍然大悟地擊掌叫道:「沒錯日『春』字一定是兇手所留下來的訊息。」 難道這行詩中的小船真的是指「魚人劇場」這艘游輪?兇手真的是藉由那行詩的內容,來影射殺死楊王這個事件嗎?
金田一在腦中不斷思考。
「達民,你知道另外三行詩的內容嗎?可不可以唸給我聽?」
達民沉思了一陣子,然後對金田一搖搖頭。
這時麗俐開口說:「我想,周老應該都唸得出來,因為他跟我們不一樣,他待在上海已經有好長的一段時間了。」
「咦?麗俐,你們不是從小就一直住在上海的嗎?」
「事實上,我們是住在一個離上海市中心相當遙遠,几乎快要到江蘇省邊界的雜技村裡。」
說著,麗俐將眼光望向車窗外。
「因為我們村子的土質鹽份含量太高,村民們無法在土地上栽種農作物,所以只好靠着學習技藝來討口飯吃。正因如此,每年獲選到全國各地巡迴表演的村民,就得同時負起養育其他村民們的責任。」
她輕嘆口氣,按着又說:「其實我們的村民們大部份都是從各地而來的貧民,直到現在,許多窮人家還是會把小孩們送到我們村子,而那些小孩們就在村子裡學習雜技,為整個村子工作。我是三年前才到上海來表演的,達民也才來四年而已,所以關於這一帶的傳說,我們都不是很清楚。」
「旅館到了。」
過了不久,連民將賓士車停在「銀鱗大飯店」的門前。
但是金田一卻絲毫沒有下車的意思,反而繼續說:「那個李波兒刑事為什麼會一口咬定小龍就是兇手呢?」
「那是因為……」
麗俐欲言又止,志保便插嘴說道:「只有小龍在團長被殺的時間裡沒有不在場證明。」
「原來如此。那麼,團長是什麼時候被殺的?」
金田一追問道。


分享與評論